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就随口一说,姐你可别给我开后门,我是开玩笑呢,我不想让你为难。”
  锦西叫来员工带方锦北四处逛逛,等方锦北走了,锦西才笑道:
  “哥,我们公司正是缺人手的时候,公司上下也没有几个自己人,你与其去帮别人,倒不如来帮我。”
  方锦南想都没想,拒绝道:“哥哥想去别的公司闯荡闯荡,等哪天哥没饭吃了,再来找你。”
  锦西没做声,她猜到方锦南不会同意可她还得问一句,她其实很想拉方锦南一把,她看得出方锦南不是池中物,迟早是要飞的,对方是原身的哥哥,跟原身感情一直很好,也是个重感情的人,锦西若能拉他一把,让他在申城买房定居也算了了原身的一装心事。
  再来上次林巧珍来申城,多次提醒锦西要是有合适的对象记得介绍给方锦南,锦西这才惊觉,方锦南这个年纪的农村男人都已经生了一窝,其实单身汉也没什么不好,只是这不是后世,农村人难免有闲话,说方锦南要打光棍,有说话难听的甚至会说人城里姑娘肯定不愿意嫁方锦南这种没钱没房没四大件的。
  林巧珍让锦西多留意着,有适合的一定介绍给方锦南,锦西如今打算投资其他行业,五色鹿这边需要人盯着,方锦南如果能来帮她,那是再好不过了。
  “哥……”
  “别劝我了,让我先去闯闯,男人哪能一辈子靠女人罩着?”
  方锦南是个死心眼,不愿意就是不愿意,哪怕锦西是公司老总能给他开出高薪,他也不愿意。
  锦西没再勉强,以后机会有的是,可以慢慢来。
  等方锦北回来,三人商量了搬家的事,挑了个天气晴好的日子,把家当搬了过去。
  说是家当,其实没有几件值钱东西,一辆三轮车就能拖完,难的是孩子的玩具,零零碎碎的,锦西收拾了几个箱子,来回两趟才把东西搬走,在这里住了大半年,饶是租来的房子也有了感情,但锦西不是一个恋旧沉溺过去的人,饶是再不是,这一切都将过去,她深知哪怕再难忘的日子,以后回忆起来,也不过是黑白胶卷里不甚出色的几张,她毫不留恋地关上门。
  门铃响起,秦宴开门就见锦西站在那,阳光从她背后涌来,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
  秦宴侧身让她进来。
  锦西说了搬家的事,秦宴并无惊讶,今早他就发现有三轮车停在单元楼下,搬家的动静不小,他早就察觉到。
  “对了,我是来还东西的。”
  锦西将眼镜盒递给他,秦宴打开,却见他的墨镜正安静地躺在里面,这是上次路过锦西家停车场堆雪人时架在雪人脸上的,牌子不错,是国外来的,秦宴也喜欢这个品牌的东西,时尚方面的原因抛开不谈,这个牌子的墨镜极其轻便,戴在脸上毫无负担。
  这个墨镜给了雪人,秦宴很快让人从国外带了新的来,他有了一副一模一样的,已经不需要这副墨镜。
  “不用还我了。”
  “我正好从老家带来了,留着也没用,还给你吧!”
  锦西将墨镜搁下,平静地转身。
  秦宴站在阳台上抽了根烟目送她离开,站了许久,等烟灰落了一地他才反应过来,他从抽屉掏出一叠资料,这份资料和前一份相差不大,写的是锦西简单的人生经历,锦西在小南村生活了二十年,之后去外地打工怀了对龙凤胎孩子,发现自己怀孕后,锦西带着孩子回农村将孩子生下来,可所有人都对孩子的父亲一无所知,之前秦宴看了资料,确定自己和锦西从未在一个城市重叠过,根本不存在任何相遇的可能,因此否定了自己的推测,可面前这份资料上却真真切切写着,锦西去城里打工后,曾经去过聊城待过几个月,巧的是秦宴那段时间正在聊城开会。
  这短暂的重叠连日子都能对上,可要说他们真的有什么那真是过于牵强,毕竟秦宴向来是个克制的人,从不曾乱搞男女关系,更不会给别人可乘之机,为的就是防止有女人拿子嗣的事说事,他是个不愿意被麻烦的人,哪怕他搜遍所有记忆,也不曾记得他跟锦西有见过面,不过他倒想起一桩旧事,聊城会后几个月,他曾接到过一个电话,对方是个年轻女孩说自己怀了他的孩子,要他拿钱出来,否则会把这事宣传得人尽皆知。
  秦宴不是个会被人威胁的人,只冷笑道:“威胁我?你试试看!”
