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锦西怀抱锦鲤,说一点不想走捷径那是不可能的,但她也不想事事都用上小芝麻的金手指,生怕小芝麻的本事太引人注意,反而引来祸患,否则她完全可以带小芝麻去买彩票,中国买完国外买,全世界都买一圈,如此她完全可以累积巨额财富,挥金如土,一辈子靠闺女养活。
  但她不愿意如此,一来怕太引人注意,二来也不希望给小芝麻带来一种自己是锦鲤就可以不努力工作的暗示,家庭教育比学校教育更重要,如果锦西好吃懒做,不求上进,又怎么能把团子和小芝麻领上正道?言传才能身教,锦西虽然没养过孩子,却在养儿育女上有自己的想法。
  是以这段时间,锦西并没有带她去外面抽奖买彩票。
  这日,锦西出门给方锦南买身换洗衣服,他经常躺在床上,身上那衣服不吸汗,穿久了总痒痒,方锦南一个大老爷们不好意思说,锦西这个当妹妹的却不得不留意。
  锦西牵着俩孩子刚出小区不久,不见祁静开车过来,她叫道:“去哪?我送你。”
  锦西也没跟她客套,上车后,小芝麻捧着祁静的脸,亲昵地嘟囔:
  “祁静阿姨,你好漂漂。”
  小团子也捧着祁静的脸,凝视她说:“漂亮!”
  祁静被逗乐了,摸着脸说:“锦西,你这闺女儿子可了不得,嘴都太甜了,还有你这儿子,刚才捧我脸的时候,我这心跳都加快了,那表情一点都不像孩子!你等着吧!等他将来长大了,想做你儿媳妇的人肯定特别多!”
  锦西笑笑,小团子眼眸漆黑狭长,燕窝也比国内的孩子深一些,这就使得他的五官气质很像外国孩子,不说话眯着眼看人时,表情很像大人,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真的很撩。
  “你们去哪?”
  锦西报了商场的名字,祁静沉吟道:“这家商城卖内衣的不是很多,我带你去另一家,价格适中品牌又多,还经常打折。”
  锦西感谢她的体贴,祁静推荐的地方果然没错,等锦西选好衣物时,出门就见祁静抱着芝麻团往人群里挤,人群中间有个舞台,上面站着几个主持人手里拿着类似于金蛋的东西,砸金蛋这种套路在后世很流行,说起来就跟抽奖差不多,眼下的金蛋没有后世的精致,只是一个金色的圆形物品,砸完金蛋会有很多彩片飘下来,看起来彩头很好。
  又来了……
  锦西连忙跟着过去,拉着祁静喊道:“我们快走吧!”
  “不是我要进来的,是你闺女要抽奖!说要抽特等奖!”
  “特等奖是什么?”
  “你自己看!”
  锦西顺着她指的方向抬头看去,却见舞台中间挂着一个横幅,上面写着“特等奖珠宝店1折券!”
  一折券?这什么东西?就是说珠宝店所有的产品都打一折?
  锦西最近正为钱发愁,就算芝麻抽中了,她也不可能买这么贵的东西,倒不如留给有缘人。
  想着,锦西把祁静往后拉:
  “祁静,咱们走吧!别抽了!”
  “干嘛不抽?你看到没?特等奖是珠宝店的一折券,而且是本市最有名的珠宝店,一万块的东西你一千就能买下,这可不是小数目,要是买得起十万块的东西,那就省了九万了!”
  “还是走吧!”
  “你是不是怕抽不到?没事,抽不到还有安慰奖可以抽一袋洗衣粉,别怕!再不济咱也有洗衣粉呢!”
  锦西笑着摇头,她哪是怕抽不到?就是怕她闺女抽什么都抽到大奖,实在是太招摇了!
  祁静搬了个金蛋出来,嚷嚷道:“这个重!里面肯定有奖!”
  说完就要把金蛋搬给主持人。
  当下,有个金蛋被扔到地上,小芝麻赶紧从祁静怀里挣脱出去,小短腿蹬蹬蹬跑过去,抱起那金蛋交给主持人。
  祁静一滞,忙道:“小芝麻,你那没奖!刚才他们都晃过了,要重的才有奖!这个蛋重,咱就挑这个!”
