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第5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再说要是秦宴的话,廖海蓉早就来认孙子了,也不会对着林巧珍这俩外孙子流口水,说要是能有这样的孙子就好了。林巧珍心里没准,却又有种不切实际的期望,希望她梦想成真,孩子真是秦宴的,这样锦西会少吃许多苦,这一家四口在一起,再美满不过。
  秦宴和众人打了招呼,售楼部的人立刻出来迎接。
  “秦总,您要看什么房子,我这就带您去。”
  秦宴沉吟道:“看看好楼层好房型,给我家人介绍一下。”
  售楼部的人立刻郑重对待,很热情地招待了锦西的家人,林巧珍都被她们弄得不好意思,明明他们也不是秦宴的家人,可秦宴这个老总这样一说,倒长了他们的脸,让人家不敢糊弄。
  方锦南看上锦西的复式楼,也想在这小区买套复式,方锦北的钱只够买个一百平方的,剩下去银行贷款,方锦东带算买七十平方的买两套,当然也是只付首付,了解他们的需求后,售楼部的人给他们推荐了几套又带他们一一看过房型。
  其实没什么不满意的,对农村人来说,只要是房子就行。
  如今的人们对阳台和露台没有任何要求,甚至有人嫌阳台浪费空间浪费居住面积,厕所大也嫌浪费,对大客厅更是嫌弃,林巧珍就是这样,经常说锦西那房子浪费,那么大面积才几间卧室,不过他们不挑剔买房子倒也好买,再说盛世天下的户型和配套设施本就不错,锦西和秦宴的关系在这,给他们一平米便宜不少钱,谁不买是傻子。
  方锦南很快定了一套复式楼,其他人也直接办了手续。
  如今售楼部还没开始售房,否则他们抢都不一定能抢到。
  最终,秦宴给他们的价格比售楼部便宜了近一千一平米。
  买完后所有人松了口气,方锦南对秦宴道:“老大去我们家吃顿饭吧!”
  “是啊。”林巧珍一脸是笑,视线在秦宴和孩子身上来回多次,“你帮了我们这么大忙,还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去我店里,我今天给你们下厨做顿好的,大家在一起聚聚,喝几杯。”
  秦宴看向锦西,不说话。
  其他人下意识看向锦西。
  林巧珍噗嗤一笑:“我就不信这丫头还敢说个不字?”
  秦宴眼里有笑,“锦西是领导,她不发话这酒我可不敢喝。”
  锦西抿抿唇咳道:“行了,我什么时候还敢拦着你秦总啊?”
  “你是从来不拦着,但我怕我这喝醉了,某些人不让我进屋。”
  大家都笑,林巧珍看着心里高兴,秦宴尊重锦西,一个男人对女人要是没了尊重这日子过不长久,农村不乏有些赚了钱就在家里吆五喝六的男人,林巧珍看不惯这种人,一直教育自己的儿子要尊重妻子,千万不能给妻子难堪,家暴自己女人,这女人从娘家嫁来不是来吃苦的而是来享福的,索性她几个儿子都没有大毛病。
  如今唯一的闺女有人疼,她心里终归踏实很多。
  带着俩个孩子的女人,路实在不容易走,锦西能过好自己的生活,这是她的本事。
  …
  《天使奇缘》即将收官,这几天戏里的矛盾上升到了极点,人们的心也跟着女主角命运的起伏而一直悬着,据电视台来报,临近结局这几天,电视剧收视率突破了60%,且每日都在攀升,照这个架势,结局那天必定会再创新高,电视台要求锦西这边补一个演员采访,到时候剪辑在番外篇里,结局后播放给大家看,收视肯定不会低。
  这不,锦西交代下去,记者们会为主演一些问题,比如说怎么会出演这个角色,对角色理解是什么,和自己打戏的演员是什么性格,说说剧组好笑的事之类的,让民众更了解拍戏的现状,顺便为续集打个广告。
  如今续集已经进入拍摄阶段,顺利的话,加班加点过几个月也可以播出了,此时打广告再好不过。
  锦西抽空去剧组转了一圈,演员们都过来跟她打招呼,她对众人笑笑,视线落在一旁的季维妮身上,季维妮演习时很入戏,可一旦停下来便魂不守舍的,锦西想到她的命运,季维妮算是很顺风顺水的演员,虽然一直没结婚却星途坦荡,有很好的观众缘,季维妮四十岁演少女状态比真正的少女还好。
  “还好吧?”锦西滴了杯水给她。
  季维妮一怔,低着头不敢看她。“我没事,老板。”
  “真没事?”锦西挑眉,视线落在她脖子上的淤青上,虽说用粉遮了,镜头上看不出,但现实中看却还是有印记的,锦西又看向她的手,季维妮有片指甲折了一半看着都疼,如今季维妮好歹也是女主,在这公司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谁会给她罪受?“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我能帮的一定会帮你。”
  季维妮沉默片刻,“那老板你能不能介绍个心理医生给我?”
