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狱火登仙-第8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阿音微愣,才发现自己刚才几乎从鬼门关里走了一圈。

    晴这样跟九州为敌的人,自然不习惯身边有什么同伴。

    所以当醒来时,发现身边有个人,晴的第一反应是敌人,而不是朋友。

    阿音想了想,要是告诉晴,是他叫自己别走陪着他的,不知道晴作何感想?

    “不怕,你应该杀不死我。因为我现在是乌雀之身。”阿音道,“你感觉怎么样?”

    晴皱了皱眉头,又闭上眼。

    显然,他不愿意说,但是阿音能感觉得出来,紫羽真君造成的伤势,不是睡一觉就可以恢复的。

    过了很久,晴才幽幽说道:“我需要一些时间。”

    阿音点点头,想了想又问道:“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么?”

    晴的目光一瞥,发现了床边的一本书。

    他目光在上面定格了一会,呆滞片刻,露出一丝嘲讽的冷笑道:“你还想学治疗?你身上带着枭神之力,没医死人就算不错了。”

 第一百九十八章 是非之地

    (全本小说网,HTTPS://。)

    阿音有些生气。不过看在晴依然算是伤病的情况,就没想跟他计较。

    晴皱了皱眉头,似乎真的很痛苦的样子。

    不一会儿,晴又陷入了似乎是睡眠,又像是昏迷的状态。

    不知道他这一睡,要睡多久。但是阿音觉得,像晴这么强大的人呢……应该可以自己慢慢复原吧?

    不管晴有没有这种能力,但是在世人的印象里,他从来不可能受伤。

    即使受伤了,似乎只要一晚上,他就可以自动恢复如初。

    不管晴是不是传奇中的那么强,但大家都觉得他就是那么强。

    从某种角度来说,上了四国史的人,总是会被神话的。

    话说回来,既然晴都不让她管他的伤,那么自己也的确没有必要管了。况且,从晴的话中听来,确实没有用y灵力来治伤的。

    阿音决定,去外面的花园里散散心。

    自从来到凤阳宫,她还没好好地走过一次花园。

    然而,就在她走在凤阳宫正殿的走廊时,忽然看到空中有一点白色的光点。

    只是远远一个点,她就辨认出来那是一个她十分熟悉的人的身影。

    是痕。

    阿音忽然有些激动,也多了几分担忧。

    但是仔细打量,发现只有痕一个人前来。而先前随行的两位执事弟子,一个都没有来。

    阿音心中的担忧感顿时减弱了不小。

    阿音觉得,痕这一次独自前来,不是为了公事,而是私事。

    阿音凝视着痕,等待他落在了自己面前。

    痕下剑,走了几步,来到阿音面前。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温柔。

    阿音微怔,定定盯着痕。

    两个人互相注视了很久,却没有说第一句话。

    良久,痕向阿音靠近了一点,眉宇之间透出一丝忧色,说道:“真的……不跟我回去么?”

    阿音犹豫了一下,想了很久,认真地问痕道:“我还能回去么?”

    阿音的语气很真切,很诚恳。

    痕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回答阿音的,是良久的沉默。

    痕长叹了口气。

    痕说道:“可是,凤阳宫毕竟是一个是非不明的地方。四国宗门都想要把晴推下皇位,只是还没有制定好计划。所以,凤阳宫并不是一个可以久留之处……”

    阿音想了想:“然而除了这里,我别无其他地方可去。”

    痕低头沉默良久,说道:“你难道真的忘记了么?忘记了以前的初衷?”

    阿音有些糊涂。

    她摇了摇头,不知道痕在说什么。

    痕想说什么,但是他停下来,最终还是只叹了口气,什么话都没有说。

    又是一时无话。

    痕沉思了很久,目光望着远方,平静地说了一句:“晴不是一个好人。”

    阿音点点头:“我知道。”

    痕有些不解地望着阿音。

    阿音说:“我一直都知道,从跟着他来到凤阳国的第一天起就知道。只是我已别无选择。”

    痕目光中闪过一丝怅然,轻轻问道:“真的是这样么?”

    阿音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真的。”

    她十分肯定。

    在九州,在四大宗门,阿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犯了什么错,也不知道晴到底都是犯了什么错。

    总之,大家都对正和邪十分的执着。而且是一种狂热的执着。

    黑与白不能不分,是与非不能颠倒。

    为了宣扬他们的正义,所以阿音和晴,只能被视为异类。

    所以,她除了跟着晴一起闯荡天下之外,没有其他的容身之处。

    阿音想了想,说道:“师父真的去了天狱?”

    痕点了点头。

    阿音目光中闪过一丝悲哀。最终也点点头:“那很好。”

    痕露出诧异的眼神。

    阿音笑了笑,补充道:“也许我会遇到她,将来在天狱里,也算有个伴儿。”

    痕用一种惊愕的目光望着阿音:“你就这么自暴自弃?”

