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第5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怎么行?
  当下廖海蓉对锦西更加热情,还把芝麻团子拉到一边,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内容无疑是你们想不想有新爸爸呀?想不想秦宴和锦西永远在一起?想不想以后有个小弟弟小妹妹?
  “秦叔叔和你妈妈只有结婚了,这个家才会更稳定,所以你们一定要催催他们,哪个小宝贝做得好,奶奶给买糖吃!”
  “可是奶奶,虽然我很喜欢秦叔叔,可有时候我也不希望秦叔叔跟我们抢妈妈。”
  “为什么?”
  小芝麻歪着头,“因为自从秦叔叔来了以后,妈妈经常跑去秦叔叔床上睡,以前都会搂着小芝麻的,现在小芝麻和哥哥这个小朋友一起睡,人家会孤独,会害怕的。”
  廖海蓉仿佛听到什么不得了的内容,咳了咳才说:“小孩子长大了就得学会自己睡觉,不能再要妈妈陪了哦。”
  “可是人家才四岁呀!”
  “四岁已经很大了,可以自己睡啦,不能霸占妈妈。”
  小芝麻不服气:“可是秦叔叔比我更大呀!”
  廖海蓉扶额,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还好团子摸着妹妹的刘海说:“好啦,奶奶的意思是秦叔叔要是和妈妈结婚了,我们就可以喊秦叔叔叫爸爸了,这样以后我们也是有爸爸的孩子了。”
  廖海蓉鼻子一酸,把俩孩子拉到怀里来,“好孩子,以后我们会变成一家人的。”
  吃饭间,秦宴吃到不错的菜,夹在锦西碗里。“味道不错。”
  锦西看他一眼,笑着吃了一口,不时点头。“手艺确实很好。”
  秦宴盯着她,眼里有温柔的笑意在流淌,连他都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吃到好吃的餐厅,以后总要带她去一次,去到喜欢的地方,下意识就行跟她分享那美景,人生中遇到顺心的不顺心的,总觉得有她在身边才舒服。
  是的,就是舒服二字,能相处得舒服,与他而言实属不易。
  廖海蓉把小俩口的互动看在眼里,越看越是责怪儿子不争气,以前她倒关注,现在仔细一瞧,可不是她那傻儿子更主动些?倒是人家锦西,端坐在那,一看就把握了主动权。
  廖海蓉当即笑问:
  “锦西啊,你跟秦宴在一起有一会了,明年年份好,我找人算了,适合你们结婚,不如就开春找个日子定下来吧?”
  锦西看向秦宴,说的一本正经。“伯母,我和秦宴大事都是他拿主意。”
  廖海蓉心说这话说的挺好听,能听秦宴的就怪了。
  但她还是看向秦宴。
  秦宴瞥她一眼,淡声道:“我找算命的算过,明年年份不好,不以结婚。”
  廖海蓉一滞,气得差点扔筷子。“你胡说!明年怎么就不好了?你找的那是什么大师?我看别是街边的骗子吧?”
  秦宴对答如流:
  “骗不骗不知道,既然明年不是个好年头,那这事从长计议吧。”
  他一味护着,就是廖海蓉眼瞎都看得出是锦西不想结,可她为什么不想结婚?年纪轻轻的姑娘总不能一辈子不走入婚姻殿堂吧?再说孩子也需要一个完整的家不是?
  锦西知道她想不开,饭后特地进了厨房和她一起忙活,廖海蓉支走了保姆,等只有她们俩人时,廖海蓉才开口:
  “孩子,你到底怎么想的?要我说趁现在孩子还小,早些结婚让他们喊秦宴叫爸爸,也好培养秦宴和孩子们的感情,否则年纪大了知道事了,知道秦宴不是他们的生父,这感情总归不一样的。”
  廖海蓉说的苦口婆心,锦西洗盘子的手顿了顿才道:“这事跟秦宴无关,左右是我觉得俩人要是能走到底,就是没有结婚证也无所谓,这年头事实婚姻那么多,比如您这一代人,没有结婚证也还是一家人,要是感情不好,拿了证又怎样?就不能分开了?就能盖章一辈子了?我看未必。”
  “可不拿证也行,你总要办婚礼的吧?”
