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狱火登仙-第4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于此同时,肩膀上一阵钝痛。

    她几乎要吃痛的蹲下来。可是她坚持住了。

    台下一阵惊呼。

    因为大家发现,段凌的攻击起了效果。阿音在这一招上,吃了一个亏。

    阿音捂了一下肩膀。可是马上松开了手。

    她不想让段凌得意太久,所以故意忍着痛。

    段凌的嘴角上,出现了一丝得意的嘲弄。

    阿音却面无表情。

    她不会因为对手的嘲讽,而去生气。也许因为她是一个容器的缘故,阿音对于这些,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所以段凌的激将法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失败的,根本不会得逞。

    阿音伸手,够到了背后的弓箭,将它稳稳的拿过来。

    只见一根金色的弓弦上,驾着一支紫色的弓箭。

    虽然箭矢只有一支,可是一支并不代表不够用。

    她用姐姐教给她的射箭手法。虽然很普通,但是很管用。

    箭破空而出,像流星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冰蓝色的灵光轨迹,直冲向段凌。

    段凌用长矛劈向了弓箭。

    然而没有用。

    这是洛妍替阿音打造的,自然能发挥比平常的弓箭更强大的威力。

    只听“嘭”的一声灵力撞击声。

    段凌的长矛被紫色的箭矢飞速击中。

    长矛的柄段顿时碎裂。

    箭矢却丝毫无恙,折了一个弯,又飞回到阿音手中。

    阿音看了看段凌手里的矛。

    有一个大约十寸长度的地方,完全碎裂。

    有稀稀拉拉的赤色碎屑,从上面掉下来。就像玻璃从前面剥落。

    台下发出一声赞叹。

    “果然是亲传弟子,这样程度的长矛都可以击破。”

    “这箭看上去很不一般。”

    阿音觉得,这支确实很不一般。

    这箭用的,是这一次兽潮妖兽尸体上找到的材料。

    百只妖兽的獠牙,融合在一起,制造了这一支尖锐无比的箭矢。

    所以它几乎可穿破任何东西。包括段凌的长矛。

    段凌见自己心爱的长矛被毁了,顿时大怒。

    而阿音还是一脸冷静。

    这也许是这场比试最攻不公平的地方。

    阿音完全受不了情绪所掌控。而段凌则必须面对自己的愤怒。

    段凌眼看自己的武器,就被阿音一招击了个粉碎。

    她不甘心。

    于是她心里一动,做出一个豁出去的举动。

    她抓起一把符箓,朝阿音扔了过来。

    本来,一张这样的符箓已经很暴力。

    可是这是一叠符箓。整整的一叠。

    阿音一看符箓上的红色,便知道这是危险符箓的警告。

    看来这一把多半是爆破符。

    本来,符箓是一张张扔,才会发挥最大的作用。

    可是,一叠爆破符加在一起,那是另外一个层次。从量变,直接引发了质变。

    阿音一惊。

    她能想象接下来爆破符的恐怖场面。

    她知道,她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躲开。

    然而她的身法再快,都没有段凌将符箓扔过来的速度快。

    她可以预见被砸中。

    下面的观众发出一声惊呼。

    就连五长老也脸色一凝。

    “不好。”

    作为一位灵隐派的长老,保护每一个弟子是他的原则。

    这一次,五长老的第一反应,就是去阻止那堆符箓的爆破。

    一道紫色的灵光,从观众席上发出,直射向空中。就像是警告。

 第一百零五章 有点眼熟

    (全本小说网,HTTPS://。)

    阿音集中注意力全在那堆符箓上,所以根本没有发现灵光也来保护她。

    阿音的目光,顿时变得凌厉。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放出了一招。

    然而,就是这一招,抖落了一些应该保密的东西。

    只听台上响起干脆而利落的一声巨响。

    “啪!”

    如同鞭炮爆炸一遍,却比鞭炮声更响亮刺耳十倍。

    众人均是被那声音惊到浑身一震。

    只见空中,却干净的没有什么东西剩下。

    连符箓的一星半点灰尘都没有。

    似乎在一声爆破下,所有的东西,都在一瞬间化为斎粉,在空气中挥发殆尽了,连影子都没有留下。

    而五长老放出的灵光,此刻就从空中直直略过,冲向更远的地方。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可是,就是那一眨眼的瞬间,确实发生了很多事。

    大家都在心想,为什么会这样。符箓为什么会凭空消失。

    五长老也在想,为什么会这样。

    段凌一脸木然。

    阿音却脸一白。

    她意识到,自己刚才潜意识放出的那个法术,正是晴的代表作。

    她本来以为,晴若是不在,那么这一招自然也就不在。

    可是她错了。

    原来这一招一直就融印在她的血脉里,只是没有来得及苏醒,展现给别人看而已。

    虽然一时半刻,没有人发现。可是很快,就会被人发现。

    第一个发现的是五长老。

    他目光落在阿音的身上,眼神中闪过一丝质疑,紧接着变成了寒冷。

    五长老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想……比赛必须要暂停一下。”

