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闲妻不淑-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耄餍宰咦摺

    街上行人如织,从乡下进城的人晃悠悠挑着柴禾寻买主,路旁叫卖的人也忙忙碌碌,若华却专盯着路旁的米铺子看,叹息一句粮价又涨了,何时是个头。叹息完之后又自嘲,自己是职业病吗?

    碧环频频回头,“我怎么总是觉得身后有人一般。”

    很快就到了,柳府不是很大,胜在精巧清幽,甚至有些古朴,她还以为柳靖的性子,怕是连地上的青石都是恨不得要刻花的。

    柳靖坐在轮椅上,晃悠着到了跟前,桃花眼弯弯,“我说华姑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看看我救了你一回,还说好了要送个自己能走的椅子给我,我等得头发都花白了,清梨露都被你喝光了,要不是我想出装泥浆的法子,你还不给送来了是不……”

    听他说完,若华幽幽叹息一句,“柳靖,我可不像是你,天天琴棋书画的,我一打开门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件件事情要操心,再说这轮椅不是给你送来了嘛,慢工出细活。”

    柳靖哈哈笑了两声,回头对一旁的小厮说,“你说我都搬到这地方了,怎么还是有人说话这般像呢,算了算了,看在这椅子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你拎着的是什么?”

    被盯着的谷若华干笑两声,“救命恩人呐,这不是你什么都尝过了嘛,这是我自个儿琢磨出来的点心,您尝尝,免得总是说我不报恩。”

    “呀,用两块点心就想着打发我了!我可是记着,以后我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可是要……”

    谷若华好生的听完,硬着头皮刚要想着弄个借口,却被看穿了,“行了行了,走吧走吧,你那丫头等会又会说米铺出事了,连个由头都想不好。”

    逃也似的飞出去。

    在那树荫之下却慢悠悠走过来一个人,盯着那背影望了一眼,“哪家姑娘?要是知晓非得给你弄回家去不可。”

    “去去去,看我这椅子,”柳靖献宝一般的滑来滑去,又打开那点心,“我救下的傻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哦,一说话就跟你一样没趣,柴米油盐柴米油盐的,咦咦,那是送我的……”

    却说若华跟碧环出来,碧环拍着胸口,“我的小姐,那柳公子真是不好伺候,不过小姐你也不太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

    “嗯,好像什么都可以说,还笑,眼睛里都是笑意,平时对着别人笑,就是脸上的肉这么动一下。”碧环边说边模仿。

    若华摇头,很快恢复成以往的神色,“行了,笑什么都一样,回去盘账。”

    “这么快!”

    “临波不是说了嫂子昨日回过娘家了吗,不快点吞太多也要吐得出来才是。”

    铺子里,姚氏一脸满足的笑意,见若华来了,又是习惯性的把那乌黑算盘打得噼里啪啦。

    “嫂子,您看铺子辛苦了?”

    姚氏揉揉眼睛,“可不是,不过这有啥法子,自家的事情不做还能等别人不成?”

    谷若华也不跟她计较,依旧笑道,“爹爹出门时候交代过把账做好,等他回来查看,早几日涨价时候我就理好了的,原想着交给你,这可就忘记了。”

    姚氏还没有反应过来,碧环就叫了孟大叔过来,临波在一旁站着好整以暇。

    只听若华问孟大叔,当时的各等米剩下多少,现在多少多少云云。

    姚氏一急,傻眼了,却不肯罢休,“你说多少就是多少,若华啊,一家人算那么清楚做什么,反正不都是咱家自己的银子么?”堆起一脸笑。

    若华心里冷哼,却不动声色,佯作不解,“瞧嫂子说的,自家人也要清楚咱们家卖出多少东西吧。”

    话音一落,临波张嘴就来,“望宾楼来拉了两石上等米,邱大叔酒铺拉了三石五斗的中等米……”

    若华一边写一边算,“嗯,这回对上了!嫂子您算算,临波说的就是卖出去的,孟大叔这边的也是对的上的,这样一来这几日一共得了银子二十二两另三百四十七文,等爹爹回来……”

