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
  …
  锦西派出去买工厂的员工陆续回来,带来的都是捷报,在这个年代,旧工厂并不被人看重,很少有公司会出手购买,更少有人会买十几个,但锦西深知这中间隐藏着巨大的商机,哪怕她是个穿越者,带着后人的预知,也抵不过真正的天之骄子,就好比锦西虽然能在商场上混个一席之位,可比起首富,比起资产数百亿的业界老大,她真的不算什么。
  靠经验不足以让她走下去,只有动脑子才能长久生存。
  买下12个旧工厂是观澜地产成立后的第一个大动作,然而这消息依旧没有在市面上引起大的波动,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些旧工厂都被人买走了,与此同时,观澜和喜宴的合作已经进入合约阶段,不出意外很快就能开工改造。
  改造旧工厂难度不小,锦西先是找人铲掉地上所有的煤块,再用水冲刷,开始时工人不肯干,嫌累,锦西直接上去自己动手铲,没办法,公司下面的员工只能跟着她一起疯,那之后她对工人们说,不爱干的可以走,工人们反而老实了,认认真真给她干了活。
  眼下临近过年,谁都等钱用,锦西不怕他们不配合,这块地的黑煤一旦铲平,这块地就会摇身一变,之后只要钱供得上,开工便会很快,一个月就能把房子干好,锦西当然希望越快越好,房地产不等人,94年国家已经颁布相关条例,公积金制度正在慢慢建立,以后人们会从分房转为买房,属于房地产的春天就要来了。
  眼看要过年了,员工们也在买车票回家,锦西嘱咐井佳惠发放过年福利,便也着手准备回家过年的事,方锦南在公司干得不错,升了经理,年终会有一笔奖金,也打算买点东西带回家,只有方锦北,到过年才知道公司连工资都发不上来,老板一直拖欠着说没钱发,期间有债主上门讨债,方锦北生怕老板跑路,天天跟锦西说这事。
  “我们老板已经约了五色鹿的锦鲤,想请你们公司的老总吃个饭,姐,你说你们老总会去吗?”
  锦西瞥了他一眼,“请老板干什么?”
  “还不是为了谈合作?我们老板实在也是没辙了,要是五色鹿的广告签下来,大家就有钱回家过年了。”
  “她最近比较忙,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
  “谢谢姐。”方锦北很高兴。
  方锦北没想到锦西还挺厉害,次日他公司老总就收到消息说五色鹿同意饭局,方锦北特地打扮了一下,跟老总一起赴约,一想到自己即将见过传闻中的大人物,方锦北满心忐忑,生怕自己表现不好被大佬嫌弃。
  朱卫星特地租了一辆车,打算往来送送五色鹿的老总,体面些。
  “对了,小北,你姐姐是怎么约上五色鹿老总的?五色鹿老总也姓方,你认识吗?”
  方锦北摇头:“不认识,我姐姐是五色鹿的经理。”
  “老板是你本家,待会嘴甜一点,跟其他同事一起好好敬她一杯。”
  “好!”


第35章 
  房门被拉开; 漂亮的女助理走进来; 几个员工先进门,才回头把老板迎进去,方锦北立刻站起来,和众人一样看向大门方向。
  在众人千呼万唤中,一个瘦高的女生走进来,她气质略显清冷,看人时面部五官没多少表情; 在灯光照射下,她的皮肤呈现出瓷白的光泽; 皮肤擦了浅红的口红,由嘴唇中心向四周晕开; 跟现下流行的妆容不同; 但极好看; 是个很漂亮的人,方锦北一直觉得父母不公平; 把优点都遗传给老二老三; 缺点留给老大和自己; 为什么说一直?那是因为这张脸他看了十几年,再熟悉不过。
  方锦北依旧处于震惊中,一旁的朱卫星催促道:
  “锦北,怎么回事?还不跟方总打招呼?”