  那句话之后,对方沉默很久,她正要说什么,电话却忽然挂断,之后秦宴找人查过,想知道对方是敲诈勒索还是有别的目的,谁知电话查过去,那边是个公用的电话亭,查不出打电话的人是谁,而秦宴也没再收到过类似的电话,只当那是别人打错了,发现后立即挂断,如今想来,一切却并非那么简单。
  问题是,这个假设也有说不通的地方,当年他颇为警觉,哪怕醉酒后也有员工在旁照料,对方想潜进他的房间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更何况男人哪怕醉得再厉害,也不至于大脑空白,像是短暂失忆一般,对那一夜毫无感觉,更何况,如今锦西当初真的跟他有了关系,存了敲诈勒索的心思,后来为什么没有继续?难道她在怀孕过程中对孩子有了感情,打算把孩子留下?
  秦宴不敢肯定哪个猜测才是真的,可对着这份资料思索许久,这已经是他能想出最接近的答案了,其实求得真相并非太难,国内的亲子鉴定技术虽然不成熟也有一定的错误率,但港城的准确率却颇高,秦宴在港城有一定的人脉,鉴定一下不算难事。
  资料下还躺着两个透明塑料袋,里面存放着俩个孩子的相关物品,只要把他的头发和孩子的物品一起送去,便可以轻易检测出他跟这俩孩子是否有血缘关系,可问题是他真的要迈出这一步?知道真相又能如何?
  难道他要忽然跑上前跟锦西要孩子?或是告诉锦西,未经允许让他做了父亲并非他乐见的,抑或是要警告锦西别想用孩子来威胁他?不,他不会这样做,他了解锦西,锦西绝不会把孩子给他,冒然得出结论,只会让锦西更为防备,这不是他乐见的。
  他不希望他和锦西的关系变得焦灼。
  …
  锦西预料到标王背后的疯狂会发酵得令人难以想象,但她万万没想到会在短时间内发酵到如此程度,在电视广告推出后,五色鹿各大城市的专卖店都传来捷报,各大档口的生意也日渐火爆,来五色鹿公司洽谈想要加盟的商人越来越多,工厂哪怕存了再多货都不够卖,每日一两百万的销售额远远高于锦西的预期,她所囤积的原材料库存的压力也在渐渐变小,在锦西提出去报纸上开辟五色鹿毛线专栏,专门研究毛线编织的方法后,五色鹿公司紧急着急了一批编织大人,并让工厂的技术顾问成立研究小组,务必让每周一期的专栏变得很有意思。
  这是从未有过的专栏形式,自古至今没有哪家报纸说开辟专栏仅仅为了教民众织毛衣的,可五色鹿做到了,锦西不惜重金投入进去,很快,小组推出第一种毛线织法,这种毛线织法是利用双拼法织出两种颜色的毛衣来,还教授大家如何织出更为时尚的帽子、手套、围巾来,对于围巾,专栏还给出专门的讲解,力求让所有人都能织出好看又暖和的围巾。
  这是九十年代,男男女女远不如后世来的直白,情侣间互送礼物,女人多会选择为对方做点手工活,织一条爱情牌围巾是最好的选择,再来,天气这么冷,全国已经有地方降雪了,男男女女都需要温暖的围巾来抵御严寒,可从前,围巾的织法就那么几种,五色鹿的织法多变,还发明出情侣扣的织法,用图片直接把步骤表现出来,很受人喜欢。
  专栏推出后反响热烈,当天锦西走在街上,看到好几个妈妈级别的人物坐在路边交流毛线的织法,女孩子也有边走边织的,可以说,五色鹿发明的织法很快风靡全国。
  因为展示的毛线都是五色鹿推出的新品,无形中又给五色鹿做了广告,锦西对此十分满意。
  今年的12月9日,香港回归的倒计时牌在广场上矗立,锦西从电视上看到这条消息,恍惚许久,离香港回归只剩下两年多的时间,如今的人们还无法想象那一日的盛况,可锦西对此却有深刻的记忆。
  印象中家里还是黑白电视,正在做作业的她忽然听闻邻居家传来欢呼声,这欢呼声越传越大,锦西很快意识到所有家庭都在呐喊,客厅的父亲传来同样的呐喊声,这样的呐喊声传染了别人,很快得到了回应,哪怕锦西所生活的城市离香港很远,哪怕对于所有人来说,这样的政治大事件跟他们毫无关系,可那种激动是发自内心的,是作为一个小人物的欢呼。
  年幼的锦西很纳闷,后来父亲解释说香港回归了。
