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狱火登仙-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阿音没想到他随便一猜,还猜中了一半,心想若是朴钟真的知道了事情,保不定就连吃饭睡觉都要看着她。阿音不由得笑说:“你真是想多了。我只不过是偷偷练了两****灵力,才让掌门真君这样监视我的。晴这样的人物,我见了他逃还来不及呢。”

    朴钟吓得不轻,听阿音这么说,才松了口气,拍拍胸脯:“我就知道嘛,掌门真君交代的任务,应该不会太有难度的才是。”

    阿音只能暗自苦笑了一声。

    朴钟忽然又问:“阿音师妹,你不是不会法术吗?既然如此,那要用火属性灵力摘取乌鸦卵的那个步骤,你根本没有办法完成啊!又怎么能说一个人就可以完成整个任务呢?”

    阿音点了点头,合了玉简说道:“以前确实是没有办法,可是这本玉简里面可是说了,凭着阵法的功能,哪怕是只有水属性灵根的人,都可以放出具有火属性灵气的法力。甚至每一种灵气之间,都可以互相转化。”

    朴钟挠了挠脑袋:“阿音师妹,九长老赐的玉简这么深奥,我实在是不明白,你可以说的再简单点吗?”

    “简单点说就是,只要周围有任何灵力在,都可以通过阵法,转化为我需要的灵力。”

    朴钟一脸懵*,过不久也豁然开朗的样子:“哦,我知道了。就是说,一旦掌握了阵法的使用,以后在机木堂接任务时,可以想选什么属性的就选什么属性的了。”

    阿音莞尔,点了点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一连许多天,即是背书,又是跟朴钟去做门派的任务,阿音觉得时间过得很充实。而一转眼,在华草堂送饭的时候,痕忽然告诉阿音,端木清已经托人把擎天木送过来,可以治疗她经络问题的解药过几天就能调制好了。

    阿音楞了愣,只见痕从石室的架子上端出一个水晶做的瓶子。里面有一团粘稠的江湖,黑得发紫。

    阿音皱了皱眉头,这玩儿看着就倒胃口,慌忙确认了一句:“这真的是给我喝的?”

    痕点了点:“别看他难看,但是有用就行了。”

    阿音无奈的点了点头:“是啊。别说是长成这个样子了,就算是虫子,我也生吞活剥了下去。”

    痕摇了摇瓶子,又把它小心翼翼放起来:“它还在制作当中,还差一个步骤。我想,如果快的话,就可以敢在三天内完成了。”

    阿音听了,不由得一阵心潮澎湃。

    再过三天,自己就可以有和正常人一样的身体,来修炼灵力了。这三天内,换了谁谁都没法淡定了。

    阿音低着头,轻声呢喃道:“谢谢。”

    痕微微一笑:“可别这么说。若不是那天在天狱山脚你救了我,我还不能活到今天呢。”

    阿音有点儿自愧不如,想了想,说道:“如果我说,那时候其实我有把你拉给仇人去换赏金的心思呢?”

    痕楞了一愣,从地上跳起来:“什么?”

    “啊哈哈。”阿音笑道,“我是说,如果呢?”

    痕瞪了阿音一眼:“那我就……偷偷再加一味药……”

    阿音一愣。

    没想到痕说:“待我哪天洗澡的时候搓个泥,揉成一粒,悄悄投入解药之中……”

    阿音满脸黑线,狠狠瞪了他一眼。

    回到少咸峰,虽然一边有解药的事情勾着,但还是得加油背书啊。阿音瞅了瞅剩下的玉简,竟然还有一大半的东西没背。

    而眼看一个月的时间,早就过去一半多了。

    看的正火热呢,朴钟直接闯了进来。阿音抬了抬头瞧他,也见怪不怪了。

    朴钟急急忙忙说:“阿音,你知道不知道,门外弟子的考核就在一个月之后,每个人都有份去呢。听说排名前一百位的就可以直接升级到门内弟子呢。”

    阿音打量了一下朴钟,看他这样儿,好像很渴望能再升个级的样子,便问:“那你是决定突破筑基了?”

 第五十七章 迷之反应

    (全本小说网,HTTPS://。)

    朴钟叹了口气,坐下来道:“哎,我也正为这个苦恼呢。”

    阿音想了想,一转念:“朴钟师兄,其实我倒有个主意,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一下我的建议。”

    朴钟眼前一亮。对于阿音,他本来倒是小看了,但一想到连乌鸦d那种地方都带他去过,似乎她身上的潜力还有不小,一定比他一个人苦苦的去比赛要强:“阿音师妹,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想,既然考核就在一个星期之后,那么你抢在这个时候去突破筑基,还得有稳定根基的时间,恐怕不怎么适合去跟人比试。如果能够趁这一个月抓紧专精一门法术,或许还可以一试。”

    朴钟有点为难的地头:“可是我本身的体质就是金火灵根,似乎并没有什么法术可以适合我用的。”

    阿音因为这些天一直在读阵法书,对五行之间的相生相克的领悟也不少。

    虽然灵根是分属性的,属性越纯正越好,所以从好到差依次有天灵根,双灵根,三灵根,四灵根,五灵根的排列。但是在双属性灵根里,也有高下之分。两种属性相生的最好,相克的最差。

    而朴钟很不幸抽到了两种相克的灵根。

    阿音正默默叹气呢,忽然听肩膀上的咕咕用难听的嗓音问:“那么你的两种灵根里,又有那种更加纯正呢?”