  小芝麻摇摇头,嘟嘴道:“NO!NO!NO!小芝麻挑的有奖金哦!”
  主持人被她们逗笑了:“特等奖肯定不是那么容易抽的!我们今天开了一千多个金蛋,都没抽到特等奖,不过也没事,安慰奖有一袋洗衣粉!洗衣粉也不错的!你就让小孩子玩玩吧!”
  祁静闻言,叹气道:“我这个金蛋肯定有奖!小芝麻你那个金蛋不行!”
  “小妹妹,咱们一起砸吧!”主持人拉着小芝麻的手一起敲了锤子,那金蛋落下,掉落的红纸上印着几个字。
  “是不是安慰奖?”祁静凑过去,脸色变得极为复杂,随即不敢相信地说:“锦西,小芝麻中奖了!特等奖!珠宝店一折券!”
  锦西并不惊讶,笑着抱起芝麻团,道:“知道了,抽到也没用,我又买不起。”
  “怎么买不起?买不起也可以去看看!咱好不容易抽到的!”
  下面的人都不敢相信,围过来看大奖。
  “这虽然不是现金,但也可以省很多钱啊!”
  “最多可以省一两万呢。”
  “这可是好东西啊!你们运气真好!”
  “不如一百块钱卖给我?正好我要买珠宝!”
  祁静推开人群把锦西拉入珠宝店,其他人都跟在她们身后,全程为他们服务,商场员工还拿了相机来拍照。
  祁静摇头道:“芝麻这手气也太好了!随便一抽就是特等奖!那么多大人都抽不过她。”
  锦西心道这都是小场面,以后来大的能吓死人。
  小芝麻习以为常,在珠宝店看来看去,祁静对这家珠宝店很熟,一直推荐锦西买这个买那个,说都是经典款,锦西实话实说:“我没钱买,咱还是回去吧!”
  听完这话,所有珠宝店的员工都松了口气。
  随即经理笑道:“不用的话也没关系,您要是不用,我们找人开车送您回去,也是可以的!”
  锦西淡笑,没回应。
  祁静却不应:“好不容易抽到的干嘛不用?买!别怕!没钱我借给你!”
  一听这话,所有工作人员的脸色都难看极了。
  虽说他们店铺答应了商场要搞活动,可那是跟商场说好了,找托把大奖领取,如此商场搞了噱头他们也能做宣传,谁知道这奖竟然被人抽去了,且对方还要来买东西。
  这可是一折券啊!这不是开玩笑嘛?
  谁家傻到会给真的一折券?
  哪怕珠宝店的钻石和翡翠玉石利润再大,也不可能一折就进到货,再说黄金饰品的利润很小,一折要亏死的!买的金额越大亏得越多。
  经理连连擦汗,半晌一个负责人出来说:
  “小姐,您看这样行吗?您这券不用的话,我们以三百元的价格回收了,您看行吗?”
  “三百?”
  “对啊!我们直接给您钱,您什么都不用做,直接把券给我。”
  锦西不买东西,觉得也还行,她不贪心,带闺女出门买个衣服花了二十多块钱,抽奖抽到了一折券,人家要倒给她三百,一分钱不花就有钱拿,她很满足。
  锦西拿出券正要给她,却被祁静一把夺去。
  “嗯?”
  “刚才我没好意思说,既然你不买那就把券卖给我吧!我也不占你便宜,我省下多少钱就给分给你一半,你看如何?”
  一听这话,金店负责人就知道情况不好,他们都以为抽奖会被那些大叔大妈抽去,但看眼前这俩位小姐气质都很好,尤其是说话的这个祁静,穿了一身名牌,戴的名表背着名包,一看就知道是富婆,这种人要是要买个好几万的东西那该怎么办?当初这票上也没写清楚不准买高档物品。
  经理连忙补充:“一切解释权归珠宝店所有!”
  锦西笑了,敢情后世商家那一套都是从这时候沿袭下去的?