  “好,我帮你问问。”
  晚上一个宴会上,锦西带着季维妮出场,秦宴和秦晋都在,锦西把季维妮拉过去。
  “秦晋认识许多心理医生,他本人也很懂心里学,不如你和他聊聊。”
  季维妮脸色苍白整个人都不好了,上次吃肉的阴影还笼罩着她。
  一想到那干净的骷髅骨季维妮胃里便一阵阵的恶心。
  和他聊聊?让她死了算了!
  谁知秦晋却颇为有兴致地笑了。


第58章 
  他这副表情看得季维妮更有不妙感; 仿佛自己就是那网里的鱼; 他吃时是要撒点孜然和盐的,季维妮往后缩,锦西却道:“我和秦宴去一旁应酬了,你们先聊。”
  锦西和秦宴相继走开,其他老板便围过来敬酒。
  “方总最近很少出来,不知在忙什么?”
  “听说那个大火的电视剧《天使奇缘》是方总投资的?”
  “方总涉及的领域很多,可要给我们这些老人家留口饭吃。”
  “哪的话。”锦西应对几句; 当下; 一位老板凑过来指着那边低声道:“方总,您这次去京州竞选央台标王,可要留心那边那个。”
  锦西看过去; 却见那人也盯着自己; 对方穿一件蓝色连衣裙; 外搭白色皮草,浓妆艳抹十分精神; 正是锦西很久没见的牛露露,她似乎已经跟冯江涛公开了,举止颇为亲昵,当下正搂着冯江涛和其他老板应酬,见她看过去; 牛露露勾唇冷笑。
  “嗯?”
  “我收到消息; 冯总这次对标王志在必得; 昇阳口服液今年的销量比去年提升许多; 恐怕冯江涛是希望通过这一次夺标让昇阳口服液独占保健品市场。”
  锦西沉默片刻,印象中的冯江涛是个响当当的大人物,前世她整理过冯江涛的资料,可以说这个人是个有本事的,虽然两起两落,却能凭自己的能力站起来,且他虽然自负又自大了些,在昇阳口服液鼎盛时期,年超过80亿营业额时,他没能把产业给守住,反而犯了冒进错误,先是花了十几个亿建造自己的办公大楼,又砸入大量资金打广告,最终却因为一件著名事件让他的保健品帝国受到冲击,很快,冯江涛和他创建的昇阳口服液一起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但这些都是后世发生的事,如今的冯江涛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春风得意正当时,手头的保健品销量正高,虽然经历过去年的销售低谷,可今年他卷土重来,提出很多战略性意见,还要争夺央视标王,他的野心是显而易见的。
  冯江涛当然要争标王,标王为五色鹿带来的收益和名誉,是所有企业梦寐以求的,去年谁认识方锦西?可今年,方锦西来酒会上,所有老板都得给她几分面子,冯江涛向来盼着自己站到最高点让人仰望,如今有机会重登巅峰,自然不会放过。
  锦西收回视线,笑得如常:“哪里,我们五色鹿实力不够,自然不能跟昇阳比。”
  “方总谦虚了,谁不知道你投什么赚什么,您这实力可不是一般人羡慕的来的。”
  “您过奖了。”
  说话间,秦宴走近,冷瞥了锦西处一眼,锦西低头忍笑,倒是对面那老板正色看向锦西,等秦宴走了,才低声道:“听说方总跟秦总公司有合作,怎么二人这关系还未缓和?”