    “这应该不叫做自暴自弃吧?”阿音摇了摇头,望向痕,“我只是在认真地考虑我漫长的下半生应该怎么度过……”

    如同凤阳之神一样,获得了神力,便等于拥有了无尽的寿命。

    对于普通的人类来说,这类神的寿命遥远得无话可说。

    甚至,神们根本就不会死去。

    所以过了几百年,甚至几千之后,看尽身边的人老的老,死的死,尽数离去,但是还能有一个十分亲切的人陪着,不至于孤独,那种感觉其实……也不错。

    便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

    “呵。”一声短促的冷笑。

    声音很熟悉,而且令阿音很惊愕,不由得回头去确认了一眼。

    来的确实是那个黝黑色的身影,晴。

    阿音微怔。

    她不知道晴是什么时候醒来的,什么时候走过来的?

    而且晴这时候看上去,似乎什么伤都没有,容光焕发,完全就是换了一个人了。

    阿音碍于痕在场,又不能直截了当得开口问,所以只是用略带惊愕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晴。

    现在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轻狂霸道的晴,和刚才床上疲惫病弱的晴,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阿音心想,晴应该不至于那么快就好了。

    所以……唯一能解释的可能,就是晴是强撑着起来的,在痕面前故作镇定。

    阿音不由得有些担心。

    晴说道:“既然来了这里,那么容易就想走?”

    痕脸色一白。

    痕转过头,望着晴,二话不说地拔出了手中的法剑。

    这态度很显然,他确实想要全身而退。即使不能,也要跟晴大战一场。

    而阿音忽然有些迟疑。

    她觉得自己不知道应该站在什么立场。

    对于晴来说,他虽然受了伤,可也依然有可能随时把痕炸成一堆碎片。

    可是阿音又不知道,他现在纠结保持了自己的多少实力。也许,这只是装装样子。

    晴盯了痕一眼。

    当他的手指微微一动的时候,阿音心跳猛然停了一下。

    “等等!”她下意识地喊道。

    晴果真就停了。

    晴勾了勾嘴角,一脸死寂地望着阿音:“你要我放了他么?这不可能。”

    而痕依然在原地。

    不知道他是忘记了逃,还是根本没想到逃,或者觉得自己根本逃不过晴的手掌。

 第一百九十九章 晴的伤势

    (全本小说网,HTTPS://。)

    阿音想了想,转而对晴求情道:“能不能不要杀他?”

    晴皱了皱眉头:“他既然敢闯进这里,那就要做好死的准备。我凤阳国哪里是别人说进就进,说走就走的?”

    阿音微愣:“能不能看在我的份上,放了他一次?”

    就在这时候,痕忽然冷冷地说道:“阿音,别求他。”

    阿音一愣,直直转头望向痕。

    没想到这句话惹怒了晴。

    因为晴的暴躁脾气,他很是发怒,尤其在这种晴受伤,并且感到了威胁的时候,就更容易暴躁。

    晴怒极反笑,向痕挑了挑眉头:“哈,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说话间,他将手掌微微一动。

    晴忍不住动了手。他的忍耐当然很短暂。

    阿音暗叫一声完了。

    她感到一种很强大的力量朝痕*近……

    阿音很确定这一回,晴真的完全没有忍,而且对痕露出一丝严肃的杀气。

    总之,一道十分强劲的火系灵力,越过阿音,朝着痕直冲而去。

    即使阿音拥有枭神之力,在这种时候也没有办法做什么。

    因为她的速度再快,也没有晴的法术速度快。

    而且,这一次,她离晴的距离太近,做什么都已经来不及。

    痕的目光露出一丝惊愕。

    他觉得他自己正无限接近地*近死亡。

    那一招爆破法术,是晴的绝学。从来没有人可以从晴的这招下逃脱,除了阿音之外。

    阿音更是脑中完全空白一片。

    痕似乎是下意识的,拔出自己的法剑。

    他想要去挡。

    在这种完全思考,而是全靠条件反s来抵御的情况下,痕只是直觉地让自己死的更晚一些。

    可是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那道令他感觉到死亡气息的灵力,行进到了一半,忽然减弱。

    痕当然不知道那是为什么。

    灵力不可能半途停下来。而痕的力量,也根本不可能抵御晴的法术。

    可是那道死亡气息,确实就停在自己的咫尺之遥,渐渐在途中化去,直至消失。

    痕被一阵强大的冲击**出一尺之远。

    但紧接着,他的退势减缓,靠着自己的能力停了下来。

    当痕站稳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在晴的手中活了下来。

    痕目光中闪过一丝微讶。

    他想不明白。

    晴怎么可能放过自己?

