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狱火登仙-第4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灵隐派弟子们顿时安静下来。

    阿音和痕对了一个眼色。

    痕笑了笑,对阿音说:“我很期待。”

    此时有千言万语想说的,也敌不过这简简单单的一句。

    阿音笑着点了点头:“我也是。”

    又一道弧光闪过,裁判的手掌里,却发生了一桩异事。

    两张签条拼合不起来。

 第九十章 签条的选择

    (全本小说网,HTTPS://。)

    大家吃惊的看着签条,都觉得有些蹊跷。

    这两张签条之间,有什么特殊的力量,在分开他们。

    裁判愣了愣,对照着规则又确定了一遍,并没有什么违反的地方。

    裁判逐渐有点控场不住了。关键时刻啊,这究竟是怎么了?

    这时候,一个声音在下面提醒道。

    “我想你要是先看看第三对签条,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

    提醒的人,立刻吸引了全场的注意。

    大家扭头一看,只见轻描淡写说着的人,正是潇奕。

    裁判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刻翻开第三对签条看。

    “赤羽派离长老门下潇奕,对阵灵隐派掌门真君弟子归海雪松。”

    话音刚落,明白的人惊呼一声,立刻明白了,不明白的人还在张望。

    原来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

    这是循环赛,规则中,在以前的场次中遇到的对手,则不可以再遇上。

    晴和归海雪松已经比试过一场,所以这次的签条无法奏效。

    而在比赛中,取得五胜的人已经有一对已经拼合成功。

    剩下的人,就是阿音,痕,潇奕和归海雪松四个。

    这四个人之中,潇奕分别对痕和归海雪松,都胜出了一场。所以剩下的人选,只有一个。

    “所以……由于规则限制,这一次的比赛顺序应该更改为……”

    在一道弧光之中,痕和归海雪松的签条拼合在了一起,与此同时,阿音和潇奕的签条,也自动拼合在了一起。

    很显然,这是签条自动选择的结果。

    “第七轮比赛第二场,灵隐派掌门真君弟子痕,对阵灵隐派掌门真君弟子归海雪松。”

    “第七轮比赛第三场,赤羽派离长老门下弟子潇奕,对阵灵隐派九长老弟子阿音。”

    洛妍,痕和阿音三人,不约而同地呆看着签条,各有所思。

    由于是最后一轮,为了避免大家看了前七的排位,就散场不看了,所以故意把比赛顺序颠倒过来,由分数最低的最先开始。

    夕阳彻底沉下去,仓青的天空中,一轮皓月升起。

    前面是枯燥而冗长的比试。直到四胜之间的比赛开始,这才稍微好看一些。

    温玉君、南宫粤和乾浩等人,都十拿九稳的赢得了第七轮比试的胜利,稳稳的进了前十五名。

    夜幕降临,决定二到七名的第一场比赛终于开始了。

    第一场儒风派的梵香和端木宣的比试,倒也没有什么大的悬念。

    在台上表演了约一盏茶的时间,直到端木宣轻松的放出最后一招冰河术。当冰天雪地崩塌的时候,结界自动将梵香传送出来,宣布比赛结束。

    “第七轮第一场比赛,儒风派茗光真君弟子端木宣获胜。”

    由于是谢幕赛,打完之后,大家开始鼓掌。

    第二场,是掌门真君两个弟子之间的内斗。

    尽管这是一场决定排名的比试,然而毕竟两个人还是同门师兄弟,师承同一个人,所以赢或者输,都对门派的荣誉无关,成为了一场表演赛。

    同门师兄弟之间,大家都互相了解,就跟平时的切磋似的。归海雪松和痕的对局,竟然比其他的战斗更加精彩。两个人都是用了真正的实力对打,毫无保留。

    一眨眼之间,归海雪松的剑雨刺到痕面门,却没有再下落一寸。

    痕笑了笑,一拱手道:“我认输。”

    归海雪松也笑道:“痕师弟也相当了不起。”

    同门之间对决的好处,是赢也赢得相当干净利落。

    一眨眼,就到了第七轮二到七名之间唯一一场门派之间的比试,晴和阿音的。

    在两个人上了台之后,下面的四国长老们竟然开始忙碌起来。

    忙碌的不是别的,而是计算排名。

    四国大试的排名,取用的方法也很看运气。

    由于二三四名同样的胜利六场,所以累积下来胜场相同,但并不以加试来排,而是用的计算小分的规则。

    换句话说,谁赢的对手胜场越多,谁的名次就排在前面。

    几乎每派的长老面前都放着一张卷轴。上面写满了各种数字和加法。

    潇奕胜利的对手,归海雪松和痕一个是六胜,一个是五胜,再加上他前面胜利的,大部分都是胜场在四五场的选手,毫无疑问只要他拿下和阿音的比赛,第二名绝对就是他。

    归海雪松和端木宣的小分,到目前为止竟然出奇的一致。

    至于五六七名,痕的小分比梵香的高出整整一截。

    粗略计算阿音的,就算她这一场输掉,由于战胜的人,一个是灵隐派的温玉君,还有七杀派的乾浩,所以也跟痕差不了多少。

    所以,基本上说来,梵香第七的位置已经是没什么可动摇的了。

    唯一的变数,就是这一场,阿音和潇奕的对决。

    一道透明结界,将晴和阿音与众人隔开。

    深沉的暮色下,高悬着一轮清亮的皓月。天色渐黑,星光显露。

    这是在灵隐派,单狐峰。一个灵武国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一片片薄而透明的烟云,飞速的从低空漂流而过。

