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狱火登仙-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华草堂吧。”痕挑挑眉毛。

    “咦?”文长老打断一下,瞅向痕道,“不留下来喝杯茶?”

    痕微微一笑:“不了。还跟师父有些事情要汇报呢。”

    “什么事情这么急,连喝个茶的功夫都没有?”文长老一挥手,“算了算了,我就不留你了。”

    痕和阿音对了个眼色,一齐道:“那我们就先走了。”

    文长老叉着腰,瞅着这两个人一先一后走出门,摇头叹息:“啊呀,看来没多久,单狐峰的八卦又要满天飞了。”

 第二十章 意外收获

    (全本小说网,HTTPS://。)

    阿音赶着搭上传送法阵,去小咸峰用腰牌换了食盒,又匆匆回到法阵,传送到华草堂。当她疾冲到华草堂门口时,两位守门的师兄向她露出阳光般笑容:“痕师弟在里面等候你多时了,快进去吧。”

    阿音向他们微笑点头,一路疾走进去,只见一道石门是开着的,里面一间八角形的石屋,赫然就是痕闭关的密室。

    痕盘膝在里面打坐。阿音将食盒提过去,在他面前一放:“师兄,开饭了。”

    痕抬抬眼皮,歪头打量阿音:“你应该怎么谢我?”

    阿音一琢磨,抱起拳头:“多谢师兄相救之恩,我定当为师兄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惜。”

    “切!”痕扬了扬手,“我要你上刀山,下油锅干嘛。”

    “做牛做马也可以。不然你说你要我做什么吧?”阿音道,“或者攒帮派贡献点,做任务我也可以的。”

    “帮派贡献点?”痕瞅瞅阿音,像在看一个怪物,“我可是亲传弟子,我要那玩意儿干嘛。上一次在天狱,你救了我,这一次,就当是我们俩扯平了。”

    “我就等你这句话。”阿音微微一笑,把食盒往痕面前推了推,“快吃吧,都要凉了。”

    “我等你许久没来,早就吃了辟谷丹了。”痕道,“不如你替我吃了吧?”

    阿音折腾了一早上,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一听痕这么说,也不客气了,从食盒里提起碗米饭,不顾上拿筷子,直接用嘴上去咬下一口,边嚼边说:“那就多谢款待了!”

    米饭刚从食盒里拿出来,还有余温。阿音嚼着从来没吃过的灵米,只觉得沾了灵气的食材,到了她嘴里,就跟泥牛入海似的。

    痕低头注视她手里的碗,冷不丁说道:“你是在修炼y灵力吧?”

    阿音脸一白,顿时整个人僵住,思忖半天,问道:“你怎么知道?”

    痕点点头,像是自言自语:“你承认了。那也好。”

    阿音深呼吸一口气:“要不然呢?你会怎样?”

    “不然……”痕想了想,“我会举报你。”

    阿音一哆嗦,叹口气:“不过,就连文长老都没发现,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也不知道。”痕摇头,“好像自打出生起,我就可以看到y灵力。我还可以看到,你身边似乎有一个蓝衣服的鬼影,和一个绿衣服的鬼影,一直跟着你。”

    阿音目瞪口呆:“这你都知道。”

    “y灵力可不是一种好力量。”痕说,“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放弃?”

    阿音垂着脑袋,放下筷子:“我吃完了。谢谢招待,我得把这些赶紧的送回去,走了哦。”

    阿音很显然是在回避,而痕也很无奈地叹口气。

    阿音刚从机木堂里出来,领了这一个月内给痕送饭的十个贡献点,就去打扫乌鸦d。

    如同以往一样,阿音只需要将乌鸦们集体赶出去,花半个时辰收拾打理,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属于她自己的修炼时间。

    只是这一回,她召唤出来的小蓝和小绿,终于可以看见她了。

    阿音还来不及高兴呢,两个鬼魂,一人一边,飘过来勾住了阿音的手臂。

    小蓝道:“主人,你瞧那边的地上,似乎藏着什么东西。”

    小绿却道:“不一定是什么好东西。我看,还是不要去探究的比较好。”

    阿音一愣:“你们在说什么东西?”

    小蓝勾住阿音,朝d外飞过去:“跟我来呀。来了就看到了。”

    阿音跟着飘荡的小蓝,一路走出了乌鸦d,就在d口不远的地方,阿音见到了一片泥地。

    这片泥地乍一眼看去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可是因为小蓝在上面打着转,所以总有些令人在意。

    还没等阿音问什么,小蓝和小绿的身影淡去,像在空气中化开一样。显然,阿音的y灵力并不够维持他们出现太长的时间。

    既然来都来了……阿音想,不发现点什么,总是不太好吧?

    她蹲在地上,仔细观察着,忽然发现小蓝真的是慧眼。因为这片泥地周围的都长着杂草,偏是这块,光秃秃的,像是被人翻动不久的痕迹。

    显然,下面藏着什么东西。

    面对连鬼魂都好奇的东西,阿音此刻脑中只有一个想法:挖!

