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第5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杈兔环ㄓ昧恕!
  小芝麻很认真地说: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妈妈的口红,我想知道口红为什么能旋转呢?为什么妈妈的口红总是那么漂亮呢?为什么别的女人用起来就没有我妈妈的漂亮?这些口红是有神奇的魔法吗?”
  “所以,你这么做仅仅是因为觉得妈妈比其他女人都漂亮,对吧?”秦宴对她眨眼。
  小芝麻立刻领悟,疯狂点头。
  “妈妈的口红肯定是有魔法的,让我忍不住想要把它们弄出来看看。”
  团子也附和,“妹妹说想知道口红的秘密,妈妈不是说探索是一种很好的品质吗?不是鼓励我们探知事情的真相吗?”
  说完,还眨眨眼,一脸无辜地盯着锦西。
  一大两小三人都用十分纯洁的眼神盯着锦西,让锦西深深觉得自己被套路了。
  “芝麻!!!”
  “妈妈,你的口红真的没有魔法吗?那为什么你每次擦完口红都这么漂亮呢?”小芝麻弱弱地问。
  “团子!!!”
  “妈妈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不擦口红一样漂亮。”团子为妹妹找补。
  俩人一唱一和,让锦西觉得自己的智商有点不够用,孩子才上幼儿园,她就斗不过他们,被甜言蜜语攻陷,未免太没有成就感了。
  然而口红被抠了是真的,几十支口红全部没法用,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不可能就这样过去,浪费可不是个好习惯,锦西让他们站到墙角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小芝麻和团子都不情愿地走过去,芝麻嫌无聊,还来了个倒立被锦西喝止了。
  离开时秦宴的嘴边带着淡淡笑意,以前听说孩子们是天使和魔鬼的集合体,他还不信的,如今却明白,孩子闹腾的时候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安静的时候,一言不发的时候总会有大事发生。
  而就在孩子们搬进来的时候,他们还不会拍锦西马屁,如今却知道以拍马屁自保了,都是小机灵鬼。
  “还气呢?”秦宴从背后环住锦西,在她脖子上亲了亲。
  锦西气得不轻,几十支口红就这样毁了,要是一支两支就罢了,这么多都毁了,让她用什么?
  “我下属出差,我让他买。”
  锦西又气又笑,“就你会和稀泥。”
  “真冤枉,我这不是既舍不得孩子挨打,又舍不得你生气?”
  锦西失笑,只能心痛地把桌子处理干净。
  “既然已经坏了就让孩子们玩个够。”说完,秦宴把发展的孩子们招呼来,芝麻团子觑着锦西的脸色,见她不生气,马上撒欢地拿起口红,在玻璃窗上作画很快就把涂鸦画满每一个角落,秦宴做了好人,引得孩子们一致拥戴。
  一大一小坐在玻璃窗前作画,锦西看了难免感慨,像秦宴这样的大佬,向来是令人闻风丧胆的,书中形容他从不对人手下留情,想要让他破例开恩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他对人向来疏淡很少和人亲近,他没有家庭身上毫无烟火气,虽然有了养女却也不像个正常的父亲,这样的人天生就是孤独的,原著里曾写过他一个人坐在车里抽烟,抽完一根又一根,车子在楼下停了两个小时却不上楼,到死都孤身一人。
  而如今,书里那个习惯孤独的大佬却坐在地板上和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任由芝麻在他脸上作画,俨然就是个宠溺孩子的父亲。
  锦西回神,从包里抽出一份鉴定报告,上次她把秦宴和孩子们的头发送去港城检测,港城那边已经给出结论,看着上面的结论,锦西有说不出的感觉,虽然她一直猜测秦宴是孩子们的生父,可如今真的证实了却让她陷入迷茫,原身的记忆里没有和秦宴相关的记忆,按照秦宴的反应,他也不认识原身,俩人到底怎么生下了孩子实在让人捉摸不透,难不成这种属于原著里没有明确透露的消息,在现实中虽然有了结果却不一定会有清晰的过程?所以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他们认同这个结局,却都想不出二人是怎么有了那一夜?