  她不能理解为什么香港回归大家都这么高兴,更不能理解次日校长演讲还专门讲了这个话题,可她隐约能感觉到这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离回归还有两年多,想要去港城掘金有的是机会,如今锦西要做的是做好下一步规划。
  她站在窗口沉默许久,凉风从衣角灌入她的大衣,凉意从小脚趾往上爬,她冷得哆嗦,打开电视机,新闻报道着这一年我国电视购买量激增的情况,其实锦西也有所察觉,或许是申城的民众经济状况较好,如今有电视的家庭越来越多,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电视台的稀少和电视节目的匮乏,尤其是综艺娱乐节目,锦西没记错的话,我国的综艺节目起步较晚,要到千禧年左右才有较大的发展,如今,拿得出手的综艺节目近乎没有,以至于民众天天看五色鹿的广告,却都看得津津有味,倒不是广告真的有多好,而是实在没节目看!看什么呢?
  如今《三国演义》播出,风靡全国,除此外,像样的电视剧和节目真的少之又少,中国电影市场也才刚打开,不是民众不愿意为中国的电视电影花钱,实在是没东西看,锦西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手指从办公桌上划过,她不禁在想,1994年的尾巴上投资娱乐公司,是否早了些?
  不管早不早,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锦西前世采访过那么多有钱人,得出结论越有钱的人财富增长得越快,为什么?有钱人有钱后对钱看得很淡,很多人拿赚的钱去投资,钱生钱才是钱,娱乐公司的想法只是初具雏形,哪怕现在早了些,哪怕中国市场上像样的导演和作品不多,可锦西相信,资本一旦介入就会改变市场,引领许多原本滞后的东西早一日到来,就算来的不早,她如今先做着,慢慢养着一群能做事的员工,等市场一旦被激活,她将做那个第一个吃螃蟹的民营娱乐公司。
  想到这,锦西着手准备娱乐公司的事。
  说做就做,倒也不难,但在此之前,锦西需要招个私人助理,帮她处理各种杂事。


第33章 
  五色鹿的招聘一直在进行; 只是锦西一直没招到适合的助理; 她招助理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对方必须要少说话多做事,却得眼头活,还得拎得起各种公司事务,当然,她无法否认自己最重要的一个要求,那就是助理必须得合眼缘。
  正值周六招聘会; 井佳惠特地为锦西做了个助理招聘; 按照锦西的要求; 只招聘女性,合适就行,井佳惠有十年的招聘经验,也在外企干过,大抵知道锦西需要什么类型,当天面试了十几个员工。
  这天,锦西从家里跑步来公司,打算到公司再换衣服。
  大堂挤满了招聘者,多数是冲着五色鹿来的; 不敢说放眼世界; 但放眼全国,五色鹿的待遇是同类公司里最好的; 再也没有哪家公司像她一样把人才放在第一位; 所有应聘者都在认真准备; 锦西不禁想到前世的自己,第一次面试时也努力将自己打扮得漂亮点,认真准备,可说实在的,哪怕打扮得再好也未必能被选上,有的人甚至不知道,面试虽然还在进行,可这家公司很可能已经招到人了,落选来得莫名其妙,除了要找自己的原因外,也应该看得淡一点。
  锦西进了电梯,俩个女生冲进来,俩人似乎是同学,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蕾丝内搭,擦着大红口红,头发卷曲,身上的香水味十分成熟,一双高跟鞋咯噔作响,倒是个干练又漂亮的。另一个女人则明显稚嫩多了,不高不瘦不够漂亮,也穿着黑色的西装,站在那女生面前倒像个小跟班。
  “你啊,不是我说你,你这个月的钱是不是又寄回家给你哥还债了?”高个女生问。
  矮个女生嘟囔道:“我有什么办法?我妈打电话找我要,我……”
  “那你自己不生活了?马上要给房租了,这次要是找不到工作,我看你怎么办!”