  方锦北吞吞吐吐:“方……总。”
  锦西坐在上座; 微笑看他; 五色鹿有几个员工见过他; 看他的眼神里含着包容,方锦北脸一红,顿时明白过来,上次他在五色鹿,之所以所有人都对他打招呼,是因为锦西是五色鹿的老板,想当然,员工对老板的态度除了恭敬还能有别的?他就说,一个总经理怎么可能短时间内在本地买那么贵的房子,怎么可能一句话就把这次会面给搞定了?
  朱卫星见他不上道,急得对锦西赔不是,“抱歉啊,方总,咱们公司的员工刚走上社会,为人处世嫩了点。”
  锦西笑容依旧:“不要紧,刚走上社会的年轻人,可以理解的!”
  她说的一本正经,以至于方锦北低下头的瞬间忍不住想笑,论演戏真是没人能比得上他姐了,难道大家都看不出来他们的名字一看就不是陌生人吗?方锦西方锦北,这一看就是兄弟姐妹啊!
  朱卫星勉强笑笑,坐下后一直偷偷在桌子下拉方锦北的衣服,示意他跟锦西道歉,方锦北挣开他,低头不说话,锦西偶然会提出一些问题,还特地点名要方锦北回答,弄得方锦北措手不及。
  “我们公司的优势是……”
  不知为何,准备好的说辞他一个都不记得了,最后勉强在朱卫星的帮助下找回主场,镇定地告知锦西公司的情况。
  锦西沉默点头,神色寻常,没有任何表示。
  一个刚成立不久的新公司,员工数不到10人,至今公司没有太大的订单,一直靠吃老本活着,老板朱卫星没有亮眼的成就和人脉关系,说到底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公司,和申城其他在夹缝中努力生存的小公司没差别,说起来,以如今五色鹿的名气,就是小广告也轮不到朱卫星这家小公司来接,锦西之所以愿意抽空前来,不是看在方锦北的面子上,而是看中了朱卫星这个人。
  和其他现实生活中存在的大佬不同,朱卫星是书里的人物,锦西之所以记得他,是因为多年后朱卫星已然成为广告界大佬,和多家知名公司有合作,他和成年后的反派,亦师亦友,作为配角在书里打过酱油,作者对他有过简单的介绍。
  这个人初期做了很多企业都失败了,创业不成功他选择去其他公司打工,却在两年后用打工攒下来的钱继续创业,终于把公司做大,并在极短时间内发展为业界老大,后来朱卫星转行做房地产,赶上了房地产开发的高峰期,成为房地产行业数一数二的人物。
  锦西原先是看不上嘉海这样的小公司,只因朱卫星这个人物,才改变主意,既然朱卫星是日后大佬,那么不论如今他是否落魄,锦西都愿意出手相助,虽然以后朱卫星会转做房地产,俩人有竞争关系,但竞争不代表不可以合作,如今锦西送个顺水人情,以后朱卫星真的崛起了,多少会对五色鹿有所帮助。
  更重要的是,朱卫星是个广告天才,他曾经创造过一天卖出两千万销售额的卖房记录,那时候朱卫星的广告公司不仅出承包了该房产公司的广告,还承包了销售,这样的销售业绩让朱卫星真正赚到了第一桶金,他从中看到了房地产的高额利润,以此转做房地产。
  锦西正缺一个能帮她卖房子的人,想到这,她沉吟道:
  “说实话,嘉海的实力还不足以打动我,但我很欣赏朱老板这样的人才。”
  朱卫星按捺住内心的激动,锦西可是业界前辈,是正儿八经的大佬,她竟然表达了对他的欣赏?而且毫无虚伪成分,饶是朱卫星比锦西虚长几岁,也不由情绪外露。
  “方总,您看过我的策划?”
