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狱火登仙-第6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因为他有一个几乎囊括了灵隐派所有秘籍的书架。

    阿音直奔华草堂,去找到了痕。

    痕正在读一本关于医修的秘记。阿音扫了扫内容,那是关于如何修复损失的修为,一看就是因为掌门真君的伤势。

    阿音虽然不忍打断,可是不得不打断:“痕,你来看看这个。”

    痕放下书册,扭头望向阿音手里的书卷,目光中闪过一丝疑惑:“这是——”

    “在天狱的地下室发现的石碑。”阿音直接了当道,“只是这种文字很特殊。你有见过这种文字么?”

    痕想了想,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上古字典来。

 第一百四十五章 石板之谜

    (全本小说网,HTTPS://。)

    窗外,日影渐渐向西沉去。

    痕和阿音一起埋头苦读,将这一本字典从这一天的中午翻到日落时分,还是没有任何的收获。

    阿音也知道,她可能遇上了这一次最大的麻烦。

    因为石碑的字体,几乎在这本字典里,完全找不到。

    阿音疑惑道:“难道这个石碑的文字,要比这些字典记载的,还要古老?”

    痕摇摇头,道:“不可能,这本字典已经记载了所有九州出现过的文字。如果连它上面都没有话,只能说明一种可能……”

    阿音也想到了这种可能。

    阿音淡淡的说道:“说明这并不是一种文字……”

    痕望向阿音,肯定的点了点头。

    一时,阿音不知道作何感想。

    如果说这是一种文字,对她来说,绝对是找字典比较快。

    然而痕却告诉她,这并不是一种文字。

    如果是猜谜,要猜多久?

    一个月?

    阿音不由得心中一灰。

    这一块石碑上的文字,对她意义重大,对天狱也意义重大。如果能在洛妍上诛神台之前破解开来,或许可以改变什么事情……

    可是现在,阿音心情忽然沉重了起来。

    如果是解谜,那么远比看文字难的多。

    那么在阿音面前,就面临着两难的选择题。

    到底是修炼狱火诀,到时候用暴力解决,还是先解开了石板上的谜团再说?

    痕似乎看出了阿音的心事,说道:“不如这卷轴给我抄一份,我帮着你一起研究。”

    阿音没什么不答应的理由。

    回到了御火堂,阿音叫来紫苏和紫兰两个,帮忙想想办法。

    紫苏倒是猜出了一种可能:“难道是一幅画?”

    阿音仔细对着卷轴端详了一阵子,倒是看不出有任何东西像它画的东西。

    “莫不成还是一种密码?”紫兰跟着七嘴八舌道。

    阿音本来不晕,这一听,更加晕了。

    世事的无穷种可能,她这是要猜到什么时候去?

    阿音叹息一声,将卷轴放在一边。

    紫苏目光中闪过一丝诧异,问阿音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又忽然不看了?”

    阿音平淡的仰天叹了口气:“看累了。”

    这么多种可能,阿音只有暂且放下。

    “天也黑了,你们都回去歇歇吧,明天再来想办法。”

    说是这么说,但是到了明天也不知道有没有办法。

    阿音送走了紫苏和紫兰,觉得心情抑郁,不知何故,忽然想去御火堂的院子里散步。

    此时的夜已经深了。浓厚的夜色如同薄雾一般,笼罩了整个院子。

    树丛间是阴森的黑暗,隐约有凉风吹过,婆娑的树影在风中摇晃。

    阿音忽然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在院子里散过步了。

    似乎一直以来,她都被一种压力围绕。

    在幽幽的清风中,阿音仔细看了看这个院子。

    这是一个很大的院落。

    四面种着各种树木,中央有很大的一片空旷,没有什么陈设。

    这基本就是一片空地。

    而天顶对应的,是一片浩茫茫的星空。

    每一颗星星的投影落下来,在地面上,都是一个细小的点。

    阿音望着一片空旷的地面,忽然想到了什么。

    她飞快地将卷轴又拿出来,重新扫了一眼。

    她有了一个很重大的发现。

    阿音想起了石碑的形状,隐约就是天狱的轮廓。

    那么石碑上的那些印记,很可能不是文字,而是直接标示着什么东西。

    阿音等不及,立刻祭出御剑,再一次朝夜色的深处里飞去。

    夜色里的寒风吹在天狱上,从门洞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这种声音,阿音以前住在天狱山脚下的时候,很是熟悉。几乎每夜都听。

