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狱火登仙-第7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阿音心想,紫苏说的算是很客气了:“当然有异样,不过……这没关系……”

    紫苏微愣。

    阿音补充道:“我作鬼魂的时候,都已经习惯了……”

    虽然是不同的异样。一者是无论怎么走,别人都注意不到她,二者是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来围观。

    不过阿音习惯了这种特殊,也就觉得不算什么。

    紫苏不得不提醒阿音道:“哎,你还是少出去走走吧,若是别人看到这样子,又该惹麻烦了。”

    阿音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就在紫苏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忽然御火堂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阿音一愣,和紫苏交换了一个颜色。

    紫苏身为执事弟子,下意识的跑向大门。

    往外一看,只见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包括了掌门真君,还有文长老和五长老在内的一群长老们,都风风火火的赶到了御火堂。

    紫苏平日遇到这种情况,是丝毫都不会怠慢的。可是这一次,她却有些犹豫,回头看了阿音一眼。

    阿音对紫苏的意思心领神会,点点头道:“别顾及我,开门就是了。”

    紫苏有些不可思议。

    长老们前来无非也就是为了两件事。一件事是阿音的新生,而另外一件就是凤凰涅槃。

    这两件之中的任意一件都可以惊动所有四派的宗门。别说是两件事一起发生了。

    紫苏听阿音这么说,就再没有犹豫,转身开了门。

    掌门真君一脸的严峻。

    他往前迈了一步,探进半个身子,朝院落里望了一眼。

    掌门真君跟阿音撞了一个面对面,目光一冷,又扫了一圈,确定没有看到洛妍的身影。

    掌门真君暂且先强迫自己忽略阿音,问紫苏道:“九长老呢?”

    紫苏一拱手,答道:“九长老正在闭关。”

    紫苏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冷静,丝毫看不出有什么慌乱。事实上,紫苏一想到站在背后的阿音,心里实在有点虚。

    掌门真君毕竟是掌门真君,在顺序方面,总是思路清晰。先问洛妍,再说阿音:“我进去等她。”

    掌门真君之所以说了这句,是因为紫苏一直只把门开了一个小缝隙,而且她自己也正好挡住了进来的路。

    也许紫苏潜意识就不希望掌门真君及其他的长老进来。也许紫苏的潜意识里是帮着阿音的。

    不过掌门真君一旦这么开口,紫苏只能唯唯诺诺地一点头让到一边去。

    掌门真君刚一抬脚,一个声音从御火堂里响起。

    “等等!”阿音说道。

    掌门真君步子一顿。

    阿音在掌门真君还没有完全进来的时候,往前挡了一步,正堵住了掌门真君的去路:“我师父在闭关,闲杂人等不能进来。”

    话音刚落,掌门真君脸色一沉。

    一道寒冷到极致的神色,出现在他脸上。

    “闲杂人等?”掌门真君不由得重复了一声,露出一丝荒谬的表情。

    他是堂堂灵隐派掌门,到了阿音嘴里竟然成了“闲杂人等”,简直荒天下之大谬。

    阿音很顺理成章的朝掌门真君*近了一些,抬起头来,打量了他一眼:“就是说你呢,快点出去!”

    一边说着,阿音还把手按到掌门真君的身上,硬是要把他从门框里按出去……

    紫苏看呆了,觉得这一幕画面有点离奇。

    而门外等待进来的长老们,也都看的眼神发直。

    他们都想知道掌门真君会做什么举动。

    堂堂掌门真君,居然被一个……看上去很柔弱,虽然也不是真柔弱,的小丫头,给活生生从御火堂门口按了出去。

    无数双目光盯着掌门真君。

    掌门真君的脸色,也黑的像炭一般。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掌门真君竟然没有任何反抗。

    连任何灵力的波动都没有,甚至连一丝力气都没有用上。

    从画面看上去,就是一个稳如泰山的成年男子,被一个小丫头给按出了大门。

    紧接着,“砰”的一声关门声,响得十分干净利落。

    掌门真君只觉得眼前光线一暗,那道木门就在自己的鼻子前面关上了,还差点撞到了自己的鼻子。

    掌门真君呆滞了一会。

    醒过神来,掌门真君一转头,竟然望见长老们以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十长老忍不住出声问道:“掌门真君,真的不进去看看吗?”

    掌门真君沉默了很久,说道:“还是不进去了。”

    说完,他抬起眼来,扫视了一圈大家的眼神,似乎有些人的目光中还有疑惑,补充了一句:“阿音既然当她还是师父,那么想来她会比我们还要尽心尽责,再加上一个紫苏,应该就更令人放心了。”

    “而且这是凤阳之神的涅槃,我们就算进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主要还是要看洛妍自己的意志……”

    十长老犹豫了半天,又问道:“那么……阿音的乌雀之身复生了可怎么办?她一直待在灵隐派,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岂不是说我们灵隐派跟妖魔之力同流合污?”

