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狱火登仙-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阿音不得不带上了手套,来掩盖她的异样。

    痕把阿音叫去了华草堂,看到她的手套,也就明白了一切。

    痕拿出一个瓶子,递给阿音道:“这是我为你调制的药丸。但是有没有效,还得你亲自试过之后才知道。”

    阿音接过瓶子,不再迟疑,从里面倒出一粒白色小药丸,就一仰头吞了下去。

    痕望向阿音道:“因为病症的起因有很多种。我也只能尽我所能。但是有些情况,毕竟还是无法控制的……”

    阿音点了点头。

    痕叹了口气道:“我的药,你先吃几天看看。如果实在不行……我想,最好还是告诉九长老吧。”

    “也只能这样。”阿音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会,问痕道,“我真的不能修炼法术吗?”

    痕带着一点异样的眼光,打量阿音:“你真的不想等病症控制了之后,才做其他打算?”

    阿音低着头:“我想,时间来不及吧。”

    痕点点头:“我理解。”

    阿音心中一暖。

    一句我理解,似乎胜过了其他千言万语。

    “但我只是建议你,不要修行为佳……”痕想了想,“决定权,在你。”

    阿音点了点头。

    她轻轻呢喃了一句:“谢谢。”

    阿音在御火堂打坐冥想,最终决定,还是按照洛妍给她的玉简练下去。

    至于晴的卷轴,她暂时弃之不用。

    而阿音也逐渐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的经络吸取灵力的速度,似乎也在逐渐变快。

    一个月前,她修炼一个法术,至少需要二十多天才能勉强成形。而现在,似乎每一个法术只需要她花三天的时间,就能完全领悟。

    当阿音又一次脱下手套的时候,她足足楞了十多秒。

    只见原本只是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y影,此时竟然扩张了两倍,几乎把她的整个手,完全吞没了。

    就剩下手心的一点点区域,还没有被掩盖。就算是整个指甲,也都变成了黑色。

    甚至,在手背的地方,还长出了一些鳞片模样的东西,摸上去竟然是发硬的,一点都不像皮肤的质感。

    阿音知道痕的药最终没有生效。

    所有的希望都不管用的时候,能做的只有一样。

    阿音叹了口气,最终决定将事实告诉洛妍。

    她知道,那是唯一可以帮助她的人了。

    她缓步慢行到了洛妍面前,慢慢的将自己的手套脱下。

    洛妍望见了阿音,注意到她的异样,只是淡淡的目光打量着她。很快,她发现了阿音的病症。

    整整一大片的枭神的皮毛,已然初露端倪。

    洛妍一呆。

    她不知道竟然会这样。

    阿音体内的枭神之力封印,原本是聚齐了灵隐派七个长老,付出了三天三夜的努力,才终于封印起来的。

    但,晴确实很厉害,厉害得超出了她的想象。

    他竟然有办法破开七位长老共同设置的封印。

    像阿音的这种情况,可见封印只是破了一小个d。不过,力量正在逐渐溢出,寄居在阿音的身上,要是封印全部都破开,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洛妍呆了呆。

    阿音望见洛妍的神情。她第一次见到这个一直淡定的人,脸上露出如此惊讶的神情。

    阿音低着头,问道:“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吗?”

    洛妍犹豫了一会,说:“容我想想。”

    阿音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她相信洛妍能有办法的。

    洛妍一个人在屋子里静思。

    情不自禁,回想起了十一年前的事情。

    她以为自己做了万全的准备,足以令枭神之力不再现于世。

    她救下了一个生命,也用药摧毁了她的经络。

    可是世事难料。

    晴竟然也知道了阿音的存在,并且成功解开了封印。

    现在,知道这个秘密的,除了她,应该还有晴。

    但晴一定不会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因为他一定要利用阿音。

    所以阿音的处境,暂时还是安全的。

 第七十四章 魂魄容器

    (全本小说网,HTTPS://。)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走到窗前。

    做出这个决定,很困难。但不得不这么做。

    她把阿音叫来,祭出飞剑,来到了天狱的第二层。

    塔中是晦暗的。空气透着潮湿冰冷。

    阿音低头一看,只见这里比第一层更加凌乱。

    无数的铁链从四面八方伸展而来,却只是为了中央的一张孤零零的卷轴。

    卷轴看起来很沉,也很旧,覆盖着整整一层的蜘蛛网,起码有几年没有人翻动过了。

    阿音知道,这绝对不是一张普通的卷轴。

    她能够感知到,里面蕴藏着巨大的,不安分的y灵力。

    但现在,它们在沉睡。

    洛妍慢条斯理的说道:“灵隐派之所以成为灵武国第一大宗门,不单单是因为看守天狱的职责,还因为灵隐派掌握了许多封印的不传之秘。”

    阿音记得,她在灵隐秘记里读到过:“如同这本卷轴一般?”