  锦西一顿,“我和他?”
  听闻锦西语气里有满满的不屑,那老板叹气道:“我也知道秦总向来不与人亲近,但总的说来他对人也算客气,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方总却总是会冷笑。”
  锦西咳了咳,低头没说话。
  对方一脸同情地看她,“方总别放在心上,有机会我们约秦总一起吃顿饭,缓和一些你和秦总的关系。”
  锦西笑着领情,之后又有几个老板走过来,言语间都在探听她和秦宴的关系,锦西真奇怪了,她和秦宴明明一直在合作,不知外面怎么传的,人人都以为她和秦宴有仇,认为秦宴对她有意见,认为他们不熟。
  可他们到底为什么那么以为?
  难道她和秦宴周身就写着“不和”二字吗?
  晚上锦西回去卸妆熟悉,顺便给孩子稳点奶喝了好睡觉,她站在厨房,对着门口带孩子玩的男人问:“你要不要来一杯?”
  “不用。”
  “蛋糕甜点?”
  “不需要。”
  锦西跟秦宴住了这么久,没发现秦宴有特别不喜欢的食物,却也没有太喜欢的食物,他看似难伺候却实则不挑剔,一直随着她的胃口来,锦西甚至都忘了问他喜不喜欢吃辣,只理所当然认为他是京州人自然喜欢重口味。
  “你不喜欢甜点?”
  秦宴背着她摇头,唇角却不禁勾起,也不知在笑什么。“我很少吃甜食。”
  “那你喜欢吃什么?”
  这话问完,他倒有了反应,只那么不慌不忙地回神,视线很快锁住她,堂堂正正落在她身上,很快那视线下移,从她眼睛处移到嘴唇位置,他眼里的视线愈发灼热,让锦西总有种错觉,好似他真的很饿的样子。
  他喜欢吃什么,不言而喻了。
  锦西忍笑:“有些东西吃多了会腻,牙疼。”
  “会腻会牙疼也总比饿死好。”
  俩人相视一笑,又各自装傻,好似什么都没说一样。
  一旁的小芝麻不耐烦地催他们:“秦叔叔你为什么总是这样看着妈妈发笑呢?有什么好笑的事不能讲出来给我也笑笑吗?”
  “小孩子听不懂的笑话。”秦宴摸着她的头,噙笑:“等你大了,自然就懂了。”
  小丫头鼓着嘴不服气,却很快被桥牌吸引,继续和团子学玩桥牌了。
  秦宴答应过给芝麻找个洋娃娃,这小丫头的口味很特别,必须要理发店或者服装店的那种,长得甜美的她不要,她就喜欢眼睛阴森,头发长长,换句话说就是长得很惊悚,越是惊悚越喜欢,这口味也不知像谁。
  秦宴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具够惊悚的“洋娃娃”,这洋娃娃有理发店洋娃娃的头,身高比橱窗店的矮一点,是秦宴专门去外地订购来的,符合小芝麻的审美,个头跟小芝麻差不多高,105左右,好方便小芝麻搬运,娃娃带回家那天,秦宴拆开箱子,对着里面那个瞪着自己的女人,从肺里舒了口气出来,锦西疑惑道:“怎么了?”
  “没事,我发现我低估了这娃娃的外表。”
  锦西凑过来,也吓得一咯噔,她前世看多了恐怖片,像这种理发店的娃娃她碰都不要碰的,总觉得下一秒那娃娃的眼睛和头发里就会滴血,然后有怨灵触摸,前世她很多姐妹都爱买仿真的娃娃,进什么娃圈,锦西向来不参与也不敢去娃多的地方,有个姐妹搜集了一柜子的娃,据说花费了百万,锦西每次看到一整面墙都是超仿真的娃娃,总觉得特别诡异。
  谁知秦宴却把这东西搞回家了。
  “秦宴……”锦西拍拍他肩膀,郑重地嘱咐,“你负责把这个娃娃给搞定了。”
  晚上,锦西一掀开被子,就见一个娃娃披散着头发,正躺在床上冷眼等着她,那种冷漠的表情简直比电视里的鬼怨气还重,锦西吓得心口一揪,细一看发现是秦宴找回来的妈妈,她深吸一口气:“秦宴!”