  锦西又笑笑:“婚礼是办给别人看的,我和秦宴不在乎别人是否认同我们。”
  “那你这形式也不要,证书也不要的,你就不怕将来有变数?”廖海蓉站在她的角度想,总觉得女人在婚姻里是容易吃亏的那一方,女人跟男人不一样,男人五六十了还能娶个娇滴滴的小老婆生几个孩子,女人呢?过了四十岁想怀孕都难,如今锦西不看重形式,可没有这约束,将来要是有变数,她又有什么保障?
  廖海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锦西很认真地说:
  “伯母,结婚证书就是一张纸而已,感情好有这张纸是锦上添花,感情不好要这张纸又有何用呢?我和秦宴过的是日子,而不是形式。”
  廖海蓉说不过她,却总觉得可惜,她这辈人都传统,总觉得孩子办了酒席那才叫结婚,锦西说的这种形式她能理解,却还是接受不了,她也希望为儿子的婚礼张罗,看着婚礼办得喜庆热闹,接受亲友的祝福,大家在一起聚聚,共同见证这对新人,这才觉得是结了婚的。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理解不了父母的想法,不过这是你们的婚事,你们自己决定,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就行,别哪天想起来说当年连个酒席都没办,也没个穿个像样的喜服,年轻时候对什么都无所谓,老了就不是这样了。”
  锦西当然知道她是讲道理的人,可她心意已定,不会更改。
  廖海蓉也只能随她去了,只晚上睡觉时还唉声叹气总觉得不领证不办酒席,这事不圆满。
  倒是秦正涛暗落落翻开相册。
  秦家有一本老相册,里面都是秦家几代人的照片,还有不少秦正涛年轻时在军营的合照,秦正涛按照顺序翻到秦宴的照片,从相册里拿出来,看了许久。
  “你在看什么?”廖海蓉凑过去。
  “像!真像!这俩孩子,怎么看都像咱们老秦家人,就是和我哥家那边的几个孙子,也有几分相似。”
  “我早就说像,你还不信。”
  秦正涛沉默片刻,当即就给秦晋打了电话。
  …
  再去梅地亚,锦西没有和秦宴同坐一辆车,事实上他们在外面很少公开露面,秦宴派了公司的车送她,到了那,锦西的记忆瞬间便拉回到一年前,去年也是这般,她一个人独创梅地亚,拿下了央台标王称号,时隔一年,她早已不是那个存款只有几千万的小老板了,这一年她三处开花,房地产、娱乐公司、广告公司、毛线公司都赚了满钵,存款越来越多,又不停投入到新的生意里,有时候她总有种错觉,好像她手底下的公司都是她的奴隶,哪怕她每天什么事都不做,这些小奴隶都会为她赚钱,让她躺着都能收钱。
  “方总。”
  “方总来了?”
