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楚时归-第3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如此明目张胆地行动,自然是逃不过来自汉国和齐国细作的侦查。

    很快,消息便被传回齐国和汉国。

    尽管早在最开始,齐国丞相蒯牧便已经预言,这一次,楚国针对的对象不会是他们齐国。

    但是,神武军的到来,还是令齐国人心惶惶。

    没办法,二十年前,齐国便是因为神武军奇袭魏军,截断了齐国的退路,而导致齐国大败。

    二十五年前,齐国和汉国趁着楚国内乱之际,想要一举灭了楚国。

    同样是神武军,在太祖夏胜的领导之下,力挽狂澜。

    神武军,已经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训练有素和装备而闻名天下了。

    如此傲人的战绩,足以令每一个神武军的将士自豪。而在这自豪的背后,不用人催,便会自然而然地催生出维护这份荣誉的心思。

    更何况,神武军的将士,要么是曾经神武军将士的后代,要么则是层层筛选上来的。忠心,更是不必多说。

    如此强大的一支军队,既羡煞了汉齐两国,同样也令他们更为畏惧。

    果然,在得知不仅魏国的大军在向着薛郡调动,连神武军,也在直奔东郡,齐皇韩胜有些坐不住了。

    “丞相,神武军已经快到东郡了,若是神武军参战,恐怕薛郡连一个月都守不住。而且,眼下正是秋收时节,你说,楚国会不会打着以战养战的念头?”

    不怪韩胜如此紧张,如今的齐国已经大不如从前,更没有类似汉国的函谷关。

    若是楚军真的打算疯狂一下,他们齐国可是玩不起的。

    而且,韩胜的年纪也是大了,近年来,他身体已经一日不如一日了。

    太子怀虽然年纪不小,但是处事或多或少有些软弱。显然,最多只能是个守成之君。

    然而,在楚国的威胁之下,一个守成之君,和一个亡国之君,已经没有多大的区别了。

    “陛下放心,楚国是不会攻打我们齐国的。”

    同样上了年岁的蒯牧,此时却是依旧信誓旦旦。那温和又不失威严的声音当中,令韩胜安心不少。

    似乎知道不给出理由,韩胜心中不会相信一般,蒯牧又继续说道:“陛下已经说了,薛郡即便守不了一个月,但是,二十天总是可以的。唇亡齿寒的道理,汉皇不会不懂,只要我们这里一开战,周亚夫的大军,一定会会师东进!夺回曾经的魏国。”

    “以丞相的意思,楚国是想声东击西?”韩胜倒地是韩信的儿子,虽然比起韩信大有不如,但是,这点战略还是看得出来的。

    蒯牧点了点头,眼神依旧很是坚定。

    韩胜站起身,来回在殿上踱步,神情有些紧张。

    没办法,齐国如今总共也就那么大点地方了,实在是经不起风险。

    现在,楚国的刀尖已经顶到了齐国的鼻子上,说楚国会反身一击,他还是有些不大放心的。

    万一预料错了,其他不说,薛郡这一大郡,肯定是要丢的。

    那样,齐国就会逐渐被楚国一点一点的蚕食,直到最后一口鲸吞。

    看着韩胜的模样,做为亦臣亦友的蒯牧,不得不再次劝说道:“陛下,魏国乃是如今楚国的禁脔,绝对不会允许汉国插手。魏国的河内,比起薛郡的价值也要大得多。以楚皇的精明,怎么可能不明白这点。”

    “说的不错。”韩胜点点头,应道。

    “既然如此,那么臣几乎可以肯定,一旦周亚夫冒进魏国就是汉军消亡之日。若是周亚夫固守,楚军一定会先和我们挑起战事,而后以神武军,反攻韩国三川。”

    蒯牧的语气,不容置疑。如果夏桓在这里,一定会感叹,齐国有这么一个丞相。

    要知道,夏桓之所以能猜测出楚皇的目的,还是因为楚皇夏泽透露了不少信息给他。

    而这个齐国丞相,明显仅仅只是靠着自己的臆断,便几乎猜测到了楚国的全部布局。

    “既然如此,为之奈何?”韩胜不由自主地问道。

    “让周亚夫立即进攻楚国,先挑起战事!”

    “楚国想要声东击西,定然是将兵力都调集到了东郡,此时河内郡的兵力定然空虚。即便有大将军季术坐镇,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何况,周亚夫也不逊色于季术多少。”

    “汉军加上韩国的一些军队,足有二十万人,而楚国最多不过十万人,即便拿不下整个河内,但是出其不意之下,几个河内重镇还是可以拿下的。”

    “臣之前已经说了,河内对楚国的意义非凡,若是河内被夺,楚国定然第一时间便要夺回河内。而我们齐国到时候,也可以发兵魏国,威胁东郡。”

    “楚国在前线的粮草不多,而且乃是劳师远征,至多两个月,楚国粮草不足之下,定然只能兵败。”

    不得不说,蒯牧几乎继承了他的父亲蒯彻的才智。

    不仅在政务之上极为出众,战略目光之上,也是毫不逊色于其父。

    只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和楚国没有料到齐国有蒯牧一样,蒯牧同样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因素。

    汉国有大军将近二十万,不管是人还是马,同样要吃饭。

    比起楚国那庞大的大军而言,这样的消耗,同样不少。

    蒯牧让周亚夫先下手为强,奇袭河内,乃是一出良策。但是,这一切的基础乃是楚国粮草不足。

    河内距离东郡不远,不说神武军,就是楚国的番军,都能在三日之内赶到。

    一旦双方展开决战,时间定然是要拖上几个月的。

    蒯牧说楚军是劳师远征,但是汉国又何尝不是呢?