  她原本是不打算消费的,可看商家这副态度,反而不想拿那三百块钱了。
  “祁静,券给你,不用给我那么多钱,差不多就行了。”
  祁静双眸微亮,转头一脸激动地看向珠宝店,俨然一个购物狂。
  她指指各个珠宝。
  “这个多少钱?”
  “20万!”
  “这个呢?”
  “12万!”
  “这个!”
  “三百多万……”
  金店经理猛擦汗,连老板都惊动来了,老板把经理拉到一旁训斥道:“不是说了,要把折扣券给托的吗?”
  “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错!被这个女的抽到了!”
  “干什么吃的!”
  锦西忍不住想笑,祁静真不是开玩笑的,看上的珠宝没有十万以下的,老板脸都绿了,偏偏无可奈何,好几次那经理都想上来阻止祁静,或者用更强硬的手段,但显然,他们从祁静的穿着就可以判断祁静并不好惹,搞不好是权贵后代,这样的人躲不起惹不起,真要把事情闹大,说不定他们这珠宝店也就别开了。
  因此,负责人和经理考虑再三,也没敢直接把店关了。
  “挑好了吗?”
  “挑是挑好了,就是可惜只能买一件珠宝,这样吧,把这条18万8的翡翠项链还有这19万的钻石项链拿给我看看!”
  售货员一脸表情复杂地把东西拿出来给她挑选。
  “锦西啊,你看看我买哪条好?”
  锦西毫不犹豫地指着翡翠项链,这年头20万的翡翠项链可算是极品了,后世翡翠被炒到天价,极品越来越少,有钱都不一定买到,这种成色的放在后世价值难以估量。
  “我觉得钻石的好看点吧?翡翠好像是我妈妈那个年纪的人才买的。”祁静拿不准。
  “相信我,买翡翠!以后哪怕不工作,这条项链也够养活你了。”
  “咦?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吗?”
  “就这么夸张!”
  “行,那就这条给我包了吧?”
  经理肉疼地问:“这条钻石项链您不一起包起来吗?”要是买两条,他们也就不亏本了。
  祁静理所当然道:“我只有一张一折券,要不你再送一张给我?”
  负责人黑着脸给他们结账了。
  就这样,因为小芝麻抽的一折券,祁静只用了两万不到,就买了一条将近二十万的翡翠项链。
  送他们走时,金店所有人脸都黑着。
  祁静和锦西走到停车场,齐声大笑。
  “笑死我了!你看他们那眼神!锦西,回去我给你八万块钱。”
  锦西勾了勾唇,也忍不住笑出声,无形中省了将近十七万,这事听起来跟做梦似的,锦西要是老板,也要肉疼死了。
  “不用那么多。”
  “没你我也省不了十七万。”
  “咱们回去再说!我怕他们饶不了我们。”
  “你是说……”祁静皱眉:“他们不敢!”
  “怎么不敢?找个小混混拦你,你不交也得交!快走!”
  被锦西这么一说,祁静也有些后怕,俩人赶紧带孩子离开商场,谁知车刚走不远,就被两辆白色面包车夹攻在中间,锦西见状,眉头轻蹙:“祁静,甩开他们去人多的地方。”
  “我也知道,可我害怕啊!我手抖的厉害!”
  两边车窗摇开,锦西侧目看去,发现面包车内有至少二十个人,且各个手持铁棍,表情凶悍。
  锦西急得一头是汗,她倒是能跑能躲,可车上还有俩孩子,要是伤到孩子怎么办?
  “往公安局开!”
  “哦!好!”祁静说着,把大哥大扔给锦西,急道:“你给我妈打电话,叫她来救我!”
  “先报警!”奈何这年头电话信号太不稳定,车子又晃得厉害,锦西打了几次都没有接通,她又给祁静的母亲打了电话,依旧是忙音。
  “我就不信他们敢动手!要真伤了我,我妈饶不了他们!”祁静嚷嚷。
  锦西摇头,她可没祁静那么乐观,这可是九十年代,黑帮横行,四处又没有摄像头,真把你怎么了也没有任何人证无证,她们俩个女人带着俩孩子,没有任何胜算。
  当下,那黑色面包车又开始往祁静的车上蹭。
  祁静手握方向盘差点翻了车,还是锦西把方向盘稳住。
  祁静一怔,惊诧道:“锦西你会开车?”