  “好久不见,方总。”
  好几个老总都是之前吃过饭的,锦西在单渝薇的提醒下一一和他们打招呼。
  “方总这次应该也是志在必得吧?我看了报纸,说五色鹿今年也会角逐标王。”
  锦西笑道:“来这里的人目的都一样,我的目标和陈总一样,都是希望能用最少的钱夺得标王称号,至于结果不是你我能控制的。”
  “确实如此,也不知道今年的标王会花落谁家。”
  今年的梅地亚坐满了人,和去年有明显差别,要说去年不少企业家都是来走过场的,对标王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那么今年,大部分企业家脸上都写满凝重,大家都知道标王的好处,也希望自己会是幸运的那个人,可谁都知道,标王可不是看运气,看的是口袋里的钱。
  锦西坐定后,下意识转头,却见秦宴坐在她侧面,俩人中间隔了五个位置。
  二人点头。
  其他人纷纷看过来。
  路迟在一旁笑得跟便秘似的。
  “方总。”秦宴挑眉。
  “秦总。”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俩人隔着五个人握手,很快又松开各自望着展台方向。
  一旁的路迟不禁啧啧摇头,这俩人真会演戏!这怎么就能把戏演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境地?也难怪人家都传他们面和心不和,就他们这故作客套的模样,一看就虚的很。
  任谁也猜不到,喜宴地产的秦宴和五色鹿的老总方锦西,根本就是一对。
  这玄幻的世界,谁也看不懂谁了。
  路迟忍不住感慨,当下主持人走上前,开始今天的竞标。
  竞标前要走个过场,回顾去年展望明年,锦西起身去了趟洗手间,谁知刚进去,一身红衣的牛露露便跟了进来。
  人有钱就是不一样,要说去年的牛露露打扮得略显俗气,那今年的她可以说庸俗的更为厉害了,这一身红色毛外套,走路时皮草上的毛一晃一晃的,乍一看就像一个扩大版的红色鸡毛掸子,加上妆容艳俗,眉毛过浓,让人以为她下一秒就要去夜场蹦迪。
  还有那一头爆炸头,简直爆炸的可以了。
  锦西实在无力形容。
  “哎呦!这谁啊!”牛露露双手环胸,红唇间溢出一声轻哼,语气尽是不屑,“这不是方总吗?怎么着?去年那么低的价格就中了标,今年还想再来?”
  “哪有,我去年只是碰巧,比不得你们冯总。”
  牛露露目光微寒,嘴上却还是笑。“你也就别谦虚了,要我说你也不错,你说你一个女人,年纪轻轻就能把企业做这么大,也够可以了,不过做人啊可别贪心,你这标王做完一次还想做第二次,世界上有这么好的事吗?”
  牛露露对她眨眨眼,状似熟稔,这开玩笑的语气却暴露她的势在必得。
  锦西搓着手,认真洗着,她盯着自己细长的手指,道:
  “那我就提前恭喜你了,冯总的生意做大了,给你的月租费也会高一些。”
  “方锦西你在侮辱我?”
  “侮辱?牛小姐,你知道侮辱俩字怎么写吗?”
  牛露露已经很不乐意,眼里的怒意就要溢出来,她盯着锦西看了很久,直到锦西离开才作罢,方锦西到底凭什么这么得意?不就是得了标王吗?今年冯江涛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昇阳口服液推向全国,他再也不可能输给方锦西,等他得了标王,方锦西哭都哭不出来,没有标王的光环衬托,五色鹿又能撑的了多久?
  牛露露忍不住讥笑,方锦西还敢瞧不起她?当她牛露露是傻的?她怎么可能安然于冯江涛给她的那点生活费?她之所以一直跟冯江涛出来,是因为她知道有钱没用,更重要的是得进入冯江涛的公司,冯江涛已经答应她让她进公司做副总,等她翻身了,她一定会让方锦西知道,踩着男人的肩膀上位,也可以站的比别人高。
  几乎是瞬间,竞标价格就从五千多万涨到了一个亿,央台竞标是由自己报价的,在不知道对方底价的情况下,报价可是们学问,去年托芝麻的福,锦西险胜冯江涛。
  她很想知道,今年的第一名到底会给出怎样的高价。
  现场气氛热烈,主持人大喊道:“东阳公司1亿1千万!”


第60章 
  冯江涛看向落座的方锦西; 心里的焦虑愈发旺了; 方锦西年轻知道把握时机,去年那么低的价格就把标王给拿下了,并且把五色鹿推到今天的地位,而他的年纪不小了,昇阳口服液今年业绩有所上升,世人都以为昇阳的发展如日中天,可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已经没有那么多机会了; 昇阳的资金链已经出现严重问题,照这样下去,昇阳定然也会步其他保健品的后尘; 他能做的就是拿出全部资金来赌一把。
  “1亿3千万!”某白酒企业亮出底牌。
  “1亿3千五百万!”
  “1亿四千万!”