    掌门真君沉默了一下,这句话说到了他的心病。

    掌门真君沉思一阵,淡淡说道:“本来洛妍已经答应了我,过几天就带阿音离开灵隐派。可能凤阳之神涅槃的太突然……恐怕这件事情要拖上一阵了。”

    十长老道:“难道就看着阿音这个样子,在灵隐派走来走去的不管么?”

    掌门真君一时之间有些无言以对。

    良久,他摊了摊手,露出一种无奈的意思。

    大家都一下子心领神会了。

    文长老幽幽的叹了口气,望着御火堂的天空,唏嘘道:“这件事……就算掌门真君想管也管不了啊。”

    五长老点了点头,说出一个大家都认同的真相:“毕竟……掌门真君再如何重要,都没有凤阳之神来得重要。”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相见不相识

    (全本小说网,HTTPS://。)

    阿音百无聊赖地躺在灵隐派的院子里晒太阳。

    自从洛妍进入涅槃闭关状态以来,御火堂的火云经久不散。这里的阳光也格外的好,哪怕到了晚上的亥时,也依然能瞧见天上有一轮明亮的太阳虚影。

    在这种有极昼的情况下,总是会令人混淆时间概念。

    紫苏悄悄的对阿音说:“现在已经快要三更了。”

    阿音看看明亮的天色,轻轻“哦”了一声。

    紫苏问道:“不回房里睡觉?”

    阿音不假思索道:“再看一会儿太阳吧。不知道这样漂亮的太阳,还能看多久了。”

    紫苏点点头,纯粹以为这是阿音觉得洛妍涅槃成功之后,就没有美景欣赏,完全没有想到阿音话中有话。

    一时安静,阿音和紫苏一人占据一边院子,躺着仰望一片赤霞的天空。

    阿音做鬼的时候,根本不觉得困,现在却会觉得累,也不知不觉就打了呵欠。懒得走动,索性就睡在庭院里了。

    紫苏看见了,默默的帮她从屋子里拿了一条摊子盖上。

    第二天阿音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不止有一条摊子,还有一套红色的袍子。

    阿音微愣,隐约猜到这袍子是紫苏拿来的,在灵隐派她还见过,就是亲传弟子传的袍子。

    阿音心想,也许是紫苏觉得她披着一身黑色,在灵隐派乱窜太过惹眼。

    阿音没有犹豫,收起身上的一对大翅膀,把袍子给自己套上了。

    她站起来打量了一下,出奇的是,这袍子正好合身,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似的。

    阿音对她的新袍子表示满意,刚想跟紫苏道谢,发现紫苏还睡着没醒,于是想到了一个地方。

    阿音临走之前,叮嘱紫兰看好御火堂的大门,不管什么人进来都不要开,自己就离开了礁明峰,向着单狐峰的方向而去。

    去单狐峰当然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去瞧一眼痕。

    昨天跟痕聊到一半,就被掌门真君给打断了,未免有些不尽兴。所以阿音决定再跟他去叙叙旧。

    阿音走在路上。这一次,过路弟子围观她的时候,不像昨天那样窃窃私语了,而是一种带有审视意味的目光。

    阿音听紫苏说过,灵隐派的八卦,传播的速度总是惊人的。所以一夜之间,大家都知道她复生的新闻了,也没什么可值得惊讶的了。相反的,现在的目光,倒是像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多一点。

    而且更多的目光,停留在她带着煞气的皮肤上。

    虽然有衣袍遮挡,露出来的地方不多,可是那些皮肤上的黑煞还是很引人注目。

    阿音觉得自己习惯就好,不去理他们,于是朝着华草堂而去。

    然而,令阿音没想到的是,一看到她走向华草堂,一只脚刚踏进去,弟子们就完全炸开了。

    “天啊,原来是找痕去了!”

    “小两口子真是的,一天不见就想得慌!”

    “看来以前的传说,真的没有错!”

    “真是小别胜新婚啊,啊哈哈。”

    阿音听到“小两口子”的时候,忽然转过头去,打量了一下声音的来源。

    那是一个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身量的女弟子。眉目之间长得十分清秀,看袍子的颜色是青的,应该是一位门内弟子。

    “你说什么?”阿音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可能对那位女弟子来说,阿音这个突如其来的问话很是霸道。她一呆,显然被吓住了,连连摇手道:“我……什么都没有说啊。”

    阿音皱了皱眉,明明觉得自己不是幻听。

    她思索了一下,决定先放过这位女弟子,转身朝华草堂里去。

    执事弟子朴海当然也听说阿音复生的事情,只是看到阿音,脸上有些犹豫……

    阿音先感觉到了一点异样,问道:“出了什么事?”

    朴海思索了一下,只能坦白道:“痕师兄……此刻并不在华草堂。”

    阿音微愣,不由得追问:“那他去了哪儿?”

    朴海有些不好意思的跟阿音说道:“昨天痕师兄因为偷偷见你,没有先报告掌门真君,所以被罚去北岳山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阿音呆了呆。

    良久,她破口大骂了一句:“这个死老头!有什么事冲我来!冲着痕算什么意思!”