  秦宴走过来,从背后环住她,摩挲着锦西的腰,低声道:“有何指教?”
  “把这东西拿走!”
  秦宴看去,床上那娃娃身体扭曲着,对他冷笑。
  秦宴忽而觉得头疼,他到底哪根筋搭错,要给小芝麻搞回来这么一个娃娃,还是个仿真的?这才第一天就把他们给吓不轻,以后还了得?
  再说了这娃娃的头发也实在过于逼真,就好像用真人头发制作的一样,看着没拧
  “要么我偷偷把娃娃给扔了?”
  锦西扶额,头更疼得厉害,扔娃娃这个情节放在电影里,怎么都让人觉得下一秒那娃娃就会再次出现在家里,情节更为惊悚。
  “小芝麻呢?”
  听到她的喊声,小芝麻高兴地从玩具房跑出来,一把搂住锦西,笑道:
  “妈妈,是不是看到我的娃娃了?漂亮吧?我刚才让娃娃睡在你被窝里,给你暖被窝哦,她很听话吧?是不是和我一样可爱呢?”
  锦西一直觉得小芝麻的审美是正常的,直到此时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认知是否有问题。
  “芝麻,娃娃不要放在床上。”
  “为什么?”小芝麻依旧笑嘻嘻的。
  锦西不想扫了她的兴,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审美与芝麻不同就要求对方屈从于自己,幼时锦西想养狗,有一次从街上抱了流浪狗回来,母亲二话不说就把狗扔了,还有一次也是因为猫狗,母亲怕影响她学习成绩趁她不注意把她的狗送走了,那之后母女俩冷战了许久。
  锦西不禁想,就因为自己不喜欢而让小芝麻把娃娃送走,跟她母亲有什么区别?大人永远不知道自己随意的一句话或一个举动就能让孩子记一生。
  但,这实在太恐怖,锦西实在没法忍受半夜腿上缠着一丛丛头发,那种说母芯跏撬攵疾荒芟氲摹
  “娃娃太脏了,得洗洗才能抱着,乖,先放一边,明天妈妈给她做一张自己的床好吗?”
  小芝麻考虑很久,虽然不情愿,眼里含着泪却还是答应了,就这样,她把娃娃塞到了床底下。
  锦西深吸一口气,隐约觉得哪里不对。
  次日是周末,芝麻团子要跟老师学才艺,锦西早早回来陪他们,谁知她刚推开浴室门,却差点被吓得晕倒,开始她以为家人出事了,毕竟这满浴缸都是谁,给谁看了都会心跳加速,可细看她才发现,浴缸里睡得不过是那个娃娃,她头发披萨在水面上,半躺在浴缸里,浴缸的水都被染成红色,乍一看尤其诡异。
  锦西捂着心口,总觉得自己要被吓出心脏病。
  芝麻跑过来笑道:“妈妈!”
  锦西扶额,“芝麻,为什么把娃娃放入浴缸里?”
  芝麻一愣,理所当然道:“我要给她洗澡啊,妈妈不是嫌她脏吗?所以芝麻要给她洗头发洗身体,给她穿漂亮的衣服呢,不过我刚洗一半老师就来了,我只能去上课了。”
  小小年纪表达能力倒挺好,说话很有条理。
  锦西皱眉:“那一缸红水怎么回事?”
  “那是秦叔叔屋里找来的钢笔红水,我想给她擦腮红,嘿嘿,就像妈妈化妆一样,但我不小心把红水打翻了,就……”小芝麻忐忑地看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犯错了,毕竟锦西最不喜欢人家浪费的。
  她对对手指头,“妈妈对不起,我不该拿秦叔叔的红水。”
  锦西叹气道:“那不是重点,芝麻,妈妈跟你约定一下,你玩娃娃可以,但是妈妈并不喜欢这个娃娃,但是不要紧,这也是你的家,你有决定自己物品的权利,不用因为妈妈不喜欢就不玩,可你能不能不要把娃娃放在浴缸里或者床上?”
  小芝麻懵懂地想了很久,终于郑重点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