    反正铲子也有了,不挖白不挖。

    呼哧呼哧地忙活半天,大约挖下去半个人那么高的时候,就当她觉得再挖一炷香时间,没有就打算撤退的时候,一个金色质感的东西豁然出现在眼前。

    阿音一惊,扔开铲子,直接上手刨坑。不多久刨出一个四方形的金色盒子,小巧玲珑的一个,捏在手里倒像个首饰盒一般。盒子长得很精致,四边都有金色的雕花,似乎还是崭新的。

    盒子上并没有锁,甚至连机关都没有一个,好像轻轻一碰就开的样子。不知道为何,阿音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个盒子,不打开是一种正确的选择。

    可是在好奇面前,很少人能够忍住。

    阿音权衡了一下,还是打开了它。

    只见一道白色的烟雾,从里面飘出来,一直扩散到盒子外面,有一个人那么高。白烟凝结起来,真的就成了一个鬼魂的形状。

    不仅仅是个鬼魂,还是个活生生的,会说话的鬼魂。

    “亲爱的主人,你终于唤醒了我……”一个像是少年的嗓音说着,“根据约定,你可以问我三个问题哟……”

    阿音打量鬼魂两眼,道:“怎么你们鬼魂都喜欢管人类叫主人?明明我不是你主人啊……”

    “是。”

    “哈?”阿音有点奇怪,“等等,所以刚才那算一个问题?”

    “是。你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阿音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不知不觉当中,三个问题已经去掉了两个。

    显然,她不能再多嘴了。

    鬼魂道:“无论你想问什么,都可以问我。只要是以前发生的事情,无论在九州的哪个角落,只要有y灵存在,y灵都会知道……”

    阿音决定不能浪费这次机会。所以她犹豫了很长时间,终于决定问出了一个纠缠了她很久的问题:“我究竟是不是凤阳国皇室的后裔?”

    这一次,鬼魂却出奇地犹豫了很久,似乎这个题目很是困扰它。

    阿音心中又是期盼又是激动,连鬼魂都觉得很难答的题目,答案究竟是什么呢?

    鬼魂终于点了点头,坚定说道:“是。”

    阿音心头不由得一动。

    震惊之余,她忽然觉得,似乎有一个她看不见的黑d,就在身边。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但只要一脚踏错,就会从此万劫不复。

    她忽然觉得四周的风很冷,有点儿让她不寒而栗。

    她缓过神来,低了低头。没有看清楚鬼魂消失的过程,只是一眨眼,三个问题用完,就剩下了一个空荡荡的盒子。阿音愣了愣,有点不舍得地合上了它。

    阿音心想,这个盒子是个宝物,只是它依然在这里,说明打开过它的人,想要继续将它流传到下一个人的手里。

    于是,阿音将盒子放了回去,拿起铲子,一铲一铲地将泥土埋上。

    修仙之人常说的因缘,也正是如此。

    盒子一直在这里,等待下一个人的发现。

 第二十一章 灵隐论道

    (全本小说网,HTTPS://。)

    当阿音回到住处时,段凌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拿过她的腰牌,把十个贡献点转到自己的腰牌上,又朝阿音伸手,似乎在索要什么。

    阿音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说:“乌鸦d的任务,还没有结算呢。还得等几天才能拿到贡献点。”

    段凌“哦”了一声,忽然从身上拿出一个棕色的迷你储物袋。丢给阿音:“这个给你。”

    “啊?”阿音一愣。什么时候段凌会施舍自己了?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

    打量这个钱袋似的小储物袋,阿音不知道该不该说谢谢。

    “这些是你以前药浴用到的药材。不用贡献点,灵石就能买到。”

    阿音明白过来,这是嫌她浪费贡献点啊。

    “哦,那就多谢了。”阿音当然不介意客套两句,而且这两天不知道为何,段凌对她的态度也变得有点奇怪,不像以前那么苛刻了。

    阿音想,难不成是那天痕护着自己的事情,传到了段凌的耳朵里?

    但既然这不是什么坏事,也就懒得去深究。

    段凌闷头去看书了。阿音倒是奇怪了很久,虽然段凌也对修炼很热衷,可是从来没见她对典籍感兴趣啊。

    阿音第二天去取盒饭的时候,倒是看到机木堂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牌匾。

    “灵隐论道。最终获胜者可以获得论道宝箱一个。”

    “论道?”阿音想起来了,难怪最近段凌总是扑向书海,看来跟这个灵隐论道有关。

    她抬头瞥了一眼奖励。

    只听周围的人议论道:“论道宝箱?这个论道宝箱具体是个什么东西?”

    “听闻是一个随机的宝箱,根据修士的会开出随机的灵宝。”

    阿音听了听,问道:“那灵隐论道,到底是论些什么道?”

    “说是论道,自然是文斗,跟修为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所以不管是炼气期的修士,还是元婴期的修士,在这场论道上,都是平等的。”

    阿音的直觉告诉她,她也可以试一试。

    “那么,在哪里报名呢?”