    姚氏细眼不停的转,刚刚一直被谷若华带着走,此时已经有些蒙了,“这……这,哪里有这么多银子,一大家子的嚼用难不成不用银子,临波碧云他们一个月不用银子,还有……”

    准备了这么久,哪里是这样的借口就能推脱的。

    “嫂子你甭急,这有啥,碧环他们的都有份例,一个月多少是定了的,还有我们也没几个人,一个月要花多少银子可都记着不就是,这一码是一码。不过嫂子你也是自家人,这银子你拿着也成我拿着也成,以后爹爹回来了都是给他老人家管着的。自家人还能少去不成,嫂子,您说呢?”

    姚氏见谷若华那甜甜的笑,有心想驳,却实在找不到由头,扯开来说她也不敢,只觉得这笑忒渗人。

第015章 姚如烟的一石几鸟计

    下半晌,姚氏自己一个人回了娘家。

    姚如烟正在房中纳鞋底,脸上是恬淡的笑,一针一针的很是虔诚。

    姚氏突然撞进门,她手一抖,针就扎到手指上,渗出的血染在鞋底上,惊诧慌乱一瞬而过,本想藏起来,却下意识的用手指去擦。

    姚氏不耐烦的说,“擦什么擦,爹也没那份心思看那,再说踩着不都是脏的吗?”

    姚如烟见姚氏这脸色,就把手里的活计放下,“姐姐可是遇上什么烦心事情了?”

    “能有什么烦心事情,还不是我家那姑奶奶!我可真是惹不起她,日日看铺子日日看铺子,怎么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公公也真是,非要弄什么账目,这下子好了,什么都清清楚楚,你不知道她刚过来跟我交账的时候呢,连一文钱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你说……一个破铺子算什么账!”姚氏一叠声的说完,仰头喝了一盏茶。

    姚如烟却是皱眉道,“她怎么的总是盯着这铺子不放。”

    姚氏大腿一拍,“可不就是,十五岁足足的,这就是十六岁的老姑娘了,早点嫁给简家那小子早好,偏偏公婆总是不在家里。”

    姚如烟翘着兰花指端起一盏茶正喝着,突然被自家姐姐的话惊着了,咳咳两声,“姐姐,你现在过来是?”

    “如烟,姐姐也是没有法子,昨个送来的那几两银子可是用去了,我先拿回去入账,以后再寻机会给你送来如何,真是被那小蹄子闹的。”

    姚如烟眼皮一跳,张着嘴巴惊讶道,“姐,我给爹爹买了一支上好的湖笔呢,还有一方端砚,这剩下的几百钱本想着这月买菜,您要是急忙就先拿去,可怎生是好,要不然的我把我的冬衣拿去当了,这反正也没到要穿的时候……”

    姚氏见自家妹子这般贴心,心酸酸的道:“哪里用得着这般,反正也用不着交银子,不然的我这阵子从菜钱这些节约一些出来就是了,再不成我还有一些首饰呢,这铺子吃力不讨好,她要管以后让她自己看去,累死人!”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姚如烟既保住了手上的银子,心里稍安,“姐姐,这有啥的,您可是少奶奶,按理来说家里是您做主的,她查账又是如何,反正卖出多少都是有定数,您也可以想别的法子嘛,这铺子总是一条来钱的路子,人有张良计我们也有过墙梯不是?”

    “哦?”

    如烟附着姚氏的耳朵说了一通。

    姚氏眼睛越睁越大,“这怎么成,人家又不是傻子!”