    他说话的时候,很冷静。

    但是语气却几乎没有任何商榷的余地。

    “因为再比下去……可能会有人受严重的伤,甚至会失去性命。”

    这话落在大家的耳中,就连十长老,甚至是裁判,也忽然记起来了一些事情。

    这一招,似乎有点眼熟。

    他们明白过来,这一招原来是那个恶贯满盈的人的。

    那个人的名字叫晴。

    他们怕这个人,也怕这个招术。人和招数任何一个出现,都能够令人胆寒。

    所以大家都点头,同意了五长老的观点。

    阿音有些木然。

    她隐约知道暂停比赛,意味着什么。

    五长老望向阿音,淡然的说道:“我想,你身上有很多我们想知道的地方。”

    阿音没有回答。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玉盘曾经在你身上报过警。现在看来,这一切都不是偶然。”

    阿音依旧沉默。

    然而,比赛打到中途,似乎不甘心就这么结束的,除了阿音之外,还有段凌。

    段凌问道:“五长老,为什么不能让我们比完呢?”

    “不用再比。”五长老想了想说,“如果刚才的那一招是真的,你没有办法获得胜利。”

    五长老说者无心,并且带着一种无可反驳的诚实。然而听者有意,何况是段凌。

    段凌忌惮灵隐派的长老都在此,所以即便有异议,也不可说什么。

    阿音又一次被带到单狐堂大殿前。

    这一次擂台上的招数,惊动了很多人。

    不仅仅有灵隐派的人,还有来自四国的人。

    大家都给了掌门真君很大的压力,要求他“好好审问”。

    而掌门真君点头应承。这其实也是他早就打算好的意思。

    掌门真君心想,如果不是洛妍拦着,他可能早就好好调查清楚阿音的来历了。

    一个从杂役弟子做起,却成了亲传弟子,身上还带着晴的气息的人,确实很值得好好调查。

    四国大试的挑战赛,只是因为阿音的一个法术而全部中止。这还是第一次。

    所以围在单狐堂的观众,格外的多。

    阿音孤零零的站在大殿中央。

    掌门真君挥了挥手,示意闲杂人等退开。然而,这依旧阻止不了大家八卦的好奇心。

    看了驱散弟子的意思毫无作用,掌门真君也懒得去管。

    他唯一在意的,只是眼前这个弟子。

    他早就觉得她很容易让他想到那个人。

    如今仔细的端详,竟然发现她的眉眼之间,也跟那个人有一丝隐约的相似。

    掌门真君心想,这是巧合吗?

    他清了清嗓子,望向阿音,眼中闪过一丝寒意道:“把你的三味真火放出来。”

    晴是天火灵根。这样的法术,理当只有天火灵根的人才能完全掌握。

    掌门真君皱起眉头。难道这个小丫头,居然是天火灵根?

    这可能吗?

    天后灵根就意味着,那是凤阳国的皇族。

    可是这一辈的皇族,自从晴锁入天狱开始,就不复存在。

    看年纪,凤阳国族谱上也没有这个时候出生的皇室。

    掌门真君略加思索的后果,就是打算在她的真火中一探究竟。

    三味真火,可以泄露一个人的很多秘密。尤其是像他这样,洞察力惊人的人。

    他自信一眼就可以看穿。

    阿音想了想,却摇了摇头。

    掌门真君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阿音说了一个字:“不行。”

    虽然只是短短一句,没有半点强调的语气,甚至很轻声细语,可清楚的示明了她的坚决。

    这话落在掌门真君耳中,简直是对他的一种冒犯。

    不可相信,在灵隐派竟然有人会顶撞他。

    掌门真君心生一丝怒气。然而他是掌门,意味着不能将息怒形于表面上。

    就算要形,也不能形的太明显。

    他微微蹙眉,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阿音想了想,很冷静的说了一句:“我拒绝。”

    她只是记得,洛妍第一次看她的三味真火,就告诉过她的话。她一直记着,没有一刻忘记,并且直到如今。

    所以对于拒绝的后果,她没有考虑那么多。

    但是她决心要拒绝,容不得丝毫考虑。

    掌门真君这一回确定了自己没有听错。

    同时,在单狐堂里里外外偷听的以及光明正大着听的人,也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阿音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难道不知道这样做后果很严重?

    掌门真君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情绪。

    他面无表情说:“你好大胆。”

    阿音低头,沉默不语。

    她的理由不可对外人说,她也更加没什么可说的。

    但她的沉默在掌门真君的眼里,是更加激烈的顶撞。

 第一百零六章 三个不要

    (全本小说网,HTTPS://。)

    掌门真君很生气。所以,他舒展了眉头,反而显得什么事都没有。了解他的都明白,这是他处于雷霆之怒的表现。

    大殿一阵静默,空气有种凝固的味道。

    掌门真君又重复了一遍:“你真的要违逆我的命令?”