    月色从云中透过来,随着飞云流动而忽明忽暗。

    偌大的擂台上,只有两人面对着面。

    良久,两个人只是静静地站着,就连一招都没有出。

    阿音望向晴,若有所思的说:“想来你处心积虑,就是为了现在吧。”

    晴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嘴角。他一弹指。顿时在结界四周升起了一道土色的帘幕。

    场下所有的观众都大吃了一惊。

    “这是什么法术?”

    良久,大家才发现,根本不是什么法术,这是一道隔音的屏障。

    因为灵隐派的结界法阵,外人没有办法干涉里面的人到底做些什么,也没有办法用神识穿透那道结界,所以除非结界自动传送一个人出来,否则谁也没有办法打破屏障。

    大家自然也就只能看着里面的两个人在说话,却听不到里面在说什么。

    这着实令人有些心痒。

    晴勾了勾嘴角,望向阿音,迈开步子,向她走近。

    阿音虽然感觉一道无形的威压迎面而来,却没有后退半步。

    她望向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但眼神里却有一点没法掩饰的惊慌。

    要她完全对未知不害怕,她还做不到。

 第九十章 签条的选择

    (全本小说网,HTTPS://。)

    大家吃惊的看着签条,都觉得有些蹊跷。

    这两张签条之间,有什么特殊的力量,在分开他们。

    裁判愣了愣,对照着规则又确定了一遍,并没有什么违反的地方。

    裁判逐渐有点控场不住了。关键时刻啊,这究竟是怎么了?

    这时候,一个声音在下面提醒道。

    “我想你要是先看看第三对签条,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

    提醒的人,立刻吸引了全场的注意。

    大家扭头一看,只见轻描淡写说着的人,正是潇奕。

    裁判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刻翻开第三对签条看。

    “赤羽派离长老门下潇奕,对阵灵隐派掌门真君弟子归海雪松。”

    话音刚落,明白的人惊呼一声,立刻明白了,不明白的人还在张望。

    原来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

    这是循环赛,规则中,在以前的场次中遇到的对手,则不可以再遇上。

    晴和归海雪松已经比试过一场,所以这次的签条无法奏效。

    而在比赛中,取得五胜的人已经有一对已经拼合成功。

    剩下的人,就是阿音,痕,潇奕和归海雪松四个。

    这四个人之中,潇奕分别对痕和归海雪松,都胜出了一场。所以剩下的人选,只有一个。

    “所以……由于规则限制,这一次的比赛顺序应该更改为……”

    在一道弧光之中,痕和归海雪松的签条拼合在了一起,与此同时,阿音和潇奕的签条,也自动拼合在了一起。

    很显然,这是签条自动选择的结果。

    “第七轮比赛第二场,灵隐派掌门真君弟子痕,对阵灵隐派掌门真君弟子归海雪松。”

    “第七轮比赛第三场,赤羽派离长老门下弟子潇奕,对阵灵隐派九长老弟子阿音。”

    洛妍,痕和阿音三人,不约而同地呆看着签条,各有所思。

    由于是最后一轮,为了避免大家看了前七的排位,就散场不看了,所以故意把比赛顺序颠倒过来,由分数最低的最先开始。

    夕阳彻底沉下去,仓青的天空中,一轮皓月升起。

    前面是枯燥而冗长的比试。直到四胜之间的比赛开始,这才稍微好看一些。

    温玉君、南宫粤和乾浩等人,都十拿九稳的赢得了第七轮比试的胜利,稳稳的进了前十五名。

    夜幕降临,决定二到七名的第一场比赛终于开始了。

    第一场儒风派的梵香和端木宣的比试,倒也没有什么大的悬念。

    在台上表演了约一盏茶的时间,直到端木宣轻松的放出最后一招冰河术。当冰天雪地崩塌的时候,结界自动将梵香传送出来,宣布比赛结束。

    “第七轮第一场比赛,儒风派茗光真君弟子端木宣获胜。”

    由于是谢幕赛,打完之后,大家开始鼓掌。

    第二场,是掌门真君两个弟子之间的内斗。

    尽管这是一场决定排名的比试,然而毕竟两个人还是同门师兄弟,师承同一个人,所以赢或者输,都对门派的荣誉无关,成为了一场表演赛。

    同门师兄弟之间,大家都互相了解,就跟平时的切磋似的。归海雪松和痕的对局,竟然比其他的战斗更加精彩。两个人都是用了真正的实力对打,毫无保留。

    一眨眼之间,归海雪松的剑雨刺到痕面门,却没有再下落一寸。

    痕笑了笑,一拱手道:“我认输。”