    朴钟一愣,就连阿音也一愣。

    谁都没想到咕咕这时候c一脚。

    朴钟想了想,不管咕咕有用没用,自然也回道:“我的火灵根更好,只是因为有金灵根的影响,所以放出的法术总是威力减半。”

    咕咕从阿音肩膀上飞了出去,站到屋外,一脸自信爆棚的样子,用两只翅膀c着腰道:“啊,你的法术,使出来给我看看吧?”

    阿音也是疑惑了,咕咕怎么有这样心情,给朴钟指点法术呢?

    一转念,既然咕咕有这个心情,况且又是天生的变异火乌鸦,对火属性的法术的领悟应该比起朴钟强上好几个等级,用来指点一下朴钟,应该也可以堪当大任的。

    阿音悄悄放下了玉简,倒是对门外的一人一鸟感兴趣起来,静静旁观着。

    只见朴钟在外面放了一个火墙术,咕咕在一边狂叫:“啊!啊!不是这样,不是这样!”

    朴钟愣住,扭头瞧着咕咕。

    只见咕咕“咳咳”两声,鸟嘴一张,吐出一大片的火苗,也凝聚成了和朴钟一样的法术。只是不同的是,咕咕那一片火,显然放得更猛,也更灼热一些。比起朴钟那闪了闪就熄灭的小火苗,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

    阿音光坐在房里,也感觉到了熊熊火苗铺面而来的暖流。看着咕咕学人的法术,阿音倒也是吃了一惊。本以为咕咕只是一只超级自恋的乌鸦,可是现在看来倒真的有几分本事。

    朴钟看得呆住,半晌叹了叹气:“哎,我不是灵兽啊,我可是人,比起你那变异火灵根来,那还是差太多了。”

    咕咕却说:“只是你没有掌握的火系法术的精髓啊。”

    朴钟一愣,问道:“那么……精髓是什么?”

    咕咕歪着脑袋,翅膀拖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忽然飞去空中,也不知道从哪里衔来一根绳子,丢在朴钟的面前:“这个给你。啥时候你能用一个法术就把绳子烧得干干净净,啥时候就领悟到了。”

    说完,一副傲娇的样子,扭起脖子,用两条小短腿就走到了阿音身边。

    阿音宛然一笑,瞅了瞅在一边望着绳子发呆的朴钟,埋头下来继续看书。

    这几天里,朴钟倒是********地开始练习,也没什么时间来监督自己了。

    不多久,阿音就接到了痕那边的消息,说是她的解药已经完全做好了。

    阿音来到痕的石室,盘膝坐在石桌对面。

    痕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储物箱。从箱子里面端出的依旧是那个透明的水晶瓶。

    只是里面的药和前些日子看到的大不一样了。或者换句话说,看上去简直更难以下咽了。而且当痕一拿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同时误上了鼻子……

    有一种臭豆腐的味道,简直是太难闻了。

    而瓶子里,完全是漆黑一片。看上去,活像塞着整整的一坨加了水的煤。

    阿音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痕大义凛然地把水晶瓶递给了阿音,手一挥,道了一句:“请!”

    阿音捏鼻子确认了一句:“你可没加什么其他的材料吧?比如说……搓下来的泥之类的?”

    痕坚决地摇了摇头:“作为一个医修,这点道德,我还是有的。”

    阿音也相信痕。开玩笑归开玩笑,对于痕的药,她还是很放心的。

    打量了片刻里面的一坨黑乎乎的东西,阿音心想,长痛不如短痛。

    索性一仰脑袋,一股脑儿就灌了下去,连舌头都没经过,也省得尝出那究竟是什么味儿的。

    阿音把差不多一干二净了的水晶瓶,交给了痕。一边赶紧的捂着喉咙说:“快给我水。”

    痕二话不说,弹指一挥,顿时原来的水晶瓶里一下变出了一杯清澈的水。

    阿音连续一口气喝了一大瓶,又问痕要。连续三四杯下肚,终于觉得刚才的东西全下干净了。

    阿音放开鼻子,说:“这个药,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吃第二次了……”

    痕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这倒是。想起我清哥哥还从万年棺木上拿到的擎天木……应该也不会美味到哪里去……”

    话音刚落,阿音又有了想要作呕的感觉。

    何止是美味,不反胃就谢天谢地了。

    痕赶紧让阿音转移视线,毕竟这药还是他辛辛苦苦调配的,真的吐出来就不大好了,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阿音静了静,不说话坐了一会儿:“似乎……还没有什么特别感觉啊?是不是还没有起效?”