  矮个女生叹气道:
  “能怎么办?我又不像你这么漂亮,也没你会说话,找不到工作也是正常的。”
  “别胡说八道,你在咱们班成绩是最好的,再说了,人家找员工又不是找迎宾小姐,看什么外貌?要我说你应该对自己自信点,抬头挺胸,不要畏畏缩缩的!大方点!”
  经她提醒,矮个女生果然昂首挺胸,别说,自信带来的变化是巨大的,虽然只是挺直了身板这么简单,可眼前的她显得比刚才更有气质,不像之前那么畏畏缩缩的。
  正是上班高峰期,电梯里来来往往,电梯停了很久都没到,很快,电梯里又剩下他们三人,高个女生忽而问:“对了,你说我这次应聘老板助理,能不能应聘上?”
  “应该能吧!”矮个女生推推眼镜,“你这么漂亮,大家都会喜欢你。”
  “我说你这人,瞎说什么大实话!”高个女生笑笑,推了她一下,“我们都要好好表现。”
  话说完,她忽然意识到锦西和她们同一楼层下,不禁问锦西:
  “姑娘,你也是五色鹿的员工?”
  锦西点头。
  “你们公司老板长什么样?多大年纪?”
  锦西沉吟:“二十多岁。”
  “什么?才二十多岁?那么年轻?”高个女生惊讶片刻,又沉吟道:“年轻又有钱,这男人太了不起了!”
  “男人?”锦西挑眉。
  “是啊,我看招聘广告说要招女助理,可想而知,现在的老板啊都那副样子,想招个年轻漂亮的,带出去有门面,我之前当过总裁助理,我们那个总裁就是一副色眯眯的样子,后来我实在觉得恶心,就辞职出来了。”
  矮个女生想到这,心惊道:“还好你是不肯吃亏的性格,不然肯定要被占便宜的。”
  “就是!不过年轻英俊的我可以考虑一下。”说完自顾自说:“年轻帅气多金的,简直就是台湾小说里的总裁形象,要是我们看对了眼,我就可以做阔太太啦!”
  矮个女生瞥了锦西一把,偷偷扯了她的衣角,高个女生咳了咳,道:
  “我就随便说说,做个梦不行吗?对了,美女,你们总裁帅吗?”
  这问题让锦西很为难,帅吗?让她怎么回答?“你对帅的定义是什么?”
  “就你们老板的外表如何?丑吗?”
  锦西摇头,又一次按了电梯按钮。
  “那他品行如何?会不会潜规则女员工?”
  锦西如实摇头,心里忍不住失笑,潜规则?她性取向是正常的,至于潜规则小鲜肉,她还没有那癖好。
  “那听你这么说他的品行还不错,你们老板结婚了没?”
  “没,不过有孩子。”
  “哇!”矮个女生开玩笑说:“渝薇啊,你要是嫁给老板岂不是要当后妈拉?”
  单渝薇原本就在开玩笑,被同学这样一说,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她瞥了锦西一眼,咳道:“别胡说,要是被人知道我们背后议论老板,他们肯定不会用我们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