    归海雪松也笑道:“痕师弟也相当了不起。”

    同门之间对决的好处,是赢也赢得相当干净利落。

    一眨眼,就到了第七轮二到七名之间唯一一场门派之间的比试,晴和阿音的。

    在两个人上了台之后,下面的四国长老们竟然开始忙碌起来。

    忙碌的不是别的,而是计算排名。

    四国大试的排名,取用的方法也很看运气。

    由于二三四名同样的胜利六场,所以累积下来胜场相同,但并不以加试来排,而是用的计算小分的规则。

    换句话说,谁赢的对手胜场越多,谁的名次就排在前面。

    几乎每派的长老面前都放着一张卷轴。上面写满了各种数字和加法。

    潇奕胜利的对手,归海雪松和痕一个是六胜,一个是五胜,再加上他前面胜利的,大部分都是胜场在四五场的选手,毫无疑问只要他拿下和阿音的比赛,第二名绝对就是他。

    归海雪松和端木宣的小分,到目前为止竟然出奇的一致。

    至于五六七名,痕的小分比梵香的高出整整一截。

    粗略计算阿音的,就算她这一场输掉,由于战胜的人,一个是灵隐派的温玉君,还有七杀派的乾浩,所以也跟痕差不了多少。

    所以,基本上说来,梵香第七的位置已经是没什么可动摇的了。

    唯一的变数,就是这一场,阿音和潇奕的对决。

    一道透明结界,将晴和阿音与众人隔开。

    深沉的暮色下,高悬着一轮清亮的皓月。天色渐黑,星光显露。

    这是在灵隐派,单狐峰。一个灵武国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一片片薄而透明的烟云,飞速的从低空漂流而过。

    月色从云中透过来,随着飞云流动而忽明忽暗。

    偌大的擂台上,只有两人面对着面。

    良久,两个人只是静静地站着,就连一招都没有出。

    阿音望向晴,若有所思的说:“想来你处心积虑,就是为了现在吧。”

    晴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嘴角。他一弹指。顿时在结界四周升起了一道土色的帘幕。

    场下所有的观众都大吃了一惊。

    “这是什么法术?”

    良久,大家才发现,根本不是什么法术,这是一道隔音的屏障。

    因为灵隐派的结界法阵,外人没有办法干涉里面的人到底做些什么,也没有办法用神识穿透那道结界,所以除非结界自动传送一个人出来,否则谁也没有办法打破屏障。

    大家自然也就只能看着里面的两个人在说话,却听不到里面在说什么。

    这着实令人有些心痒。

    晴勾了勾嘴角,望向阿音,迈开步子,向她走近。

    阿音虽然感觉一道无形的威压迎面而来,却没有后退半步。

    她望向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但眼神里却有一点没法掩饰的惊慌。

    要她完全对未知不害怕,她还做不到。

 第九十一章 对战交易

    (全本小说网,HTTPS://。)

    晴在她面前大约一丈的地方停住。

    晴笑了笑:“想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么?”

    阿音想了想,诚实的摇了摇头。

    “因为我需要你……”晴响亮的说道,“……身上的容器。”

    阿音心脏猛然间收缩了一下。

    除了洛妍,应该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她是容器。然而,晴是怎么知道的?

    “你应该知道,枭神之力,和我的一缕魂魄,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阿音明白过来:“所以,你就要装扮成赤羽派的弟子,从我身上取回它?”

    晴毫不迟疑的点头:“如果你自愿交出来的话,也不用我亲自动手了。”

    阿音说:“可是,在天狱里你就尝试过,你没有办法杀死我,所以,在这里,你同样不可能杀死我。”

    “不错,我确实不可能杀死你。”晴笑了笑,“那是因为你的身上,有我的一缕魂魄。然而,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如果是要让枭神之力苏醒的话,这就再简单不过了。”

    阿音脸色一变。

    “枭神之力?觉醒?”

    晴说道:“你不会以为满月那天,你晕过去的那一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吧?”

    阿音一愣,这倒是把她多时的疑惑忽然勾起来了。

    两次满月,第一次醒过来,她升了门外弟子,第二次,就直接成了亲传弟子。

    如果说什么没有事情发生,她自己也不相信。

    “难不成你知道什么?”阿音反问。

    “我?”晴嘴角浮起一丝嘲弄的笑,“那一天,我就在洛妍和痕的旁边,一直看着你们的举动。”

    阿音望向晴,等待他继续往下说。

    晴忽然向阿音扔过来一颗透明的小珠子:“你自己看。”

    阿音愣了愣。

    她第一次见过这种东西,用一缕神识探进去,发现这是一颗记忆珠子。

    只是一瞬间,珠子里包含的一切东西都飞速涌进了她脑海。阿音觉得头脑中一下子多了很多杂乱的东西。

    等她将这些内容都归类起来,看了一遍,怔怔地问道:“这只黑色的枭兽,真的是我体内封印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