    阿音感觉气氛不妙。

    就算这么多人看着,也许事情很大,八卦马上可以传的满城风雨。也许她下一刻开始就会被赶出灵隐派。

    然而她没有任何办法。

    洛妍的话她记得很深刻。如果说出来,不止是她,还有师父,都会有生命危险。

    阿音诚实的道:“不是想违逆,而是我真的不能。”

    然而这一句解释说明的话,落在掌门真君的耳中,并没有丝毫能让他平息愤怒的作用。

    掌门真君点了点头:“很好。”

    “自从那你进单狐殿开始,连续向我说了三个‘不’字。”

    掌门真君的语气很平淡,但是脸色极为反常的转变为阴冷。

    “从来没有一个灵隐派的弟子这么做过。”

    “你是第一个。”

    阿音不知道该作何表态。这时候,似乎她多说一句话,都是错,都是火上浇油。

    所以她低头沉默。

    掌门真君的愤怒不会因为她的沉默而消失。

    “看来你真的是不知道,灵隐派的规矩是何物了。”

    “我如果不惩戒你,如何服众?”

    阿音低头不语。

    既然她做都做了,早就料想到了要承担后果。

    现在谁都帮不了她。

    阿音说:“我愿意承担。”

    掌门真君眼里闪过一丝凌厉。他举起手掌,微微一动。

    一道狂风骤雨般的灵力席卷而来,朝大殿门外的方向直冲而去。

    就连站在殿内的长老,都不自禁微微往旁边躲了两步。

    呼啸的灵力卷起气吞山河之势,毫不犹豫的将阿音撞到在地上。

    迎面而来的罡风,将她从大殿的这头,重重的撞飞出去,落在了门槛上。

    躲在外面观看的弟子们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可狂风没有停止的意思,依旧猛烈的向殿外卷席而去。

    就连门都似乎支撑不住,发出一阵嘎吱之响。

    阿音身上的法袍,被狂风撕破了无数细小的口子。

    她闷哼一声。细小的口子里,隐约可见渗出来的一丝丝鲜红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随着煎熬一起停止。

    阿音脸色刷白,一只手撑着地面,让自己在殿门的前方,稍微支起了上半身。

    阿音很痛,痛到她情不自禁闭上了眼睛,粗喘了几口气。

    可是还能够勉强支撑得住。

    原来上一次痕替自己受的那一击,是这种滋味。

    不,也许比这个还要难受。

    痕可是伤到直接吐血,可是她没有。她的经络以及真元,依旧是毫发无损。

    这些罡风吹过的伤口,最严重的也不过是些皮外伤。虽然看起来很吓人。

    她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凝神对付罡风吹过的浑身像是刀割裂般的痛苦。

    但是每呼吸一下,都会牵动一下伤处。

    她屏息忍住,咬紧了牙关。

    大殿之上,掌门真君的声音,冷冷的落在她耳中。

    “关于法术的事情,你现在还有什么想要解释的吗?”掌门真君问道。

    阿音没有说什么。其实她现在,根本没有力气说什么。

    掌门真君想起了在四国大试上,阿音用过的那些法术。

    可以将人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完全传送出法阵的法术。

    掌门真君想起了四国大试之后,南宫粤和归海雪松都对他提到过的,那是一种十分霸道,十分凶残,而且很可能在瞬间就可以袭击某个人,置人于死地的杀术。

    忽然,另外一个念头随之涌到他脑海里。

    在四国大试上,使用这个法术的,不止一个人。

    有一个人,比阿音用的还要熟练。

    简直就像那个法术是他自创的一样。

    掌门真君想起来当时震惊了全场,差点要拿下了整个四国大试首名的人。

    一个名字清晰在他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对,他的名字叫做潇奕。

    赤羽派离长老门下。

    就连离长老,也不知道自己弟子会这么强。这个潇奕在比赛上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

    掌门真君心中猛烈一跳。

    他想起了四国大试的最后一场,潇奕对阵阿音的比赛。

    两个人都会同样的法术,潇奕却输给了阿音。这意味着什么?

    瞬间,所有的点都串联了起来。

    一切混沌在他眼里,逐渐变得清晰。

    他感觉到自己掌握了一个惊天的线索。

    “快!”他望向了文长老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焦虑,“通知紫羽真君。把赤羽派的弟子,也一起带到这里来。”

    文长老一愣。不知掌门真君想到了什么,但看他的眼神,一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于是,文长老十分不介意帮掌门真君跑一趟腿。

    一眨眼的功夫,一道紫光消失,数道彩色的光泽回到了单狐峰顶上。

    紫羽真君带着赤羽派的弟子出现在了单狐峰的大殿门口。

    掌门真君扫了一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