    如果没有习惯,很可能把它当做妖魔的低吼,而吓得赶紧离开。

    阿音落在了天狱的门口,飞快向里面走去。

    一道三味真火在她掌心中亮起。阿音直奔到了地下室中。

    她没有对照着卷轴上拓印下来的字迹,而是先找到了那一块石碑。

    她再一次看了一眼这块石碑,用神识将这一张地图刻在了心里。

    阿音仔细观察这张地图,渐渐发现地图上密密麻麻的标记,竟然全都标记在天狱上所有交叉口的位置。

    而神奇的是,这并不是一张单纯的地图,而是一张立体的地图。

    石碑上的文字,俨然变成了一个在天狱游走的路线。

    阿音顺着地图寻找第一个线索。

    她根据文字标示的地方,一个接一个地走过。

    直到最后一个标记,她停住了脚步。

    阿音所站的位置,是天狱的第三层。

    依稀可以看出,这是第三层一个偏僻的囚室。里面跟天狱的所有囚室一样,黑暗而冰冷。

    只是经过了一次大地震,显然现在这里并没有锁着任何的妖魔鬼怪。

    石碑标示的地方,也就是阿音的脚下,除了一些前些天掉下来的沙尘瓦砾之外,就是一片光秃秃什么都没有的地面。

    阿音想起来第一次找到凤血石的时候,是在很深的地底。

    于是她低头打量着那片深黑而坚硬的岩石。

    阿音相信,她所要寻找的东西,就在这片岩石下面。

    阿音想了想,她觉得不介意在这里顺便再熟练一下狱火诀。

    但这是一片经过许多个世纪的风吹雨打,依旧屹立不倒的天狱。就算是再热的火焰,要一下子将它融化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阿音的这一步,进行得很是缓慢。

    要维持凤血的火焰,对阿音来说,也是一件十分费力的事情。

    不知过了多久,岩石才被她刚刚融化开,露出了下面一片有些土灰色的东西。

    这一件东西,比外面坚硬的岩石还要坚硬。所以阿音一眼就确信了,它是自己要找的东西。

    阿音眼前一亮,小心翼翼的将周围融化的松动的土给拨开。

    露出来的,是跟第一次几乎一摸一样的石碑。

    阿音毫不犹豫的拿出一张卷轴,将石碑上面的笔画抄了下来,仔细的比对位置,争取丝毫不差。

    阿音渐渐的发现,原来抄写这张卷轴是一件很费神识的事情。竟然比起用灵力来融化外面的岩石,更加吃力百倍。

 第一百四十六章 月光与天狱

    (全本小说网,HTTPS://。)

    自从她发现石碑上的不是文字,而是一条路线之后,需要用强大而精准的神识来测量上面文字和文字之间的距离,才能找到对的那一条路线。

    阿音抄完了这一片石碑,望着卷轴上密密麻麻的字迹,顿时觉得神识似乎被掏空。

    她很想睡觉,而且倒头就睡。

    不过她必须坚持下去,找到下一个线索。

    于是,阿音照着这一张卷轴上记载的,再一次寻找下一个石碑的路线。

    而天狱的石碑设置的地方真是多种多样。虽然位置不会变,但有的深埋在地底,有的甚至直接刻在天花板上,还有的是用整整一面墙来刻。甚至还有一片伪装成地砖的石板,直接当做地砖铺设在地面上。

    总之,经过各种设计者的设定,阿音几乎将神识用到了极限,终于来到了最后一块石碑前。

    然而当她锁定了最后一块石碑的位置,简直要大声骂娘。

    因为,她站回了第一块石板的位置。

    一切似乎回到了原点。

    阿音一气之下,顿时把手里所有的卷轴都一把砸向了地面。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阿音不由得怒骂。

    就连咕咕也看不下去了,难听的嗓音在天狱里叫着:“混蛋!混蛋!”还生出了一长串的回音。

    咕咕愤怒难平,一口火,直接喷向了第一块石碑上。

    当然,石碑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甚至连丝毫变成焦黑色的迹象都没有。

    阿音看了看那些如同撞在了冰上,瞬间消失的火苗,隐约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因为似乎有一股什么特殊的力量,将火苗中的灵力全部吸进了石碑里。

    阿音愣了楞。

    她望向了石碑里可以吸进去灵力的地方,偶然发现这竟然是原先凤血石放置的位置。

    而因为凤血石被她取走了,所以这个时候,石碑的最顶段,有一个凹进去的洞。

    因为周围很暗,而三味真火的火焰,不足以让阿音看清这里有个洞。

    直到咕咕的火被这一个石碑上的洞吸进去,阿音才开始正视这个洞。

    她将手心里的三味真火凑近了一些,打量这个看上去十分滚圆,俨然是雕刻出来的洞口。

    阿音注视了很久,发出一声轻叹:“噫?”

    她发现这个看上去简单的洞口,长成了一个漏斗的形状,在底端,有一个很小的洞口,如果不是细查,根本不可能察觉。

    而这个漏斗状的小洞,似乎深不见底,直接通向了石碑的内部。

    如果石碑的底部可以看到的话,阿音很想知道在石碑的底部,有没有一个洞会打穿整个石碑。

    虽然她看不到,可是她也隐约猜到,这个洞口既然设置在这里,那么一定别有深意。

    如果这一连串石碑迷宫的设计者,故意要让她沿着天狱绕了一圈,最终还是引向这一块石碑,说明什么问题呢?

