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狱火登仙-第9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直到晴被锁入天狱,凤阳国的人为了天火灵根继续存在下去,所以将她从冰墓中取出来,成为了封印晴的神魄的最佳容器……

    总之,诸多感触,一下子涌来,这些堆积如山的东西,一下子加在她身上,令她心跳得特别快,有些喘不过气来。

    而这一切的决定,只是洛妍的一句话。

    真相即将揭开。

    “果然是这样,对不对?”阿音鼓起勇气,望向洛妍,重重地问道。

    洛妍望着阿音,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沉默了很久。

    很久以后,她郑重地点了点头。

    阿音知道了之后,胸中一阵酥麻闪过。

    她停顿了很久,她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一切。

    一瞬之间,所有的关系都变样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音醒过神来,抬起眼来,遥望了一眼远方人群的方向。

    虽然看不见晴的人,可是她这一眼是望着晴的,也带着很深沉的意味。

    此刻的晴,依然还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但他总要知道。

    阿音目光中闪过一丝痛苦的情绪。和刚才洛妍目光中的痛苦一模一样。

    阿音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更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如果不是晴,她不会死,但她更不会死而复生。

    但对于这些生和死的纠葛,阿音可以既往不咎。因为当她死的时候,当她再度活过来的时候,她还没有长到一个有感觉的年纪,也记不住这些。所以,这些仇恨或者恩人的感觉,对阿音来说是陌生的,她也不在乎。

    阿音只是没法想象,当晴听到这个现实的时候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晴一向暴躁的很。

    所以阿音莫名生出一种害怕。

    洛妍的声音忽然响起:“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么你原本就应该属于凤阳宫。”

    阿音点了点头。

    没有人再可以拦她跟晴站在一边。

    因为从生来,他们就注定站在同一边。

    “那么师父呢?依然是回到天狱?”

    “是。”洛妍点点头。

    一时无话。阿音又朝人群的方向望了一眼。而这一次,她想要望的人是痕。

    也许这是她唯一在灵隐派放不下的人。

    阿音心中顿时百感交集,那些以前的企盼,和苦涩,还有失落,统统交织在一起。最后,在阿音心间,仅仅化作了一声唏嘘。

    这声唏嘘里,带着很多的遗憾。

    但最终有缘无分。

    “对了。”阿音想起来一件事,“我记得痕一直说过,要我一定要记得以前的事情,可是我真的记不得了。”说着,望向洛妍,目光中闪过一丝真诚,“你知道我以前为什么会投入灵隐派么?”

    洛妍微愣。

    阿音问的很诚恳,所以这令洛妍更加犹豫。

    洛妍想了想,郑重其事地说道:“那是因为一个人。”

    “谁?”

    阿音问的很快,所以洛妍的犹豫就显得更长。

    “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洛妍的目光中透出一丝复杂,“如果你要想起她,我可以帮你。”

    阿音坚定了点了点头。

    洛妍手一拂,一颗血红色的,半透明如同琥珀的玉石出现在了阿音的手里。

    阿音微愣。

    玉石中流露出红的如同血一样的颜色。一层灼热的灵光,包围着玉石四周,散逸到空气中。

    毫无疑问,这是阿音在许多凤阳宫典籍中都能看到的凤血石。

    凤血石是凤阳国的至宝,也是灵隐派的镇派之宝。

    洛妍作为凤阳之神的转世,原来这块石头一直在她手里。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而洛妍就这么轻易地将凤血石交给了自己。

    阿音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眼神:“这么厉害的神器,你就这样交给我了?”

    “不怕。”洛妍摇摇头,“无论是谁,要是想要凤血石,都有一个交换的原则。”

    阿音并不知道有这个原则。因为书里没说。

    “等价交换的原则。”洛妍淡淡解释道。

    说完这句话,她转过头来,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望着阿音。

    阿音对洛妍的举动,露出了疑惑的目光。她从洛妍眼神中看到了一些同情,怜悯,依稀还有几分不舍……

    阿音有些糊涂了。她知道洛妍有些话没有说,可不明白为何她这么看着自己。

    “记住我的话。”洛妍望着阿音,眼里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珍惜,“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阿音有些懵懂。

    洛妍没等她回答,就展开一对凤凰羽翼的翅膀,极速飞走了。

    阿音知道她要回天狱。

    现在,她也要回凤阳宫。

    不过在回去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阿音飞回了人群中,来到了痕的身边。

    “我有话想要对你说。”阿音很直接地望着痕。

    痕思索了一会儿,向掌门真君一拱手。掌门真君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去。

    阿音和痕飞到刚才那处四周无人的地方。

    阿音望着痕,笑了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淡温和一些:“没想到我们居然还可以再见面。”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一场婚姻,一场交易

    (全本小说网,HTTPS://。)

    空旷的地方,从千里外直吹而来的风有些喧嚣。

    痕也淡淡的笑了笑:“我也以为,那一次就是最后一面了。”

    风声似乎埋没了两个人的声音。

    良久,阿音望着痕说道:“你的婚礼什么时候举行?”