    痕皱了皱眉头:“应该不会啊。这药应该是喝下去就有效果的。”

    阿音又感觉了一下,忽然脸色一变,捂住肚子,冲了出去……

 第五十八章 梦境感应

    (全本小说网,HTTPS://。)

    回来之时,阿音倒是累了一身虚汗。

    痕犹豫半天,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阿音瞅了瞅他,摇摇手,虚脱的说:“没事。现在比刚才好受些了。”

    痕呢喃了一句:“不应该呀,照理说这药应该马上起效的。怎么会没用呢?”

    阿音也奇怪呢,正想是不是她中毒太深了,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不管了,反正喝都喝了。”阿音说,“也许我真的天赋异禀,这些药对我来说也跟没喝了一样。”

    痕无奈的耸了耸肩,却仍旧抱着点希望:“那就再过一阵子,再看看反应吧。”

    这一天,朴钟倒也没有再来监督她,反而在院子外面埋头练习咕咕教给他的法术。

    到了晚上,阿音睡在踏上的时候,朦朦胧胧地察觉,自己眼前忽然换了一个景象。但是跟上一次掌门真君差点要摄取她记忆的时候出奇的相似,自己也梦见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而且就是同一个人——晴。

    阿音看到自己变身成为晴的样子,只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一个漆黑y冷的地方。前面一条长长的走道,面对面排列着许多道牢门。打量了一眼,这个地方看来隐约是可以囚禁人的,但一定不是天狱的样子。

    垂下视线,阿音又看到了地上隐约是一个五边形的法阵,此刻还泛着五颜六色的灵光,仿佛彩虹的光泽。

    阿音心脏一抽,不由得记起来,这个就是自己在御火堂的地下室看到的,洛妍原本打算用来封印自己y灵力的法阵。

    阿音一颗心悬在了嗓子眼里。她一下子就确定了,这个地方就是狱法堂——换句话说,就是晴此时此刻关押之处。

    她惊出了一声冷汗,不由得眼一睁,醒了过来。

    四面依旧是一片漆黑,似乎只是后半夜,天还没亮的样子。

    可是阿音心中一阵后怕。

    她两次梦见了晴,一次是在记忆差点被摄取的时候,这一次又是在喝完能够让她经络疏通的药之后。这两次的梦境,代表着什么呢?

    而且蹊跷的是,她两次梦见的晴,都是此时此刻的情状。

    换句话说,她可以看到现在晴在什么地方,在做些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她和晴竟然有如此强烈的心灵感应。

    阿音一转念,想到一个连自己都不由得起j皮疙瘩的想法:如果他们真的是能互相感应,那么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晴是不是也一样能够知道?

    阿音吓了一大跳,心情忽然沉重起来。

    忽然又一转念,既然自己不是想看就看,而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那么晴大约也是相同的吧。

    阿音这才松了口气。不然一想到一整天都活在别人的监视下,简直令人发指。

    阿音换了个姿势躺下,却发现这个梦境一过,自己竟然怎么睡都睡不着了。

    一到天亮,阿音就飞快冲去华草堂找痕。

    “痕,我又有一件事情要请教你了。”阿音一边摆着碗筷,一边说。

    痕高兴的猜着:“莫非是你昨天的药起了什么功效?”

    阿音忙的摇摇头:“不是。”一转念,又补充道,“但可能跟这个有点儿关系。”

    “那我可就猜不到了,你就直说吧。”

    阿音瞅了瞅痕,做了个深呼吸,慢条斯理的说:“我想问你,在什么情况下,人和人之间会有一些独特的心灵感应?”

    痕愣了一愣,猜想一定是阿音喝下解药后发生了什么,便迫不及待问:“是不是你昨天见到了什么?”

    阿音思索了一下,也救没打算瞒着痕,直话直说:“其实在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我困在了狱法堂。而奇怪的是,明明困在那边的相同的人是晴。但我却变成了晴。”

    痕皱了皱眉头:“听起来只是一个很正常的梦啊。”

    阿音却觉得没那么简单,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这是我第二次梦见我成了他,又是这么特殊的时刻,所以总觉得很在意。”

    痕思索良久,点了点头:“那我来帮你查查。”顺手从隔壁的书架上翻出来了好多书。有一目十行的功夫,痕很快就找到了答案:“你瞧瞧这个。”

    阿音低眼一看,只见上面写着:能够使人感觉到心灵相通的几种可能。

    第一,法术。

    第二,双生。

    阿音一愣。

    她一转想到了法术上。可是有什么法术可以导致心灵感应的,她倒是没有在灵隐秘记上看到过。

    仔细看条文后面,对这一项也缺少记载。只是有一行小字解释:可以达到心灵感应的法术太多,故此不一一记载。

    阿音简直要骂娘!

    挪过目光,她又打量了一下后面那个“双生。”

    阿音不由得摇了摇头:“双生?”心里面越想,也越觉得不可思议。

    痕却慢慢道来:“如果说你确定不是法术的话,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你俩是双胞胎。”

    阿音摇了摇头,觉得从来没有遇上过那么荒谬的事情。

    “怎么可能!”阿音大喊道,“我跟他的年纪,差了整整十六岁吧!”

    痕也点点头:“那么也对……不过还有一种可能……”

    阿音一愣:“啊?”

    痕想了想说:“会不会是你死了之后,又复活的……”

    阿音想了想,虽然觉得有这个可能,可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