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狱火登仙-第8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阿音不由得想,不知道师父有没有出关,完全觉醒的时候是不是顺利。

    还有……痕到底怎么样了,到底过得好不好。

    阿音有很多灵隐派的消息想知道。可是在这与世隔绝的地宫里,阿音除了每天修练y灵力,并没有别的事可做,又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实在是闷得很。

    所以……从憋闷的角度来说,其实阿音也希望有一些什么事发生。

    阿音不由得问道:“第一件任务……到底是什么事?”

    晴说话的时候,眼神里透着一丝极致的寒意:“第一步,先把凤阳国的皇位给夺回来。”

    阿音愣了愣,下意识道:“那不就是对你的父亲下手?”

    晴转过头来,望着阿音:“这皇位本来就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如今我从天狱里出来,最少也过了一年有余。可我父亲呢?这一年过去了,什么反应都没有。可见,他可是在这皇位上,过得很滋润的呢,甚至都把我给忘了呢。”

    阿音细细想来,晴除了有些太敏感之外,他分析的倒是并无不妥。

    如些看来,知道女皇的遗愿,也知道晴出狱的消息,却还置若罔闻坐在皇位上的皇帝就显得有些不大懂事了。

    阿音问晴道:“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晴想了想,然后给出了一个令阿音感到十分震惊的答案:“我要把他也囚入天狱,让他感受一下这些年我的感受。”

    阿音愣了愣,有些怀疑这对父子到底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

 第一百八十六章 十年未晚

    (全本小说网,HTTPS://。)

    阿音犹豫地说道:“毕竟你们还是父子,这么做似乎有点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晴转向阿音,目光中闪过一丝锐利,“当初可是我这个父亲告诉四大宗门的人,随便怎么处置我,他都不会有任何意见的。也就是这一句话,才让我在天狱里过了整整十一年。如今我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有什么不妥的?”

    阿音想了想:“也许他也是无奈之举,才这么做的。毕竟……没有人愿意跟四大宗门为敌。”

    晴皱了皱眉头,用不屑的目光看了阿音一眼,反问了一句:“你又知道些什么?”

    阿音想了想,自己确定并不了解晴以前在皇宫里的日子。她没有必要将那些世俗的观念,什么一定要父慈子孝之类,强加在晴身上。

    而且以她这些日子跟晴相处以来,觉得晴虽然是一个世人眼里的变态,但晴似乎并没有什么乱杀人的坏习惯。也不像四国史中说得那么十恶不赦。充其量就是……一个一步走错,结果步步都走错了的少年,然后的天狱关了十一年,直接变成了一个恶g。

    阿音犹豫了一会儿,低着头,跟晴轻轻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晴微愣,片刻之后,眼角流露出一丝笑意。

    晴想了想说道:“总之,我已经决定了。我们明日就攻进凤阳宫去。”

    这句很严峻的话在晴说来,反而像是去宫里割菜一般。

    阿音点了点头。既然晴心意已决,那就不如顺他的意好了。

    阿音道:“那么明天需要我做什么?”

    “你什么都不用做。”晴说道,“区区一个皇宫而已,我一个人搞得定。”

    阿音有些发愣。而一转念,晴本就是四派宗门见到了,都是要共同商量着怎么对付的人。那么……要他一个人面对整个凤阳宫……应该真的搞得定吧?

    不管怎样,阿音还是觉得自己应该陪着晴去看看。不为了别的,也是为了晴让自己复生的恩德。

    而事实上,当晴真的开始动手对付凤阳宫的守卫时,阿音发现,晴比她想象中的更加强大。

    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在晴的手下躲过一招半式。

    晴一个法术,就可以杀死挡住他去路的一大片人。

    阿音确实没有动,也不需要动。

    但她不由得暗暗替晴担心起来。

    因为阿音觉得这一种杀人的方法,似乎更像晴在发泄着什么。

    阿音替晴担心,也替那位她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晴的父亲,也就是凤阳国的现任皇帝担心起来。

    阿音真怕晴在惯性的愤怒之下,一掌就把皇帝给杀了,等不到把他囚禁到天狱。

    最后,阿音还是见到了那位传说中的凤阳国皇帝,也就是世人皆称之为南帝的人。

    由于凤阳国位处九州最南,而国姓又是南宫,虽然皇帝是从前任女皇的丈夫,并不姓南宫,南宫是女皇和晴的姓,但凤阳国的国民和其他人还是称他一声南帝。

    阿音打量了他好几眼。

    如果说晴这样一个一直混迹在外的皇子,算是一个天生天养的皇子,那么这位南帝,就是一位养尊处优的皇帝。

    从气质上来说,这位南帝倒是跟痕有些相似。一样的儒雅而风度翩翩。

    晴站到南帝的面前,一动未动。

    时间似乎从这里停止。

    阿音从晴的目光中看到一丝淡漠。而从南帝的眼神里,她看到了一丝恐惶。

    南帝愣了愣,缓过神来之后,一丝笑容出现在他脸上。一时间,倒是分不清这是真笑还是假笑。

    南帝微笑着对晴说道:“多年不见,你这些年……过得还好么?”