    不小心听到这句话的朴海,表情惊呆了。

    幸亏阿音做鬼的时候,在灵隐派四处飘荡得很熟悉了,而且北岳峰对于鬼魂来说,是一个很适合居住的地方。

    北岳峰是除了涿光峰以外,灵隐派最多妖兽群集的地方。当然,也是一个很好的惩罚或者历练弟子的地方。

    那里的妖兽虽然凶猛,可是却不怎么致命,大多是没什么毒性的。

    阿音通过传送阵来到了北岳峰。

    然而,她并没有料到一件事。

    枭神之力,对于妖兽们的吸引力是绝对压倒性的。

    阿音隐约觉得北岳峰的树林里传来了一阵s动。

    她定了定,仔细再听,那些s动声倒是静止了下来。

    难不成是自己的幻觉?

    阿音没放在心上,也就继续往北岳峰的树林深处走去。

    北岳峰如同天狱山,天空中总有一片y云笼罩。

    哪怕是凤阳之神涅槃的祥云,也解脱不了这里的y霾。

    阿音走进树林深处,只觉得一种异样的感觉向她笼罩而来。

    这里的草丛安静的有点不太寻常。

    阿音走了很久,没有见到一个人,心想,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忽然一个白影映入她的眼帘。

    阿音定睛一瞧,隐约是一个白色袍子的女弟子。虽然不是痕,但阿音打算过去问她一下。

    当阿音朝她靠近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灵隐派并没有这样子的弟子衣服。

    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

    阿音慢慢走过去的时候,白色袍子的女弟子也发现了阿音的存在,转过头向她投过来一眼。

    白袍女弟子一愣,目光中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她很快就冷静下来,淡淡地望着她:“阿音?你怎么在这里?”

    阿音一愣,没有想到白袍女弟子竟然认识自己,问道:“你是谁?你认识我?”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一剑诛心

    (全本小说网,HTTPS://。)

    白袍女弟子微微一笑,柔声说道:“我是温玉君。以前我们见过一面的,你不记得了?”

    阿音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很耳熟,仔细一想,原来那一晚上掌门真君和痕谈话,谈的就是她。

    阿音微愣。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潜意识里,阿音开始十分认真地观察她,暗暗跟自己做着比较。

    从样貌看来,两个人几乎平分秋色,而温玉君显然气质比较温婉贤淑,阿音则是一种y柔的美感。

    从背景身份开来,阿音显然不能跟四大宗门的掌门之女去竞争。阿音默默地给温玉君加了一分。

    如果从修为……阿音虽然不知道自己的y灵力有多厉害,但是听洛妍和紫苏说她应该很厉害。

    如果要认真的打,胜过一整个宗门的人应该没有问题。

    这么看来,在修为这一关上,阿音勉强算自己得一份。

    算下来一比一打平。

    阿音望向温玉君,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痕也在这里……难道说,温玉君也是来北岳峰找痕的?

    阿音不由得问道:“你来北岳峰做什么?也被你师父罚了么?还是来找痕的?”

    温玉君不由得宛然一笑。在灵隐派,除了掌门真君,可没有人敢罚她。

    不过,听到阿音问这一句话,温玉君猜到她一定是知道痕也在这里。

    温玉君笑了笑说:“你猜的都错了。我只是过来采集一些用来炼药的灵粉。”一边说着,一遍把隐藏在她手中的储物手镯展露出来,给阿音看了一眼,又隐了回去。

    阿音看了看,忽然觉得自己刚才的样子,在温玉君眼里可能……有点像吃醋了。

    阿音微微有些窘迫。

    幸亏她并不在意这些。

    既然可以经过灵隐派弟子各种目光的洗礼,阿音算是经历过大凤浪的人,还会在意一个人的目光?

    阿音纠结了很久,终于问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想问的一句话:“你没有看到痕?”

    问这句的时候,阿音很平静,似乎问的只是一个过路人。

    温玉君同样神情平淡,摇了摇头道:“我是一个人来的。”

    阿音淡淡的点了一下头。

    一时无话,两个人在密林中遥远相对。

    在一片浓密的密林之中,既阻挡了阳光,也阻挡了风。到了安静的时候,就格外的安静。

    气氛透着一丝诡异的沉默。

    温玉君冷不丁问了一句:“你一定是来找痕的吧?”

    阿音想了下,点了点头。

    温玉君朝她走过来,笑道:“不介意一起找吧?我正好也有话想要跟他说。”

    阿音微愣。一转念又想起那天石室里掌门真君提到的婚约问题,不自觉微微出神。

    阿音思忖,难不成温玉君找痕的目的,是跟前几天提到的婚约有关?

    本来只是掌门真君的一句话,痕也是拒绝的,可是这样听来,似乎又煞有其事的样子……

    阿音想了想,情不自禁地问了一句:“你找痕有什么事?”

    话一出口,似乎有点后悔了。好像别人的私事,自己不应该过问的。

    她跟痕虽然有谣言,但是并无实证。

    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