    “有什么不行的,现在不是屯粮吗?就放在下面什么都看不出来,到时候把那伙计支使出去,等以后发现来闹就来个不承认,反正放久了谁知道啊。这凭着她怎么查,银子照旧进的是您的口袋。”

    姚氏虽然觉得有些个不对劲,却熬不住自己妹子这般说,又出主意又没啥风险,再说自己可是被那姑奶奶逼的。

    这般一想,她心里好受一些,即刻的就答应下来,反正不过是碎米,碎米不是米啊?一样的吃。

    姚氏得了主意,吃了定心丸,往外走的脚步就轻快不少。

    姚如烟望着坐在窗前,透过那不甚明了的光,看姚氏往外走了之后才把针线篓子拿起来,掀开帕子包着的几块银子,眸子一时间有些冷,咬住了嘴唇,总有一日我不会再过这样困顿的日子。

    手里的帕子皱成一团,然后姚如烟把绣好的一个荷包抓在手里,往银雪巷走去,经过谷家的大宅子前,狠狠瞪了一眼。过一阵,就到了一扇漆过清漆的大门前,“玉芹——”

    十岁的玉芹还一派天真,听见唤自个儿的声音,跑来开门,“若华姐——呀,是你啊,如烟。”

    如烟又是一愣,谷若华啊谷若华,怎么哪里都有你。

    随着玉芹的一声唤,简陆氏也出来,见到是姚如烟,脸上的笑就少了些,“如烟得空过来耍,玉芹那还要学针线呢。”

    心里涌起一阵难过,她亲眼见到谷若华过来时候简陆氏是如何,自己来了又是如何,人跟人差别真是这么大,谷若华你凭什么总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明明什么都有了,爹娘又好又有铺子庄子,以后什么都用不着愁,还非要嫁简家干什么?想归想,她却没有再表现出来,扬起嘴角,“对啊,我这刚得了花样子,要跟玉芹一起绣呢,这一个人做活也闷得慌。”

    简陆氏撇撇嘴没有说什么,如烟看见掉过头去的花白圆髻,转而对玉芹嗔笑了一句,“你整日就惦记若华姐啊,我跟爹爹出门,今日早上还在竹枝巷南边那头看见她兴冲冲出来呢。”

    竹枝巷南边只有一户人家——柳家。而在秀水县,谁还不知道柳家那断腿的少爷是个什么样子。

    简陆氏脸上的皱纹越发明显一些,转而笑问,“若华这孩子做买卖是把好手,看那铺子弄得多有模样,去那定然也是做买卖。”

    如烟银牙都要咬碎,却也无法,想着简陆氏一瞬间的表情,又念及自己跟姚氏说过的话,笑容盛开在脸上,拉着玉芹忙活针线去了。

    不久,大门吱呀一开,简玉安一身尘的归家,手里还拎着一条鱼。

    玉芹小蝴蝶一般跑出来迎,“今晚可以喝鱼汤了,玉平病了这些日子总说没有胃口呢。”

    姚如烟此时也自然的跟着出来,却是去打了一盆水顺手放在简玉安身边,低声一句,“玉安哥,可不知道你那还有多少碎米霉米一类的,有买卖了。”

    简玉安笑言,“怎么,你也开铺子买米了不成?碎米倒成,霉米只能买去喂猪呢。”

    这般小看自己,如烟挺直身子,“你甭管那么多,反正有多少你就给个准话就是,这边这么需要用钱,我这不是看着心里急嘛。”

    简玉安白生生的脸上出现一抹讶然,见姚如烟已经羞赧低下头去,有些不知所措,心跳就有些快,第一次发现原来如烟什么时候已经长开了模样,看着那垂头而立的细白脖颈,赶紧扭头到一旁,幸好的是玉芹已经出来。而本来含笑看着孙子回来的简陆氏,眼里闪过一抹厉色。

    “如烟啊,难得的买了条鱼,这下可以炖鱼汤给玉平吃了,要不你也留下吃一顿晚饭?”