    “要报名?只需要在这里签上名字就可以了。”

    阿音就顺手写好名。阿音想的是,虽然她不可能拿到什么轮到宝箱,不过看这场大赛的奖励,就算是个入围者,都能拿到几百到几十点的帮派贡献点。所以,试一试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收获。

    当她领到了食盒,走去华草堂时,转头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她来到花草堂时,痕看到她的第一句话:“听说最近灵隐派有个论道,你可以去试试。”

    阿音一愣,有些尴尬地说道:“我已经报好名了。”

    “啊?”痕愣了半晌。

    阿音补充:“我刚来的路上正巧看到,所以就顺手签了个字……就是这样。”

    痕想了想,道:“我觉得你可以拿第一。”

    “噗!”阿音正喝茶,一口喷了出来,“你说什么?”

    “论道都是跟四国史有关的题目,虽然是有些刁钻古怪的,可是对你来说,你早就烂熟于心了,不是么?随便问一个名字,你都记得。你连我的生日都记得,还有什么能难住你的?”

    阿音思索一会,也确实无可否认,就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我确实该好好准备一下。”

    痕想了想,从石桌下面拿出一本玉简,递给阿音:“这个你拿去。”

    阿音瞅了瞅封面:“这个是什么?”

    “灵隐秘记。”痕道,“记录着灵隐派从古到今历史的,四国史上没有。也许对你比赛有帮助?”

    阿音不客气地收下了,又问:“对了,你怎么不参加这个比赛?”

    痕瞅了瞅阿音,像是在看一个蠢货的眼神:“我有师父。”

    阿音愣了愣。

    有师父,好简单的一句话,但是亲传弟子果真是跟门内弟子不同的。有什么好东西,亲传弟子不用争不用抢,有个师父就能很轻松得到。

    阿音道:“这么看来,似乎灵隐论道奖励的宝箱,似乎是你看不上的东西啊?”

    痕又用刚才看蠢货的眼神:“亲传弟子跟外门弟子争这个,争上了,那道也没什么。争不上……那不是又成了归海云第二?”

    阿音想起归海云这个熟悉的名字,不禁哆嗦了一下:“没想到归海云的大名连你都认识了。”

    “那当然。”痕道,“你的火乌鸦跟他的过节,全派上下应该都知道了。你可知道,我师父对我说过一句话,灵隐派最可怕的东西是什么?”

    阿音瞧瞧痕,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问:“是什么?”

    痕低头,轻声说出两个字:“八卦。”

    阿音一愣,忍不住又一哆嗦。

    阿音回到住处,将自己的屋子上了结界,就拿出痕给的灵隐秘记。

    她在灵隐派,修炼也修炼不成,唯一打发时间的东西,似乎也只有看些书。

    阿音不会告诉痕的是,她之所以这么快收下这本书,不完全是为了那个她根本不在意的论道比赛。更重要的,这里面记载着灵隐派的许多历史。

    当然,也包括她梦寐以求的,灵隐派的镇派至宝。

    那个可以令死人复生的东西,也一定记载在里面。

    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阿音迫不及待寻找起来。

    很快,她便有所发现。

    “灵隐派凤血石,是历代掌门相传之物,其中烙印凤阳之神的法力,可以使已死之人复生。此物由掌门保管,其他人不便探知。”阿音读道。

    原来她要找的能够复活姐姐的东西,是一块像血一样的石头。

    只是灵隐秘记里,就连对凤血石的描述都少得可怜。

    阿音叹了口气。看来毕竟是灵隐派的秘密,掌门知道就够了,至于外人,那就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有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算是大门派,也害怕更强大的敌人。

    毕竟,那可是能令人复生的石头。多么逆天啊。

    阿音继续往下看,不多一会儿,就在书里发现了水池的秘密。

    “灵隐派水镜,乃是灵隐派自古以来封锁玄牝之处。其中蕴含强大y灵力,是一个不详之处。水镜,顾名思义,以水为镜,可观自身。”

    阿音抬起头来,若有所思:“玄牝……玄牝……那是何物?”

    但既然水镜存在了那么多年头,说不定它知道一些关于凤血石的事情。

 第二十二章 水镜之怒

    (全本小说网,HTTPS://。)

    阿音将秘记藏起来,收起结界,又一次潜入禁地。

    水镜的水,一如往昔,漆黑得如同一口深渊。

    阿音缓步来到水镜身边,盘膝而坐,问道:“水镜,你知不知道灵隐派的凤血石,是什么?”

    池子像是从沉睡中苏醒一般,很快有了反应:“我当然知道。”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

    水镜犹豫了好一会儿,像是在思索:“你若是能够帮我打开我身上的锁链,我就可以告诉你。”

    “锁链?”阿音寻找了一下,终于在对岸发现了一条漆黑的锁链,上面布满了灰尘,像是很多年都没有翻动过。

    也是,这个地方除了她,也没有人会来。

    “要我打开他?”阿音迟疑了一下,“可是这看上去很难解开,有什么方法么?”

    “你一定会有办法的……”水镜似乎胸有成竹。

    不知道为何,阿音一下联想到多日前在天狱的那一次,心想这封印了水镜的锁链,是不是也跟天狱一样,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若是如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