  “嗯,你别怕,有我陪着你。”
  不知为何,有锦西这话,祁静的心莫名定了下来,不过对方两辆车,一直粘着祁静的车,再这样下去,很容易翻车,最后祁静的车被逼停在路边。
  对方的人很快出来,把车围起来。
  一个满手纹身的方脸男一铁棍把车窗打碎,锦西护着孩子,正想着对策,却听小芝麻高兴地喊道:“帅叔叔!妈妈!是帅叔叔!”
  锦西一抬头,便看到了站在路边的秦宴和路迟。


第14章 
  原本气氛很紧张; 凶神恶煞的打手们打算要给锦西二人点颜色看看; 而锦西也在危急时刻想着对策,可这俩熊孩子不配合啊。
  他俩似乎觉得这事很好玩,趴在锦西怀里咯咯咯咯地笑,团子更指着戴墨镜的刀疤男嚷嚷:
  “妈妈!叔叔的眼镜好奇怪哦!还有他脸上为什么有疤呢?”
  小芝麻插着腰教训哥哥:
  “废话!肯定是叔叔不听话,被叔叔的妈妈或者叔叔的爸爸打屁股了呗!”
  这话说完,那几个打手面部表情怪异,锦西隐约听到憋笑声。
  小芝麻又嘟囔道:
  “叔叔,妈妈说了我们都要听话哦!叔叔以后要是再不听话; 会被打屁股的!”
  这话一说; 气氛变得更为奇怪了。
  眼下的情况就是锦西满心担心; 生怕孩子被人欺负; 二十多个老爷们手里都拎着棍子; 显然是要锦西好看,而小芝麻和小团子俩人完全状况外; 一会好奇地看看这个; 一会又摸摸那些人的铁棍,把气氛搞得一度很嗨啊!
  俩边对峙之际; 小芝麻忽然看到站在路边的秦宴,嚷嚷着朝秦宴招手!
  也亏得小芝麻认得出来; 要不是她,锦西根本没认出路边那人是秦宴。
  秦宴穿了件黑色风衣; 头上戴一顶亮黄色的安全帽; 听到小芝麻的叫声; 他顿了片刻,才往这边走来。
  刀疤男这才想起来此行的目的,他一棍子打在祁静玻璃上,醋声嚷嚷:
  “快把东西交出来!不然今天别想走。”
  秦宴眸色幽深,表情莫名,在看到锦西时,眸光微滞。
  “怎么回事?”
  刀疤男冷声说:“跟你没关系!识相的滚远点!”
  “以多欺少?”秦宴挑眉,深眸里放着冷光,就这样盯着刀疤男,他身上有种上位者的气势,哪怕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也叫人不敢轻视,在他的直视下,刀疤男明显眼神瑟缩,很快又稳住。
  这是九十年代,有钱有权的人一眼就瞧得出,刀疤男也不傻,就秦宴这副打扮,搁哪都不是任人搓揉的小人物,可他本事再大又如何?难道自己的雇主会比他差什么?能在申城做珠宝生意的没有点背景是不可能把生意做这么大的,如今做生意只有白道的势力还不行,黑白通吃才能走的长久,刀疤男从未见过这男人,可见此人虽然有点势力,却不足以压过自己的雇主,想到这,刀疤男面色阴狠,一棍子敲在车身上,嚣张道:
  “老子就以多欺少怎么了?啊?”
  他横的很,嚣张的样子欠扁的可以,秦宴注视了他片刻,转头对身后的人说了什么,那人很快跑开了,不知为何,锦西远远瞧着,就觉得刚才的某一瞬间,秦宴眼里闪过一丝不怀好意,她怀疑自己看错了,眼下的情况,她和祁静不可能全身而退,把这珠宝给退了,人安然无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想到这,她拉了了祁静。
  祁静很快会意,从袋子里掏出珠宝盒子,说:
  “呐,还给你!但你不准伤害我们,伤害俩孩子!”
  刀疤男本来就是为了吓唬她们,主要目的是为了珠宝,他其实就是商场那一片收保护费的,家家户户每个月都把保护费交上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