    洛妍点了点头:“不止于此。对灵隐派的封印秘术来说,许多东西,都可以成为承载庞大力量的容器。比如说,小到一根针,大到这整个山脉。”

    阿音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除了死物之外,能成为容器的,还有活物……”洛妍说着,望向阿音,目光里带着一丝异样的神色。

    阿音一呆,从未见过洛妍这样看着自己。

    她感觉到了洛妍的目光,别有意味。

    阿音电念一闪,想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可能。

    她不自禁伸出手,摸了摸左手的手套。

    手套下面是一片遮盖起来的黑色鳞片。

    这个动作落在洛妍眼中,立刻明白了阿音想到什么。

    洛妍郑重的向她点了点头,意思很明显。

    你心里猜想的东西,是对的。

    阿音心头一紧。可是表面上,她依旧很平静。

    她望向洛妍:“不管真相是什么,我都能接受。”

    洛妍心想,是时候应该将真相告诉她了。

    洛妍道:“没错,你就是一个容器……”

    “一个活的容器。”

    阿音垂着目光,似乎定定的看着某一个地方。可是眼睛的深处,却有一丝细小的波澜。

    “封印在你体内的,是枭神之力。”

    天狱里,一下子寂静下来。

    这句话仿佛在阿音脑海中,回荡了很久。

    阿音定定出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抬起头来,望向洛妍,声音竟然出奇的平静:“可,我还是有一些疑惑。”

    洛妍望向阿音,眼神里带着一点诧异。

    她点了点头,示意阿音直说。

    “根据四国史记载,晴在十一年前,放出枭神之力,之后被囚于天狱。而我,恰好是天火灵根。也恰好,跟晴有一些奇怪的心灵相通之处。”

    洛妍思索一会,道:”这个问题并不难解释。“她望向阿音,”十一年前,当你被选为容器的时候,你其实是死去的。因为有了晴的一缕魂魄,加上枭神之力,你才可以死而复生。”

    阿音眼中露出一丝吃惊。

    哪怕是听到自己原本是容器,哪怕封印在她身上的是枭神之力,都没有让她这么吃惊。

    阿音确认的问道:“那个时候,我已经死了?”

    “没错。”洛妍点点头。

    阿音心一紧,追问道:“那么,我到底是谁?”

    洛妍看着阿音,目光一黯。

    她摇了摇头:“当年,我只是奉命将你从凤阳国一位宫女的手里接过来,作为封印的容器。因为事情紧急,对于你的来源,我并不知情,也没有过问。”

    阿音心一沉。

    只是一句的线索,却能够说明很多事情。

    她是凤阳国的宫女送出来,交给洛妍的。

    必然跟凤阳国的皇室,脱不了关系。

    阿音又问:“那名宫女是谁?”

    洛妍摇了摇头:“我并不知道。”

    到此为止,线索又断了。

    阿音低着头,沉默地叹了口气。

    忽然,一转念,她隐约想起了什么。

    能作为容器的她,为什么,还活着?

    阿音一愣,带着一丝震惊的目光,望了洛妍一眼:“灵隐秘记上说。宗门,绝对不容许这样的容器,活于世间。可是,我又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洛妍点了点头,语气严肃:“当时,我确实接到命令,要杀了你。”

    阿音颤了颤,问:“那后来,为什么没有杀我?”

    “毕竟,那是一条生命。”洛妍道,“尽管是容器,也已经死了,但当你再次活过来,我还是没忍心杀了你。”

    阿音深吸一口气。

    她能活到现在,多亏了洛妍的一念之仁。

    却没想到,眼前的师父,十一年前竟然是她的救命恩人。

    是巧合?还是天意?

    洛妍继续往下说:“但是,我同时也知道,如果你真的长大成人,开始修行的话,你体内的枭神之力,也会渐渐苏醒。”

    阿音一下子明白了。

    为什么自己一直经络堵塞,不能学习法术。

    为什么有人从她出生的时候,就给她下了摧毁经络的药。

    原来是洛妍。

    是救了她,也是毁了她的人,

    救她,是因为好生之德。而毁了她,也是因为好生之德。

    为了保她……不,保整个九州的平安。

    阿音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的那只手。

    上面的黑色,已经覆盖到了手腕的位置。

    “可是……”阿音顿了顿,“最终还是这样了。”

    洛妍望向阿音:“如果真的有一天,这种力量真正觉醒的话……不止是你,还有我,连同整个九州,都会有危险。”她犹豫了一下,道,“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继续修炼下去了。”

    阿音一愣。

    一瞬念间,她想起了姐姐。

    她下意识的抗拒这个命令,问道:“如果不呢?”

    洛妍想了想:“就像我很久以前说过的那样,你会在天狱里囚禁一生。而我,也许会被灵隐派处死。”

    良久的缄默。

    洛妍问道:“你知道了这些,有没有恨我?”