    晴冷着脸,望向了南帝,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不是来找你叙旧的,而是来找你要回皇位的。”

    南帝的脸色顿时从笑容转换成了僵硬。

    南帝瞅了瞅周围,所有的禁卫都已经在瞬息之间被晴杀了个干净。

    现在空荡荡的大殿里,只剩了他一个孤家寡人。

    南帝心想,这样看来,晴对他还算是客气的。

    由于大殿里只剩下了三个人,所以要说的话,也并没有什么可避讳的了。

    南帝深深叹了口气道:“自从你从天狱里出来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会有今天。”

    晴勾了勾嘴角:“既然如此,为何你不及早让位,还等着我来亲手杀你?”

    南帝望向了晴,目光中闪过一丝暖意:“我当然知道,十多年前的那桩事,你一直都怪我,你不可能不恨我。但是,国不可一日无君。我这么做,其实也是一种无奈。”

    晴盯着南帝的表情,打量了一会儿,用强硬的语气道:“别这么假惺惺的了。像你这种人,早就死有余辜。”

    一时间无话,大殿之中安静得一片诡异。

    良久,南帝说道:“好吧,既然你早就想动手,那就随你。不过……我依然当你还是自己的毕孩子一样看侍。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无论多久,都不会改变。”

    说着,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这对于南帝来说,是一种最聪明的应对方法。

    既然比实力,他根本比不过晴,那么不如以情动人,希望晴能网开一面。

    然而他这招用在其他的人身上或许管用,但他面对的却是晴,一个最不可能被打动的人。

    晴经受过最痛苦的磨难,也见过世上最黑暗的一面,根本不会因为这三言两语而动摇他的心志。

    晴冷笑一声:“收起你那一套吧。现在才想跟我谈感情?之前呢,之前我被关在天狱的时候,你都在哪里?你似乎都想不起来世上还有我这个人吧?”

    南帝惊愕地张开了眼,脸上露出恐惶。

    不管他说了什么,还是改变不了晴的决定。

    晴冷冷一笑:“你现在说这些,无非就是想让我放你一条生路。不过,你错了。其实我并不想杀你。”

    南帝心下先是一阵庆幸,随后又被一阵更大的y影笼罩。

    晴点点头,目光中闪过一丝冷到极致的y寒:“我是想让你觉得死在这个世界上,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感受到我这些年在天狱里是怎么度过的。”

 第一百八十七章 皇帝变囚徒

    (全本小说网,HTTPS://。)

    这话落在南帝的耳中,令他不寒而栗。

    南帝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怔怔对晴道:“莫非……你是想将我囚入天狱?”

    晴脸上露出一丝嘲弄的笑意,冷冷道:“真是知子莫若父。”

    显然南帝笑不出来,而且并没有心情笑。

    南帝眼神中闪过一抹恐惧,摇摇头道:“你不可能这么做。你也不可能做得到。”

    晴淡淡道:“为何不能?”

    南帝道:“天狱是一个关押妖魔鬼怪的地方,你没有资格将我锁在那里。凤阳国的臣民们也不会允许他们的皇帝被关去那种地方。”

    晴勾了勾嘴角,笑得很是阴险:“你觉得凭我的实力,将一个人锁进天狱会有任何问题?再说了,你到现在,还认为你真的是凤阳国民正言顺的皇帝?”

    这句话一出,南帝的心理防线也终于崩溃了。他身子晃了晃,跌进了那张金皇色的龙座上。

    但那张镌刻着凤凰的龙座,从即刻开始,即将不再属于他。

    晴道:“你不是凤阳国的皇族后裔,你身上也没有天火灵根的血脉,你的皇位只是我母亲给你叫你暂代的,为的是将来交还给我。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脸面做凤阳国的皇帝?”

    南帝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晴的话一问出来,南帝就完全没有理由反驳,因为这件事,确定是他没有道理。

    南帝沉默了很久,也思索了很久,终于开口道:“可即便是如此,你也不可能得到凤阳国百姓的拥戴。因为……”南帝重重地说道,“你曾经是一个囚徒。”

    南帝身为一个皇帝,深知不可退让的原则。然而,南帝却不知道,这句话更是激恕了晴。而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样的反对就是以卵击石。

    晴短促地笑了一声:“无论我得不得到凤阳国百姓的拥戴,对你都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到了那时候,你的余生就在天狱里度过吧。”

    话音刚落,晴指尖一动。一道烈焰组成的火龙虚影,朝着南帝飞跃而去。

    在火龙飞速穿透了南帝身躯的同时,南帝如同一个木头人似的,忽然笔直地仰面倒地,失去了意识。

    晴看了看他昏倒的地方,脸色冷得像块冰一样。

    阿音怔了一会儿。

    两父子在谈话时,阿音一直没出声,这一会忍了很久,她终于找到了个机会问道:“你真打算将他关进天狱?”

    晴转过身来,望着阿音道:“不然呢?”