  “没错。”锦西从单渝薇手里拿出一叠文案放在他面前。“我看过你给的广告案例,让我欣赏的是这一份策划,你说喜宴地产、迟勋通讯、中来科技的广告都存在较大问题,并给予修改方案,你给的几个方案都不错。”
  “方总……”客套话好说,可只有认真看过方案的人才能说出这番话,朱卫星颇为感谢锦西对他的赏识,从创业到现在,朱卫星尝过各种人间冷暖,知道创业的艰辛与不易,和他并肩创业的女朋友也因为他迟迟没有成功而嫁给了有固定工作的男人,留他带着这家小企业苟延残喘,早就觉得坚持不下去了,可锦西竟然在他即将放弃的关头给他如此鼓励,朱卫星忽而能理解过去那些愿为君王牺牲的谋士们,这种被人瞧得起的感觉,是很多正在挣扎的人赖以生存的氧气。
  “你写得很好,还有你说喜宴地产应该在你们家的广告牌上做广告?”
  “是啊!”朱卫星虽然不懂她一个外人为什么如此关心喜宴地产,却还是说:“我们公司在城中有个楼顶的广告牌,有二十多米长,可以做巨型广告。”
  “但据我所知,那地方很偏僻。”
  “不是偏僻,那边是新区,人流量少一点而已,可那一块亦是高档住宅区,就在最近,Guc名包品牌进入中国,此品牌价格高昂,正好开在我那广告牌的对面,我连文案都想好了。”
  “哦?”锦西饶有兴致地问:“不介意的话说来听听。”
  朱卫星权衡片刻,豁出去一般,道:“首付很难?对面买两个包而已!”
  也或者可以这样:“不要让今天的全款,变成明天的首付。”
  “申城不仅有爱,还有家!”
  “以前你在申城闯荡,如今有家了,累的时候回家歇一歇。”
  在九十年代,人们对广告策划远不如后世那般重视,抑或是说,此时的人们摸着石头过河,根本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以参照,所以,很多人虽然创立了公司,却不知公司该怎么做,怎么为客户服务,就连他们的客户们,也不知自己需要什么样的广告。
  九十年代下海经商的老板,大有人在短短一年内赚了数亿,从白手起家很快累计数十亿资产的也不是没有先例,可大部分人因缺乏经验,在犯错中成长,可以说,如今的企业还没有发展到重视广告策划的阶段,也因此,朱卫星的公司在这时并不吃香,因为绝大部分公司老板会认为与其把广告外包给别的公司,倒不如自家请个策划员来做,一个月发几百工资就行,再不济老板自己想两句也成,广告策划?白花这个钱!
  这就造成一个很尴尬的局面,雇主茫然无绪,承包广告创意的公司也摸不清方向,你瞎卖我瞎买,大家就这么凑活。
  可锦西却知道,朱卫星确实是个人才,他这些广告创意,哪一条放在后世都会为人津津乐道,五色鹿会遇到嘉海,说不上是谁的福气,锦西很感兴趣地点评了广告创意,并表达对人才的欣赏。
  “朱老板有没有想过要把嘉海发展到什么样的规模?”
  朱卫星一怔,嗅到不同寻常的味道。
  “当然是越大越好,我也想过吸取融资,可没有人看好我。”
  锦西不在意地笑了:“那是他们不识货。”
  朱卫星被称赞的红了脸,早年朱卫星在大学里当过相关学科的老师,早年下海经商成为热潮,朱卫星认为很多企业定位不准,缺乏包装,广告创意也乏善可陈,便从大学出来创立了嘉海广告,他是大学老师出身,有几分清高,很不屑于商场上那一套,就这次请吃饭还是员工坚持要求他才同意的,原以为方锦西是个市侩的商人,谁知在这场交谈中,他意外发现锦西不仅不市侩,还是个很有原则与眼光的老板。
  “方总谬赞了。”
  “不知道朱总想融资多少?”