    阿音心想,恨?也许从一开始,这种感觉就不是恨。更像是习惯到了麻木。

    就像本来就没有尝过失去的滋味,那就没有什么可惜的。

    她早就习惯了不正常的自己。也许更多的,是羡慕那些正常的人,而不是怨恨什么。

    阿音摇了摇头。

    洛妍道:“我会尽量想办法,稳住你体内的枭神之力。至少,也让它迟一点发作。”

 第七十五章 所寻之物

    (全本小说网,HTTPS://。)

    之后,礁明峰上传来消息,洛妍宣称阿音在闭关。

    谁都没有再见过阿音,就连痕都是。

    御火堂,一间空旷灰暗的地下室里。

    四周的石壁上,悬挂着许多奇形怪状的符文,散发着奇异的五光十色。

    与其说这是一间地下室,不如说这是一座建在地底的法阵。

    阿音在阵法中央一片空地上打坐。五光十色的灵光从地面上升腾起来。

    但她不是在地上坐着,或者是蒲团上,而是悬在空中打坐。

    而手背上,那一片黑色和昨天一样,丝毫都没有变大或者变小的症状。

    也许没有变化,对阿音来说就是最好的变化。

    一阵脚步声过来,洛妍将一块紫色灵晶置入石板中央。

    灵光大盛。阿音所坐的位置,地上出现了一圈暗淡的光柱。

    光柱越来越亮,渐渐遮盖了阿音,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里面。

    地面忽然开始颤抖。洛妍皱了皱眉头。

    枭神之力如此强大。就连封印它的一小部分力量,都要冒着极大的危险。

    阿音本来安详的盘膝而坐,但这一阵颤抖带来的,却让她脸色一变,眉头紧蹙。

    洛妍见状,心念一动。她将自己的灵力注入石板中,帮助阵法加强控制。

    良久,地面逐渐安静下来。

    一切似乎归于宁静。

    阿音忽然从浮起的空中落地,整个身体都似乎时失去了力量一般,躺到在地上。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仍旧身处于阵法的中央。

    她下意识的望向左手。

    黑色的鳞片,不知何时已经消退了,阿音惊讶的微睁大眼。

    她悬着心,将手翻来覆去打量了整整一圈。确认没有一片皮肤再是黑色的了,深深呼出一口气。仿佛压在心口的巨石,一下子消失了。

    她慢慢站起来,试着放一个普通的水属性法术。

    微动手指,然而指尖给她的反应,让她吃了一惊。

    就算在自己刚打通经络的时候,她也可以凝成小水滴的。然而现在……什么都没有。

    经络给她的回应,是空空荡荡的。就像是一条干枯的河流,里面没有一滴水。

    阿音皱了皱眉头,心中不由想到,难道这个法阵不止封锁了枭神之力,就连她体内的灵力流动,也一并封印了?

    她想起即将要到来的和段凌的比试,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

    不行,不能这样。

    正在她为比赛的问题而发愁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洛妍走了进来。

    阿音睁大眼,望向洛妍,满是询问的目光。

    洛妍当然对阿音的疑惑心知肚明。

    她语气淡淡的说到:“这是唯一的办法。”

    没有其他的选择。

    除非让枭神之力吞噬她全部的意志。

    阿音虽然不想,却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她努力令自己冷静下来。

    她目光低垂,向洛妍微微一点头。

    然而,接下来的日子,她无时无刻不在发愁。

    比赛怎么办呢?

    阿音灰心丧气时,忽然想起来痕曾经要给她的一堆符箓。

    阿音问自己,真的要靠符箓堆一场胜利?虽然不是不可能。而且以痕的身家来看,胜率还比她自己上场更高。

    但,阿音更想靠自己的实力,光明正大的赢上一场。

    距离比赛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

    当灵隐派的单狐峰上,下了第一场雪,第一支远道而来的宗门终于抵达。

    来自凤阳国的宗门,赤羽派。

    凤阳国自从十一年前皇室出了晴那么一档子事儿,最近数年一直在休养生息。也因为那一劫,本来门可罗雀的宗门一下子只剩寥寥数人,所以收徒就收的特别迅猛,只要是个资质差不多的,都当作青苗养起来。可以见到除了最老的老家伙们,就是修为尚浅的年轻人。

    从凤阳国来的人,显然很不习惯灵武国的天气。凤阳国地处最南,而灵武国却处于最北。单狐峰由于法术的保护,没有万里雪飘的景象。可是在四周连绵起伏的山巅上,那可是白雪皑皑,终年积雪不化。

    “灵武国真冷。”

    “是真的冷,寒风刺骨啊。”

    为了表达灵隐派对远方来客的尊重,这一次接待的,基本都是有些身份的执事弟子,和几位长老的亲传弟子。阿音作为洛妍的亲传弟子,自然也算在内。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人,在众多弟子之间,格外与赤羽派的人走得近。

    掌门真君亲传,南宫粤。

    身为凤阳国皇室的旁支,虽然没有遗传到天火灵根,但他修的法术,却是一大部分是凤阳国的传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