    阿音想了想,觉得这事情太复杂,自己还是不要管的比较好。

    而且从这一番对话看来,阿音忽然开始有些同情晴。

    因为阿音也觉得这个南帝,似乎时时刻刻都在说谎。如果他不是一个皇帝,那么也许会成为一个好的演说家。

    晴生在帝王家。幸运的他是独子,不幸的是却有这样一个冷血的父亲。

    阿音突然很能理解晴的仇恨。她虽然不太赞同晴的做法,却很能理解他么做的缘由。

    而且,晴与南帝在凤阳殿中的一次较量,也必将会被载入四国史。

    虽然这一次较量,并没有耗费太多的时间,也一共只有三个人知道,并且没有流一滴血,可是一夜之间,囚徒变成了皇帝,而皇帝变成了囚徒。

    这不止会被载入四国史,并且会轰动整个凤阳国,甚至整个九州。

    自从这一场凤阳国的政变发生之后,对于阿音的变化,就是她从地宫,搬到了凤阳国的皇宫住。

    晴指了指一片没有人,也同样没有待卫宫女的宫殿,让阿音随便挑一间住。

    阿音当然也就不客气。对她来说,住这里和住御火堂的秘室,没有任何分别。

    所以阿音随便一指,指中了离地宫最近的一间。

    结果晴呆了呆。

    阿音看出晴表情里的问题,不由问道:“怎么了?”

    晴缓过神来,摇摇头:“没什么,既然选中了这一间,那就住去吧。”

    阿音点点头。

    等真的搬进去,阿音才知道她选的真是太巧了。

    她也终于明白,刚才晴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了。

    这是凤阳国女皇在世时候的寝宫,而下边就是他们住了三个月的地宫。

    阿音忽然觉得有些于心不安。住了公主的屋子不够,还要住女皇的屋子。

    没想到,就在她踌躇的时候,晴的一句话说服了她。

    晴说:“反正这偌大的宫殿空着也是空着。你不住,也是留给阴灵住。不如加点人气。”

    阿音想了想,这寝宫下就是一个地宫,而地宫下面还有一座坟墓。闲置得久了,确实容易吸引阴灵。

    所以阿音就不客气地搬进去了。

    接下来,她发现,之前在地宫里遇到的那个宫女,正是在这座寝宫里工作的。

    由于之前的禁卫和宫女,晴杀了的杀了,驱赶的驱赶了,所以整个宫殿几乎都空荡荡的了。

    除去没几个留下的宫女,都在一夜之间离开了凤阳宫。一些老的老,残的残,没地方可去的,才留了下来。

    至于禁卫,对晴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全被他赶跑了。凡是能威胁到晴的性命的人,那些禁卫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而这剩下的,就包括那位阿音曾在地宫见过面的哑女。

    哑巴宫女又一次见到阿音的时候,显然很高兴。而阿音却不知道她为什么高兴。后来想想,可能是因为她长得像女皇。

    三个月来,阿音第一次住到一个有窗的地方,还能从这里俯看整个凤阳国的皇都。

    看着城郭旁鳞次栉比的民房,不知道为何,阿音忽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可明明她没有来过凤阳国。

    却在这时候,阿音发现了窗外一阵异样。

    阿音凝视着空中,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

    算了算,早晨晴才刚刚取得皇位,晚间这就把消息全传出去了。

    从最南的凤阳国,传到最北的灵武国,这才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

    一眨眼的工夫,灵隐派的人就出现在了阿音的视线里。

    阿音揉了揉眼,定晴一瞧。

    为首的,竟然是那个白袍的身影。后面跟着两个华草堂的执事弟子。

 第一百八十八章 分道扬镳

    (全本小说网,HTTPS://。)

    阿音微怔,没有想到痕会亲自来。

    看着他们落地的方向,隐约就是凤阳宫正门外的广场。

    阿音想了想,决定出去看看。

    刚出门,阿音就看到了晴也在那里等着。

    她愣了愣。

    晴转头看了她一眼,勾了勾嘴角:“你也来了,那就正好在这看着吧。”

    阿音深吸了口气,望向前面。

    那一袭白袍,明明只有三个月没有看到,却好像恍如隔世。

    阿音不由得注目向痕,一直都没有移开眼。

    但她觉得有些奇怪。这种情况下,难道不是灵隐派倾巢而出吗?怎么会只来了痕和两位执事弟子?

    痕没有看晴,直接把他忽略了,径直来到阿音面前,一把拉过她道:“跟我回灵隐派。”

    痕的语气温柔中带着一丝强硬。

    阿音微怔,她忽然觉得痕并不是遵照掌门真君意思而来,而是自己擅作主张来的。

    没等阿音想好应该怎么办,晴冷冷地看了痕一眼,说道:“如果你想要她早点死的话,那就尽管带走他吧。”

    痕一愣,回过头来,有些发怔地看着晴,显然不是很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但他的手却不自觉把阿音放开了一些。

    从这个动作透露出来,痕真的很怕晴对阿音做什么。

    痕想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