    痕有些吃惊。与此同时,阿音感觉他有些心虚。

    痕呆了呆,问阿音道:“你全都知道了?”

    “紫苏全告诉我了。”阿音想了想,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来恭喜你。而且,我觉得掌门真君女儿的婚礼,应该办的很隆重很辉煌,我也想来看看。”

    痕想了想,报出了一个十天之后的日期。

    阿音点了点头,这份信任足够让她道了一声:“谢谢。”

    阿音又道:“到时候,我会送上贺礼的。”

    痕低着头,沉吟了一阵,显然想说些什么。

    良久,痕说道:“我没有选择。”

    “我知道。”阿音打断了他,用一种带着意味的目光,幽幽凝视着痕,“我可以有一个请求么?”

    “什么?”痕目光一亮。

    “我可以再握一次你的手么?”阿音望着痕,微微一笑,“就像那一次,在石室里,我死了,你活着的时候一样。”

    这句话令两个人的记忆同时回到了那一刻。

    这是两个人充满回忆和希望的一刻。

    自从那一面之后,痕开始相信阿音的存在,可能还见得到她,也就充满了希望。

    而阿音也很高兴,因为她终于可以和活着的人做些什么了,尽管那时的她已经死了。

    现在看来,那时候的一切就像恍然一梦。

    如今,虽然阿音活着,可是再也见不到希望。

    十几天之后,痕就会成为温玉君的丈夫,灵隐派的接班人。

    这对他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他可以有充分的资源,去做复国的大事。

    这是痕心里一直想要达到的目标。阿音当然不能因为儿女私情而阻止他……哪怕这一次的婚姻对痕来说,只是一场交易。

    对于这样的交易,在越是权贵的人眼中,越是平常不过。

    痕当然也是其中之一。

    阿音这么想着,看着痕的眼神里多了一丝苦涩,一丝无奈。

    痕轻轻伸出手。

    阿音毫不犹豫地拉了过去。

    跟她死的时候不一样。现在,她才能真切的感受到。虽然阿音知道,这种感受持续不了多久。

    如果说以前带给她的是希望,那么现在……只是绝望之中,一些残留的温存罢了。

    阿音露出了一个艰难的微笑。

    她望着痕,然后轻轻收回手臂。

    “走吧。”她轻轻的说道,“这样就够了。”

    痕望着阿音,停留了很久一阵。

    他也知道要走。可是迟疑了很久,都没有能走得开。

    良久,痕转过身来。

    他向阿音凑近了一些,然后伸开手臂,轻轻将她环抱起来。

    在这个拥抱的时候,他感觉了一些安慰。

    似乎很久以来的积蓄的思念,终于在这一刻爆发。

    痛苦,复杂,不舍,思念,悲哀……各种情绪在他脑海中爆发。

    他的手是颤抖的,甚至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

    他感觉到怀中的阿音微微一愣。

    这也许是痕第一次失控,也许是最后一次。

    只是在临别的时候,他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情。

    然后,他感觉到阿音伸出手,也抱住了他。

    两个人相拥得更紧了。

    不知过了多久,痕终于放开了手。

    他望了一眼眼前的阿音,眼神中流淌出一丝笑意。

    “我好像……还是像以前那样爱着你……”

    痕这样说着,他的语气很温柔,很平静,甚至带着一点微笑。

    可是阿音笑不出来。

    强颜欢笑,本就是一件很痛苦,很哀伤的事情。

    她注视着痕很久,都没有移开眼。

    这时候,除了笑容,她还有一种选择。

    即使因此流泪,似乎也可以……

    阿音望着痕,一动不动,眼里却从眼角滑落。

    远方的太阳,一点点开始下山。

    阿音注视着痕,用一种有点鼻塞的声音说道:“我好像……也是跟你一样……”