  锦西无法确定,知道孩子的生父是秦宴而不是别人后,她内心的忐忑少了些许,至少不是乱七八糟的人,至少不会给她带来别的麻烦,至少秦宴的基因是好的,芝麻团子作为秦宴的后代至少会有其父的风范,而不至于混得太差。
  那么,要不要让秦宴知道这件事?
  锦西想了很久,最终决定隐瞒下来,左右秦宴如今和孩子的相处也不错,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而知道孩子是他亲生的以后,如果将来二人闹不和分手,秦家人要跟她抢孩子,她真的没法跟原身交代,再说原身再有孩子以后没有联系孩子的父亲,可见是不想有更多的联系,她尊重原身的选择。
  锦西不知道的是,秦宴就在次日接到了港城那边打来的电话,对方和秦晋很熟,打了招呼便说了一件事,原来不久前他的医所收到一个亲子鉴定的委托,对方送来三份样本,一个男人和一对双胞胎子女的,为求准确,对方要求同时鉴定双胞胎子女和该男子的亲子关系。
  作为亲子鉴定机构的医生,杨医生看惯了各种案例,早已对这类事见怪不怪,出于医生的职业操守他原不该把这事透露出去,可听同事说起这事他难免留心,毕竟秦宴送来的也是自己的样本以及一对龙凤胎兄妹的。
  巧合未免太多了些,且来人都来自于申城,寄回的地址甚至同在一个区域,所以杨医生怀疑俩人坚定的是同样的样本,因此打电话询问秦宴。
  秦宴握着话筒的手指紧紧绷着,许久,他沉声问:“结果是什么?”
  “孩子跟样本父亲存在血缘关系。”
  秦宴顿了片刻,“你是说哪份?”
  “你们两份的鉴定结果一样,其他数据更是基本相同,你哥是法医比我更了解,这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巧合。”
  挂了电话秦宴的视线落在儿童房内的孩子们身上,正在玩积木的孩子为了争夺一块积木你争我抢,很快他们向着秦宴跑来,冲到秦宴身边要他评理。
  “哥哥太坏了,总是抢我东西。”
  “谁规定那是你的?”
  “女士优先不懂吗?你这个男孩子不行嘛。”
  “你是女士吗?你这么不讲理……”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秦宴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吵闹声,自动把孩子的声音屏蔽,只注视着他们的脸蛋,孩子的脸蛋光滑细嫩,哪怕是不加任何修饰也好看的要紧,细看之下,齐刘海的芝麻脸型像锦西,可五官神韵却有他的感觉,团子的脸型像他,却神似锦西,这俩个孩子吸取了他们的优点,比他们长得更出色,聪明机灵的劲儿也时不时让他自豪,而那时他还不确定这份血缘牵绊,如今知道后开始明白,命中注定的那些东西,是你的终归是你的,老天终是待他不薄,不仅仅是因为这俩个孩子,而是因为孩子的母亲正好是她。
  秦宴把孩子们搂到怀里,叽叽喳喳的孩子立刻不再说话,秦宴虽不是个严格的人,却足以让人仰视,孩子们都明白他才是一家之主。
  芝麻嘟着嘴:“秦叔叔你抱得好紧啊,芝麻都喘不过气了。”
  “叔叔为什么忽然抱我们呢?”团子疑惑。
  秦宴笑笑,声音低沉却温和:
  “嘘!不要动,让我抱一会,把以前错过的都补上。”
  时间还长,慢慢来吧,秦宴想着。
  次日一早,锦西正要化妆,却见秦宴接过她手里的化妆品。
  锦西略显讶异:“你干嘛?”
  “帮你。”秦宴作为钢铁直男,这辈子都没拿过女人的化妆品,粉底粉扑怎么用他完全不知道,唇膏要怎么擦他也没亲自试验过,眼下有些茫然地盯着手里的东西。“你得给我一点提示。”
  锦西装作平常,“怎么想起来帮我化妆?”
  “试试,古有丈夫帮妻子画眉,今有秦总帮方总化妆。”
  锦西笑笑,指挥他把粉底往自己脸上擦,秦宴笨手笨脚地涂完,琢磨道:“怎么我看你没一点变化?”