    那就说明,这一块石碑,是有人故意要她重视的。

    阿音忽然体会到了设计者的别有用心,倒是不计较让她耗尽神识,朝着天狱巴巴地绕了一圈的苦难。

    阿音打量起石碑来。

    她用了很多种方法来研究这块石碑究竟有什么秘密。比如说,用神识打量这块石碑周围周围的地面,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印记,或者是这块石碑上还有什么暗号。

    总之,一切能想到的方法她都想过了。

    可是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阿音觉得,在付出那么多努力,破解那么多谜团之后,线索又断了。

    似乎又要从头开始猜谜。

    这时候,她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阿音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直接在石碑旁边仰天躺倒,面向了天狱的天顶。

    她的神识已经耗尽了极限,现在需要的,就是深深的一个睡眠。

    然而就在她这样躺倒在石碑旁边的时候,忽然眼前闪过一片明亮的东西。

    因为天狱一直很黑暗,所以这一片明亮的东西在她看来,格外的刺眼。

    阿音感受道一束光芒从天顶直直的照耀下来,直直照到了她的脸庞上。

    阿音对着这一道光芒,发了一会的呆。

    这是一道明亮的月光。

    而石碑的正上方,恰好是天顶的位置,竟然有一个她从未察觉的小洞。

    按照垂直的方向来看,这个洞,和石碑上的洞,应该恰好是一个直线。

    这两个洞,并不宽敞,也不狭窄,却刚好能容纳一束光线从里面穿过。

    忽然一个念头闪过,让她浑身都竖起了鸡皮疙瘩。

    阿音望着那一轮明月。

    月亮的位置会移动,那么,月光的位置,也会慢慢的移动。

    阿音现在躺在石碑的旁边,那一束从天顶洒下来的月光,恰好落在了她的脸上。

    阿音根据目测算了算,差不多恰好等到满月的时分,那束月光应该……不偏不倚,恰好照在石碑上的那个小洞的地方。

    发现了这个真相,阿音简直像是完成了一件拯救了世界的大事一般,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

    袭来的倦意,终于忍不住。

    阿音就靠在石碑旁,就地沉睡过去。

    神识耗尽,而引来的深度睡眠,总是特别长。

    阿音一夜无梦,醒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第二天的午后。

    想起来昨夜刚刚破解的谜团,阿音觉得,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

    等到满月那一夜的到来。

    阿音算了算日期,恰好能赶在洛妍去诛神台前一天。

    这令她很是放心。

    阿音在天狱外,又将狱火诀修炼了两遍,回到了灵隐派。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痕。

    阿音把前一晚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痕。两个人相约,等到满月的那一日,一同在天狱里度过,看看等到月光照射到石碑上的时候,究竟会发生什么。

    满月的前一天,阿音在房里休息的时候,又感觉有一个很久不见的人从她背后出现了。

    阿音有点疑惑的回头,打量了那个黝黑色身影。

    似乎很久,都没有跟他有什么心灵感应了。也许是因为枭神之力完全到了自己体内的缘故。

    总之,现在看起来,晴跟她陌生的很。

    而且阿音一点也不想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更熟悉。

    但是晴似乎并不这么想。

 第一百四十七章 那么大,那么圆

    (全本小说网,HTTPS://。)

    晴勾了勾嘴角,很难得的在阿音前面开口:“今天若是不来见你,恐怕就真的没时间来见你了。”

    阿音皱了皱眉头,心里在说,最好永远都不要见。

    晴并没有听到阿音心里说的。也许听到了,只是当做没有听到:“你想知道我今天来找你是为了什么?”

    阿音毫不在乎的摇了摇头。

    晴向阿音勾起嘴角,阴笑了一声:“告诉你一件事实。”

    晴今天似乎出奇的啰嗦,连续一个人自言自语说了三句话,并且还有继续往下说的倾向:“我知道你已经破解了天狱的石碑秘密。只是,明天会有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阿音愣了愣,不由得说:“你似乎知道的很多,怎么不事先透露一些?”

    晴想了想,客气的笑道:“还是不了。”

    阿音忽然觉得,晴只有这一个微笑,才第一次有痕那样一国皇子的影子。可惜,有也只是一丁点儿。

    晴勾了勾嘴角:“还是亲眼看你们寻找秘密比较刺激。假如给了你们预告,那么一切就会变得索然无味。”

    阿音不由得心想,看别人身陷灾难,似乎是一个在天狱里关了十一年的人,出来之后唯一的乐趣。

    阿音不禁问道:“你为什么总是缠着我。”

    晴想了想,忽然说道:“也许是我们比较有缘。”

    阿音心想,她才不想跟一个上了四国史,恶贯满名的人有什么缘分呢。

    “记住我说的话。拭目以待。”晴说着,又忽然间消失不见了。

    阿音这一次倒是没有发愣,而是把晴最后一句话想了一遍,然后又开始回忆起晴来之后,说的每一句话。

    晴是一个从来都不多话的人,可是今天,阿音忽然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一句。虽然晴总共才说了不到十句话。

    在晴走后,阿音忽然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