    痕随即笑了一笑。

    他的笑容之中,带着一种欣慰。

    似乎听到这样的答案,将来即使不能在一起,也是无所谓的……

    虽然分开了,虽然站在两面,虽然随着婚礼的到来,这一段缘分就会终结……可是这一种感情……似乎并不会由此终结。

    也许,只有记忆随着时间,才会将这一段情一点点抹去。

    阳光躲在山后,一点点变得微弱了起来,不足以照亮整个大地。

    风却越来越来大,吹起了两个人的衣袍,吹乱了两个人的碎发。

    “保重……”痕淡淡的说道。

    阿音缓缓点了点头。

    阿音明白他此刻的心情,因为自己也是一模一样的。

    无奈,却要被迫接受。

    “保重。”她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哽咽。

    说完,痕一回头。

    这是真正的最后一个决绝的回头。

    从他抬脚踏出去的第一步开始,就意味着这是一个再也没有办法回头的离别。

    痕的身影,渐渐消逝在风呼啸而过的地方。

    ……

    虽然离去了,可是感觉还想念,思念,甚至深爱着对方……

    阿音在凤阳宫,眺望着远方灵隐派的方向,脑中却一遍又一遍地想着这个问题。

    不知道痕在远方的灵隐派,是不是也跟她同样的感受,是不是也跟她一样的隔窗眺望。

    阿音等着十天之后的到来。

    但她想,自己不能亲自去贺礼。

    不然,这种感觉永远不会有终结。

    窗外的太阳终于落下了山崖。

    阿音拉上窗帘,躺在大床上,手握着洛妍交给她的那块凤血石,思绪换了一个方面,又开始不停起伏起来。

    洛妍交给她这一块石头,毫无疑问是让她回想起一个人。

    而交给她凤血石的意义,很可能代表着这个人……早就已经死了。

    而自己去灵隐派的目的,就是将那个人成功复活。

    阿音目前是这么推断的。

    正在这时候,一阵脚步声从门外进来。

    这样悄无声息,不打招呼就直闯她房间的,毫无疑问只有晴一个人。

 第二百一十四章 双生子

    (全本小说网,HTTPS://。)

    阿音飞快地收起了凤血石。

    每当要面对晴,最近几日,阿音忽然感觉到一种越来越强烈的畏惧。畏惧他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时刻,尤其是当他离自己很近的时刻。

    明明晴没有办法伤害到她,也没有办法对她做些什么,阿音却一直担惊受怕着。

    晴的气场越来越强,但是他的意志力却越来越差。

    “又在看那块石头么?”晴语气中隐约有几分不屑。

    阿音点了点头。

    在她毫无防备之时,晴忽然一个翻身,坐到了阿音的床上。

    阿音下意识往旁边挪了两下。

    晴当然察觉阿音的小动作。他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些不满,一把拉过阿音:“你就这么怕我?”

    阿音没想到自己的害怕被晴全然d察,不得已之下,只能说道:“你先坐下,我有一件事情想了很久,一直想要对你说。”

    晴并没有如愿离阿音远一些,反而凑近一些:“有什么事,快说。”

    “并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说明白的事情……”

    阿音试图解释,却被晴一下打断。

    晴捏住了她的手腕。

    阿音皱了皱眉头。

    如果是枭神之神都能感觉疼的程度,那意味着晴用了不少力。

    “长话短说。”晴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阿音注视着晴,沉默了一会儿。

    但是为了不要引起晴的暴躁脾气,她还是尽量快地说道:“你不能这样做……因为……因为……”

    这样的场面,阿音在脑海中想象了很多遍。可是真正说出来的这一边却跟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阿音鼓起勇气,看着晴的眼睛,说道:“我是你的亲生……”

    话音忽然被打算。

    因为晴忽然伸出一只粗糙的大手,捂住了阿音的嘴。

    阿音把双眼瞪得很大,直直注视着晴。

    与此同时,晴忽然朝阿音身上凑过来。

    晴的动作十分的粗鲁,而且几乎是狂暴的状态。

    他用身体压住了阿音。

    就在这时,阿音忽然明白了什么。

    在凤阳宫里的一切,晴比自己了解得更清楚。

    晴既然在关键时刻捂住了自己不让说,那就说明这个真相,他比自己更清楚,知道得更早……

    阿音愣了。

    一直以来,她都忽视了这个事实。原来晴早就知道。

    可是晴一直将它埋在心里,甚至连丝毫都没有透露给阿音……

    可是晴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

    阿音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阿音差点被这个念头吓到。

    她愣愣望着晴,想要确定:“你早就知道,是不是?”

    晴一双幽深的黑眸紧盯着阿音,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但阿音很轻易的得之了,晴确实早就知道。

    “你为什么……一直瞒着我?”阿音问道。

    晴紧抿双唇,从一开始的绝不愿意开口,到后来发现无法不回答,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冷笑:“对于你是谁我是谁的这个问题,真的很重要吗?”

    阿音沉默了一会儿。

    “如果你知道了你是谁,那么你还会像现在这样?”晴勾勾嘴角,“怕是你早就到了痕的身边了吧。”

    阿音微愣。

    虽然她一直都隐约察觉到了,晴想要她一直陪在她身边不离开,可是她一直都没有敢面对这个事实的勇气……

    在她的眼中,晴一直是一个孤君,暴君,他从不需要别人的依靠。

    可是她终于承认,晴确实一直想要得到她。晴一直想要她不离开。

    这就是如此坚硬的人,外表下软弱的一面。

    阿音忽然有些心软。

    她望着晴,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