  锦西失笑,她皮肤还算白,底子也不错,加上这年头没有电子产品早睡早起,简直就是巅峰状态,不擦粉底也ok的,但她心理作用总觉得擦了脸色均匀些,画口红也更搭配。
  “嘴巴张开。”秦宴拿着残存的口红膏问,“我喜欢你用红色,让我想吃一口。”
  说完他用刷子刷在锦西嘴唇上,似乎觉得刷子不好用,干脆用手指点上去。
  “好了!”秦宴把锦西推向镜子,锦西抬头就见脸上的粉底一坨一坨的,压根没擦开,口红也深浅不一,但她依旧微笑地赞扬:“大佬就是大佬,连化妆都画的真好。”
  秦宴勾唇,对她的回答颇为满意。“既然如此,以后都由我替你化妆。”
  锦西彻底僵化。
  其实吧,不画也可以的。
  虽说是浪漫的一件事,但……
  她涂睫毛膏时会不自觉睁大眼睛张开嘴,她并不愿意把这滑稽的一面呈献给伴侣,哪怕对方说自己不在意,可如果夫妻真的肆无忌惮地在对方面前做任何自在的事,好比拉屎之类的,哪怕对方可以容忍,却离爱情的消逝不远了,作为亲人我们可以接受彼此最真实的模样,可最为伴侣却应该有足够的留白。
  …
  就在这一年的秋天,《天使奇缘》在京州和申城无线电视台同时播出了。


第54章 
  播出前一晚; 锦西对《天使奇缘》的收视没有底气; 毕竟没有在主流媒体播出,这年代电视的覆盖率本就低,这种非主流电视台的收视就别说了,就是在后世,这种电视台播出的电视也很少有大火的。
  而她自然希望这部剧能红火,毕竟是她投资的,也是娱乐公司的第一部 戏; 更重要的是; 剧里大部分人都签入她的公司名下,比起投资成功,她更希望让旗下的艺人能一炮而红。 
  在这个娱乐圈都没成形的年代; 第一次做偶像剧饶是她也没有信心。
  吃饭时锦西一直在想这件事; 芝麻见了疑惑道:“妈妈你有心事吗?”
  秦宴也侧目盯着她。
  锦西沉吟道:“明天有个电视剧要播出; 我在想这件事。”
  秦宴听说锦西投资娱乐公司时略显惊讶,如今想要做娱乐公司不是容易的事; 黑帮掌管某些势力,就是明星也得跟黑势力低头,很多明星更是要陪酒陪睡甚至去了某地演出就得陪当地的大哥,满足对方的要求,否则演出这事想都别想。
  锦西这次投资偶像剧; 国内没有先例; 一般来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要么吃撑了; 要么饿死了,锦西会成为哪一种人,市场会给她答案。
  但莫名的,秦宴对她有信心。
  “投资了多少钱?”
  “不多。”演员开支很小,剧组的工作人员开支也不大,这偶像剧不少是室内拍摄,花钱最多的就是造景和服装了,加上宣传方面的开支也极其有限,如今这剧组人人向上,演员几百上千一集,简直让锦西难以相信,这时的娱乐圈没有圈。
  芝麻笑嘻嘻看她:“妈妈,你做任何事都会成功的,妈妈棒棒的!”
  “真的吗?”锦西笑着摸她脑袋。
  “对呀对呀,妈妈你赚钱了可以给芝麻买一支口红吗?”
  锦西挑眉,和秦宴对视一眼,秦宴笑着看芝麻:“想要什么颜色的?”