    留饭,另一种意思往往是逐客令。

    姚如烟匆匆答应一声赶紧告辞。

    简玉安也挠挠头,送到了门口。

    好一阵才回来。

    对上简陆氏的深邃目光,“玉安——”

    简玉安讷讷道:“祖母。”

    简陆氏摇摇头,“如烟是什么心思我还不明白,你听祖母的还能害了你不成,咱们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你心里有数,我也知道苦了你,只可怜你父母去得早,不然你也能去念书用不着做这些个……”

    简玉安最是怕她这般说,赶紧插话进来,“祖母,您说的孙儿都明白呢,我是长孙,照顾您跟玉芹玉平是应该的,再说我现在有差事了,以后定然会好的。”

    简陆氏这才不继续刚才的话题,转而语重心长的道:“若华这孩子我是看着长大的,顶多是以前有些坏脾气,却不会有坏心思,我看这一阵越发沉稳,你的媳妇以后要撑得住场才成,也不知道谷家是个什么心思,我以前探过谷家老爷的口风怕是十有**了,你也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等以后要是她嫁进来,我们的那些债都不愁了,以后日子好着,玉平也能去念书,只是这孩子心思大了,我看着总是有些不妥,你也上上心,晓得不?”

    简玉安苦笑,从小两人就一起长大,只是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简陆氏嘴边挂的最多的就是若华进门,他总是有些沉重却说不出来,反而觉得自己跟她越来越远,“祖母,我是男人,怎么能靠若华呢,再说我现在已经是仓斗级了,以后开个铺子,不也是能好好过。”

    简陆氏轻蔑一笑,“别人不知道,以为我也不知道,谷家是百年的大家,现在剩下这么个架子,这只是大家看到的罢了,说不定的哪日啊,又不一般咯——你记得祖母的话,总是没错。”

    简玉安觉得好累,谷家不就是一个铺子加上一些田地吗?祖母总是这般说,他们是欠了人家的债,但也不是过不下去,玉平以后要念书自己总会努力,他不想站在谷若华身边,自己像是个仆从一般,怎么就这么难。

    很突兀的,想起如烟的话,“玉安哥你这么聪明,这一次就是天大的好机会,我也知道您心里有若华姐,只是若华姐姐心里怎么想谁知道,您这米自然不会是您送去我姐姐那边,到时候不出事不是皆大欢喜吗,就算是出了事情,这么大的担子,没有个男人在家里,你要是这时候担着,她保准一辈子感激你。”

    一辈子感激你,一辈子感激你。

    简玉安抱着头蹲在地上,却已经下定了决心。

第016章 欲说还休

    姚如烟心里七上八下,绞着帕子望着屋外。

    为啥玉安哥还没有过来呢?难不成……不会的,不会的。他一定会来,只要他这一回来了,以后他跟谷若华就必定会生隙,而自己,跟他有了秘密。

    想着两人有共同的事情而谷若华并不知晓,她就心里舒坦,想着有那么一日,等到自己告诉谷若华,事情如何时候,可以想象脸上的表情,一定是精彩绝伦吧。

    这般想着煎熬着坐立不安着,日子就过得特别慢。

    在她实在等不住要出门打探的时候,才等来个卷起裤腿的人,一身脏兮兮的模样还散发出怪味,“姚家二小姐吧?”

    连声称呼都没,姚如烟一脸嫌弃的样子,哪里冒出来一个这样的野人,捏着帕子就捂着鼻子,轻轻嗯了一声,心里是矛盾的,一方面看着这些人很是不喜,另一方面,看着这些人莫名的就觉得自己似乎高贵不少。

    那人也不计较这样的态度,“出了南城门,走上四五里,叫东乡村,我在那养了十几头猪,简兄弟人好,给我卖了很多便宜的米,只是我这人倒霉,明日夜里那粮食放在小厦子里就被偷了。”

    姚如烟扑哧一乐,“这明日晚上被偷,你这个时候……”话音未落,眼里亮光一闪,这定然是玉安哥的主意吧,到时候铺子要是出事,一了百了,“好了,我晓得了。”

    心里乐开了花,我就知道玉安哥一定会这样做的,想的倒是周到,不过等这“小偷”给姐姐卖米的时候,一定是上面是好的,到时候卖出去,顶多是不仔细罢了。就是亲家老爷回来,也怪不到姐姐头上,对,就这么办。

    事不宜迟,她就起身去找姚氏,好生谋划一回。

    而谷若华,刚让姚氏吃了这个闷头亏,心里愉悦得很,正在纸上细细的打着格子,一边跟碧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