    既然晴已经出招,就不存在因为阿音而留他一命的可能。

    更为诧异的是,自己并没有用任何反抗来接招,只是下意识用剑来挡住身体而已。

    一个念头忽然从痕脑海中油然而生,使他不自禁地将目光移向了晴的额头。

    在一簇凌乱的刘海下,痕发现了一些细微的证据。

    痕毕竟是聪明人,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他目光带着一丝惊异,打量了一眼面前的晴。

    痕观察入微,很快就从他的气色中,发现了一抹很难察觉的憔悴……

    没错,晴确实受了一点伤。

    还是一点不轻的伤。是紫羽真君带给他的伤。

    四大宗门的消息一向灵通,所以晴袭击赤羽派,并且杀死了几十位弟子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整个九州所有的宗门。

    当然,紫羽真君偷袭晴,而在他额头上留下一道伤痕的消息,也传遍了整个九州。

    表面上,大家都不知道晴到底受了什么样的伤。可是大家都知道,他确实中了紫羽真君的计谋。

    而表面上,晴也什么事情都没有,只是在中计之后顿了顿,然后杀了一些在他看来只是蝼蚁的赤羽派弟子。

    但这种反应,确实有点不太寻常。

    现在痕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晴连数数都数到一半,就忽然从赤羽派撤离了。

    痕带着一点疑问的口气,直直注视着晴问道:“你受了伤?”

    晴没有什么反应。

    痕说道:“紫羽真君的那一招,叫做五雷神咒。但凡中的人,一开始或许没有什么异样,可是会在接下来的在一个月之内,渐渐的开始发作,失去对自己灵力和神魄的控制力,直到找到解咒的方法。”

    阿音愣了愣。

    她一想到晴在失去意识的时候说的话,就确定晴绝对是中了这法术无疑了。

    晴淡淡的在一边听着,脸上毫无动容。似乎痕说对的就是一件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痕继续说道:“这个五雷神咒,或许是最合适针对你的。因为只要对手的法术越强,这个法咒生效的时间就越长。也就是说,对普通人来说,可能中咒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但是对你来说,从中咒到恢复这个时间,大约需要半年……”

    阿音一愣。

    就连晴这时候的目光里,也闪过一丝愕然。

    晴绝对不能接受自己失去能力,长达半年的时间。

    半年,对现在的晴来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他等不起。因为半年之内,他没有可以瞒住天下人的可能。

    不要说半年了,就是十几天,也足够许多观察敏锐的人,察觉他的异样。

    晴抿了抿唇。

    这是阿音第一次看到晴露出如此紧张的表情。

    她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良久之后,晴望向阿音,淡淡的说了一声。

    “你把他绑了,押到地宫去。”晴指了指痕。

    晴的意思很明显,既然痕知道了他受伤的消息,那就不能让他再回去。

    虽然晴现在不能杀了他,却可以将他绑起来,阻止他回去报告掌门真君。

    晴说完,依旧放不下心,对着阿音凝视了很久。

    晴目光里的意思很明显,是要看她会不会按照自己的指示做。

    良久,阿音想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

    她转向痕,说道:“现在看来,只能对不起你了……”

    ……

    与此同时,晴的目光中露出一丝满意。转过头去,慢慢回了寝宫。

    而痕的目光中,却不悲不喜,反而更像是一个麻木的人。

    ……

    阿音虽然是按照晴的指令,把痕送去了地宫,可实在不是绑着的,而是痕主动自投罗网的。

    尽管如此,晴还是很担心痕会偷跑,于是在地宫外面,加了一层结界。

    除了他本人之外,没有人可以打开的结界。

    晴做完这些,才觉得放心了一些,回到寝宫,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百章 不堪回首的故国

    (全本小说网,HTTPS://。)

    阿音虽然不会治疗,可是她还是从凤阳宫借来的书籍上,学会了怎么判断病人的病情。

    很显然,刚才晴做的这些,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他已经疲惫不堪。

    阿音搭向了晴的脉门,探如一丝神识发现,晴现在进入了如同冬眠的状态。

    只有睡够了,他才能再次醒过来。

    阿音忽然想起来,其实痕是天水灵根,是一个很强大的医修。然而让痕来治疗晴,怎么想都是一件相当不现实的事情。

    阿音干脆直接打消了这个念头,连问都没问。

    因为只能等着晴自己苏醒,阿音什么都做不了。所以,阿音在闲暇之时,唯一的消遣就是去地宫,找痕聊天。

    痕自从离开青龙国整整两年,都没有再去过宫殿。

    虽然这里是凤阳国,这里是凤阳宫,可是跟痕自小住惯的青龙宫,还是有一些相似的地方。

    住在这种地方,不免会令他有诸多感触。

    痕对阿音说道:“这些在这里,什么事情都不能做,不过这些时间,倒让我静下来思考,想明白了许多事情。”

    阿音微愣,望向痕,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痕目光中闪过一丝惘然,淡淡道:“来灵隐派的这两年,我确实浪费了许多时光。”

    阿音有些似懂非懂。

    痕望向阿音,微微一笑:“如果我这一次能活着出去,那么我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