  “粉粉的,像是蜜桃颜色一样的口红,或者润唇膏也行。”
  孩子已经开始爱美了,爱美是人的天性,懂得审美,知道如何穿衣打扮也是一种能力,很多孩子幼时被父母剥夺这种权利,女孩子也不许留长发,穿破旧的衣服实则对孩子的一生并不是好事,人都是爱美的,锦西很能理解便笑笑:
  “好呀,妈妈会努力工作赚钱给宝宝买口红。”
  “谢谢妈妈!”芝麻抱着她,笑嘻嘻说:“妈妈你真好,你会有很多很多钱,赚了钱钱给芝麻买很多很多口红。”
  有了芝麻这话,锦西莫名安心了。
  晚上秦宴有饭局,锦西因忙于电视剧的事没法带孩子,便叫秦宴带着芝麻团子一起去,省得把他们扔在家里。
  生平第一次带娃出席饭局的秦宴,遭到了好友的一致围观。
  席间气氛静谧的可怕,就连路迟都欲言又止地盯着秦宴,其他人更是以眼神示意路迟上去问个究竟,也不怪他们好奇,秦宴这一会夹菜一会倒水的,简直比亲爹服侍的还周到,这就是伺候祖宗也不带这样的。
  而那两位小祖宗也不怕人,就这样坐在上位,一男一女俩小宝贝,吃饭时一双眼滴溜溜觑着大家,仿佛在好奇大家看什么呢。
  小芝麻啃着鸡腿,环顾四周,忽然扔掉鸡腿说:“叔叔们,你们都在看什么?”
  路迟干笑几声,和其他人一起摆手:“没什么没什么,你几岁呢?”
  “四岁啦。”
  “在哪上学?”
  小芝麻说了学校名字,补充道:“我们学校可好玩了,叔叔你有时间去我们学校玩吧!我们学校有游泳池还有滑滑梯。”
  大家都笑起来,路迟一脸郁闷地盯着小丫头,难道他像是喜欢玩滑滑梯的人?不过这小丫头和那小男孩怎么回事?这不是继子女吗?为什么长得跟秦宴这么像?说不出哪里像,就是觉得神似,坐在那理所当然就是一家人,路迟是和秦宴从小玩到大的兄弟,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家里有不少秦宴幼时的照片,偶尔翻起还经常跟人说秦宴小时候别提多可爱了,那脸啊肉嘟嘟的,不知怎的长大后脸型都变了。
  “秦宴,这真不是你亲生的?”
  秦宴目光浅淡,唇角倒是勾了起来。“像我?”
  “何止是像!简直是你的翻版,尤其是这个小男孩,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
  别人都说男孩像妈妈,可这小男孩却特像秦宴,其他几个朋友也盯着孩子琢磨。
  “老秦,你从哪冒出的儿子和闺女?这得是多大福气才生出这么一对小宝贝?”
  秦宴噙笑:“基因好,羡慕不来。”
  “得了吧!你别骗我们,这绝对不是你的!我这几年每个月都见到你,你哪有时间跑去生孩子?”
  “什么话!这孩子又不要秦宴生!”
  “反正不可能!秦宴那边要是有风吹草动我们早知道了,再说了这俩个孩子这么宝贝儿,你看秦宴舍得藏这么久?我敢打赌这绝不是秦宴亲生的。”
  秦宴挑眉,似笑非笑:“哦?若要是我亲生的又如何?”
  “不可能!你别诓我。”
  “赌多少?”
  “赌多少你问他们,我们都不相信,是吧?要么咱们一起赌,让他诓咱们。”严启明道。
  大家闹成一团,嚷着要跟秦宴打赌,秦宴却丝毫不受影响,把一勺子汤喂给小芝麻,才挑眉道;“一千万。”
  路迟噎了下,有片刻迟疑。
  一千万可不是小钱,他们从小玩到大都知道规矩,没人会赖账,真要输了这一千万可就没了,可他再一想,他和秦宴这几年就没怎么分开过,秦宴要是有个风吹草动他不可能不知道,秦宴身边就是飞进一只苍蝇他也能瞧见,更别提有两个这么大的孩子了。
  “绝对不可能!”路迟拍着胸脯保证,“我跟秦宴经常睡一张床,我可以保证他从未去过小南村,不认识这对双胞胎的妈妈,有这么大一对双胞胎,那秦家可不得翻天了?你们信?听他忽悠吧?这人你们又不是不懂,就会诓人,我看他这次输定了!不过秦宴咱说好了,你要是输了,你得一人给我们一千万。”
  其他人一想都觉得值当,一千万虽然很多,可他们都拿的出来,而秦宴要是输了,没的可是七八千万呢。
  “行!”秦宴眯了眼,轻飘飘说着:“愿赌服输,可别赖账。”
  “你怎么证明?”
  “我自然有办法,这几天我就把检查结果送到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