    自从楚国有了军旅调动之后,不过都才十几天的时间。

    十几天的时间,即便汉皇刘启早早地开始筹备粮草,可这样储备的粮草,又够前线大军吃上多久呢?

    周亚夫的确称得上是良将,但是,同样如蒯牧所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即便是再得军心的良将,也绝不可能让士兵饿着肚子还能拼死一战。

    或许,以蒯牧的眼界已经想到了这点,但是,他一定没有想到的一点,便是夏泽早早地已经将大量的粮食,运到了颍川。

    有颍川做保障,粮食不说多,供给大军半年还是可以做到的。

    比起只有一两个月的汉军,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

    就在蒯牧与齐皇商议之后的当天,齐国便派出了乔装打扮的信使,直奔汉军在三川的大营。

    看到蒯牧的猜测,周亚夫并没有多大的惊讶。

    毕竟,身为如今汉国的头号大将,他也或多或少猜测到了一点。

    而现在,蒯牧与他的猜测不谋而合,显然令他心中大定。

    楚国想要声东击西,那他们就来个将计就计。

    蒯牧的名声,周亚夫早已有所耳闻,加上这一次他的建议也令周亚夫有了一丝知己的感觉。

    因此,在斟酌一二之后,周亚夫同样觉得,蒯牧的计策,对当前的形势而言,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传令!命令各军,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出征!”

第77章 愤懑的长秀军() 
周亚夫是个果断的人,在与齐相的观点上,不谋而合之后,做完调整之后,率先发兵三川郡,向着魏国的河内郡进攻。

    由于季术的声东击西之策被看穿,布防在河内的兵力不过只有不到五万人。

    而且,还是分散在几个县内,换句话来说,平均一个县的守军,也不过才万人左右。

    周亚夫也知道战机一瞬即逝,直接率领十万人,几乎是不计伤亡地进攻着河内。

    仅仅一天,便被拔掉了三座县治。

    周亚夫的举动,令季术有些措手不及。

    河内兵力薄弱,本就是想要引汉军来攻,诱敌深入后,在魏国的范围内,击溃汉军。

    不过,那也应该是在楚国和齐国开战之后才对。

    毕竟,齐楚开战之后,明面上楚国的兵力被限制在齐楚边境之上,这样才符合兵家的谋略。

    而且,周亚夫显然也没有贪功冒进,第二天又攻下了两座县城之后,便以逸待劳。

    在这几个县城周围,安排了大量的斥候,显然是打算打消耗战。

    原本楚国的计划,也因为这,一下子乱了套。

    只是,季术毕竟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在得知了周亚夫的行动之后,他也是立刻知道,原本的计划已经流产了。

    仅仅只是一天的功夫,季术便和底下的番军督军将军们,重新研习了一套新的计划。

    河内郡对楚国的意义非凡,若是真的被汉国控制了,那么东可进东郡,南可下颍川。战略之上,对楚国是极为不利的。

    就在周亚夫进攻了河内郡的第四天,原本盘踞在东郡的十多万楚国大军,开始尽数向着河内郡转移。

    就连五万神武军也是尽数撤离,留下的,不过三四支不大出名的番军,以及魏国的五万人马。

    这些人马,加起来,林林总总也有将近十万,足以应付来自齐国的威胁。

    巨大的军事变动,夏桓自然也是知道的。

    只是,季术的目的本就是让夏桓打打酱油。又怎么可能将夏桓调到真正的前线上去呢?

    因此,夏桓带着两千多名长秀军,依旧驻扎在了东郡的边缘,防备齐军。

    “真他娘的晦气!”

    营房内,虞猛狠狠地将自己的佩剑拍在了桌上,一脸恼怒的模样。

    “辛辛苦苦地训练了将近两个月,结果就这么跑到东郡来吃灰了!”虞猛一边粗暴地卸甲,一边怒骂道。

    同样的,身为千人将的王言也很是郁闷,和虞猛一样,他也是带着必死的决心,想要到战场之上,建功立业的。

    这是他以前的梦想,然而,季术的安排,显然令他的这个想法落空了。

    看着一支支训练有素的番军撤离,最后只留下了几支战斗力不强的番军,还有一帮子堪称兵痞的魏军。

    王言的满腔热血就像是被灌了冰一样,瞬间凉了下来。

    不仅仅是虞猛和王言,同样的,不满的情绪也在整个长秀军内部蔓延开来。

    如果说,先前一个多月的拼死拼活的训练,令长秀军的将士们还有所不满的话,那么,得知要奔赴前线之后,这股不满顿时便变成了感激和兴奋。

    和混吃等死的魏军不同,战功,一向是楚国的立军之本。

    谁都不想辛辛苦苦一个多月,结果连根毛都没看见就回去。

    就在虞猛以及一众长秀军将士抱怨的时候,他们却是不知道,夏桓已经悄悄地从他们的营帐之前经过了。

    “殿下,军心似乎有些浮躁啊”

    寂静的秋夜之下,少了夏日的焦躁,多了几丝凉爽。

    同样的,对于军中的怨言,陈昭明显然也是有些不忿的。

    神武军出身的他,比起普通人,更有几分好战因子。

    夏桓站在一处营地之内的小坡之上,眺望着整个营地,随口问道:“还有的几支番军将军呢?他们的表现怎么样?”