  其实融资一时根本是朱卫星随口瞎编的,当初他借了亲戚八万块钱成立公司,几年下来,钱没赚到,本钱却被花光了,眼看已经弹尽粮绝,他想过拉以前的同事来合伙,目的就是为了让对方投几万块钱进来,把公司撑下去,如今锦西忽而问他,朱卫星还真不知道怎么说。
  “方总,我这种小公司,没有资本肯投我。”朱卫星实话实说,又似乎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很没骨气,他急忙补救道:“不过,虽说现在公司不大,可以后一定会壮大的。”
  “我相信你。”锦西很自然地夹了块糯米藕在方锦北碗里,这边又对朱卫星道:“我早说过朱总是个人才,至于其他的,只是时间问题,朱总如果信得过我的话,不如由我给嘉海投资。”
  朱卫星猛地抬头,却见锦西始终表情淡淡的,毫无开玩笑的意味。
  惊讶之余朱卫星还抽空瞄了眼方锦北碗里那块糯米藕。
  糯米藕在灯光照射下透着粉光,看起来很有食欲。
  可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这块原本普通的糯米藕由方总夹过去,身家倍增,以至于现场所有人都偷偷一睹真容了。
  “投资?”朱卫星狂喜之余想到现实问题,都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锦西忽而要给嘉海投资,打的是什么主意?“方总,我这次来只想谈个广告合作,从来没有奢望过投资。”
  “我说过朱总你是个人才,我很看好你,再来五色鹿和我名下其他几家公司如今正确发一个包装设计和广告方面的规划,有朱总来帮我,我相信一定事半功倍!还是说朱总认为我不是个好的合作者?”
  “当然不是。”朱卫星这才渐渐回神,确定锦西不是在开玩笑。
  “朱总认为我要投资多少才合适?”
  朱卫星怔了片刻,他做事说话始终是大学老师那风格,完全不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此时锦西要他说,他实在无法开口,其实广告公司才十个员工,大部分是广告销售,销售是拿提成吃饭的,没有业务基本不需要付他们太多公司,所以这个公司其实一个月需要两千块钱的收入就能维持下去,房租呢更是便宜,是他用民房改造的,就在靠马路的小区二楼,所以他该开价多少呢?
  他要是开五万,锦西会不会觉得他在狮子大开口?毕竟五万块钱都够他再办好几家嘉海了。
  “要么就两万?”朱卫星忐忑道。
  锦西笑着摇头,又给石化的方锦北夹了块糯米藕,糯米藕再次成功抢镜,她才笑眯眯开口:“我给你五十万,占嘉海49%的股份,我旗下的公司跟嘉海所有合作都可以走流程定正规合同,该给的钱一分不会少,咱们按正常流程来办。”
  五十万?朱卫星咽了口唾沫,喉咙干得厉害,五十万这可以办好几家广告公司了,虽说他对自己有自信,可他如今一无所有,方锦西到底看上他什么?他下意识看向边上的小业务员方锦北,别说,方锦北长得还挺嫩,小伙子个头也高,看起来清清爽爽的,难道现在的女老板就喜欢这种风格的?
  朱卫星内心挣扎,心里的天平在牺牲员工肉体和钱之间来回摆动。
  “朱总,我要跟你借个人。”
  来了!他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方总请说。”
  “你们这位小员工过几天要请个假。”
  来了!来了!朱卫星心脏跳到嗓子眼,“方总,可方锦北他才18岁。”
  锦西奇怪地看他,“怎么?18岁就不回家过年了?”
  “当然回……回家过年?”
  锦西失笑:“不然呢?反正嘉海目前也没别的业务,我想给方锦北早点请假带他回乡过年。”
  朱卫星后知后觉地道:“你们……”
  方锦北连忙解释:
  “朱总,这是我姐,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之前真不知道我姐是五色鹿的老总!”
  朱卫星沉默之后瞬间心里不平衡了,方锦北这小子看起来平平无奇,竟然摇身一变成为大佬的弟弟,这就跟一向捡破烂的朋友变成煤老板的儿子一样。
  朱卫星心情复杂地同意了。
  …
  锦西这边刚出包厢门,就被人叫住,路迟的声音传来:“锦西?你怎么在这?”
  路迟和秦宴站在走廊那头,锦西的目光穿过人群瞬间落在秦宴身上,强光刺眼,秦宴被人群挡在阴影中,隔了这么远的距离,锦西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却很笃定地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