  很快已经喊道1亿五千万了; 但锦西和冯江涛都还没有亮出底牌; 不时有老板看向他们这里,冯江涛的野心人尽皆知; 方锦西又是今年的热门选手,这二人要是斗起来,场面肯定很精彩。
  眼下方锦西还没有出价,冯江涛琢磨着她给出的价格,抬价这事; 一旦出价低了; 不时有人往上抬; 一千万两千万的加; 最后价格只会越加越高,倒不如加到顶峰,这样既不会有人跟,也不会被人压制,昇阳口服液占得上风。
  价格越加越高,直至超过2亿,冯江涛手心都是汗,后背一阵阵发冷,一旁的牛露露似乎在安慰着什么,可他一点也听不进去,在事业面前女人算个什么东西?哪能扰乱他一分一毫?他满脑子都是不断攀升的数字,尽是主持人不太真切的声音,最终他举起牌子。
  那边,主持人看到价格后,惊了片刻,才猛然回神,大喊一声:
  “3亿!昇阳口服液出价3亿!”
  现场一片哗然,去年才几千万,今年一下子攀升到3亿?比第二名直接超过近1一个亿!这个冯江涛是疯了?
  冯江涛回头注视着锦西,眼神无视压迫着她,似乎在等着她出价。
  不少老板都看过来,锦西环视一周,视线和秦宴对上。
  “方总,五色鹿的出价是多少?”
  锦西像是刚反应过来,“五色鹿?”
  “我没记错的话,五色鹿还没出价,怎么着?方总这是看不上我们?”
  锦西这才看向众人,刚想起来一般,“怎么?我没告诉大家?我的公司早就出过价了。”
  “什么?”冯江涛面色一变,他是怕锦西跟上才出的高价,如今锦西却告诉他自己出过价了,这怎么可能呢?他急着追问:“什么时候?我没见五色鹿出过!”
  锦西笑了:“哦,忘了告诉封总,此次我代表的不是五色鹿,而是我投资的广告公司嘉海广告,而嘉海是今天第一个报价的。”
  “嘉海?”冯江涛看向助理。
  牛露露脸色着急道:“我记得这个公司!出价3000万!”
  “三千万?五色鹿竟然没参加?”
  方锦西仅仅出价三千万,而他却因为顾及方锦西跟他抢,而给出三个亿的高价!这怎么会?根据他收到的线报,锦西对这次标王争夺非常积极,一早就联系广告公司准备,甚至和五色鹿的员工商讨出2。5亿以上的价格,这也是冯建涛为什么出价3个亿的原因!可现在,方锦西却说五色鹿自始至终就没参加过,她之所以来是为了什么嘉海广告!那什么嘉海广告竟然也是她的公司!
  冯江涛摊在椅子上,浑身乏力有种栽了的感觉。
  可属于他的庆典还未结束,那边主持人已经狂热喊道:“恭喜昇阳口服液成为明年标王!”
  所有人向冯江涛道喜,冯江涛很快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回神,笑着应对,是呢,这是属于他的加冕日,他还没坐上他的宝座,怎么能在这时蹲下?他决不能让大家看他的笑话,决不能让大家瞧见他的失落,这是天大的好日子,从今天起,昇阳口服液即将步入新纪元。
  可不知为何,他心里的失重感越来越严重,恍惚坠入一场大梦,醒来却不知何时是个头。
  结束后,锦西正要上车,却见冯江涛走过来。
  “方总。”
  锦西回头,阳光落在每个人的身上,让这人这景都彷如梦中。
  “恭喜冯总。”
  什么叫吃哑巴亏冯江涛这算是知道了,他和方锦西不算同行,甚至也没有利益纠葛,可牛露露经常在他耳边提起方锦西,俩人去年又因为争夺标王产生了摩擦,使得他不知不觉就把这个女人看成竞争对手,可如今他算是吃了哑巴亏,被方锦西阴了却有苦说不出。
  “方总真是厉害,把我坑的够惨啊!”冯江涛嘴角抽搐。
  锦西很认真地露出疑惑脸,“我好像跟冯总没有交集,何谈坑你?”
  一旁的牛露露急道:“方锦西,你之前一直对外散播消息说你要竞标,结果五色鹿竟然连参都没参加!”
  “那又如何?”锦西一哂,“我的玩笑话你也当真?”
  “你……”
  “行了!”冯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