    “哎,别提了。”陈昭明摆摆手,叹了一口气。

    “殿下,我也去打听过了,这几支番军,大多都是吃老本的。背后也没有什么靠山,您说能怎么样?”

    夏桓点了点头,明白了陈昭明口中的意思。

    但凡在楚国从军,家中都可以分得田地,并且可也传给下一代。而条件就是,下一代也必须从军。

    这一点,和唐朝时期的府兵制有些相似。只不过,和府兵制不同的是,这些人不需要劳作,只需要训练就可以。

    这种制度的好处就是楚军的作战力要远远高于其他两国的作战力,不过,坏处也同样很明显。

    除了需要大量的田地资产作为支撑之外,也会诞生一众不思进取的番军。

    毕竟,坐享其成的***,比起一无所有的军一代,显然会懒散的不止一点。

    而且像是留守的这几支番军,他们的背后大多没有什么靠山。

    打起仗来,冲锋陷阵不说,论功行赏总是靠后。久而久之,战斗力也就下来了。

    或许他们每天还需要操练阵型,但是,论起战斗的意志,肯定是不如其他番军的。

    这次楚军北伐,也可以说就是楚国二十年积蓄下来的力量,与汉国积蓄下来的力量,大比拼的时候。

    虽然残酷,并且容不下一丝差错,但是,在这背后同样也有着巨大的利益。

    日益衰落的齐国,如今已经连燕国这个小弟都控制不大住了,和强盛的楚国相比,显然不是对手。

    只要齐皇的脑子没病,就一定不会指挥着齐军拼死拼活地和楚军一战。

    何况,楚国彭城,同样有淮南王的大军虎视眈眈。

    就算齐国真的打过来,最多也就是做做样子罢了。

    况且,从一开始齐相蒯牧的目的,便是要和楚军打持久战。在后勤之上,拖垮楚军。

    双方都不出战,你开心,我也开心。

    而这样的结果,自然导致不论是魏国的东郡,还是齐国的薛郡,守军都有些松懈。或者说,斗志不高。

    对楚国的那些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番军而言,虽然战功没了,但是也没有什么性命之忧,也不是不能接受。

    略微思索了片刻之后,夏桓继续问道:“现在全军上下,何人做主?”

    陈昭明微微一愣,随后回答道:“似乎是一个名叫周煜的人。”

    “周煜?”

    夏桓在脑海之中细细回想了一下,确定季术身边的那些亲信之中,并没有此人。

    不过,想来也是,谁都知道齐楚边境如今爆发战事的可能并不大,怎么可能留在这里呢?

    “昭明,帮我办一件事。”

    “殿下请吩咐!”

    “过会儿,你从我这里拿一封信回去,直接让陈师直接递呈给父皇。”

    “喏!”

    “此外,回来的时候,再给我从颍上,带一车的精瓷回来。”

    “精瓷?”陈昭明露出了疑惑之色,不明白这个时候要精瓷干嘛。难不成,想贿赂那个叫周煜的人?

第78章 潜入() 
夏桓并未曾告诉陈昭明的具体计划,不过陈昭明倒也没有说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便带着夏桓的书信,悄悄地返回了寿都。

    从东郡到寿都,一来一回,少说要十天,更何况,回来的路上,还得拉着一车精瓷,花的时间就更长了。

    而这十天里,楚国与汉国之间的战争也是彻底爆发了。

    周亚夫部署之下的几座县治,像是牢牢地扎根在了河内郡一般。几座城池之间,攻防有序。

    十多天下来,几座县城,夺了又丢,丢了再夺。来来回回不下五次。

    起初,汉军还会和楚军在野外偶尔来点遭遇战。

    但是,几天下来,却是处处落在了下风。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神武军的存在,极大地牵制住了战场之上的兵力,扰乱了指挥。

    面对训练有素,又堪称武装到了牙齿的神武军,汉军精心打造下来的骑兵,显得有些不大够看的。

    在损失了一部分人后,周亚夫索性果断地放弃了野战,直接固守城池。以逸待劳,令神武军骑兵的优势发挥不出来。

    下了马的神武军,虽然战力依旧可观,但是,攻城战,本就是一个无底洞。

    季术还没有胆子,命令造价昂贵的楚皇亲军来填坑。

    十多天的交战,季术也曾尝试性地攻过城,甚至下了血本佯装撤退,想要诱敌而出。

    然而,汉军无一例外,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