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楚时归-第4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难不成,这也是在诈我?”蒯牧心中同样生出了一丝疑惑。

    一时之间,桌案前,反倒是陷入了一阵安静之中。

    “虽然不知道蒯相有何屏障,但是,若是蒯相指望周亚夫击败季术将军,那还是请蒯相收起这层心思吧。”

    片刻之后,夏桓压低了声音,带着一丝警告意味地说道。

    看着夏桓的神情,蒯牧心中的不安之感愈发严重。

    “殿下,齐国虽然不如楚国,但是,军旅之事,也没有到如同魏国一般无能。如果外臣所料不错,楚军之中的粮食,已经快要告罄了吧。蒯牧盯着夏桓,同样严肃地说道。

第104章 谈判(下)() 
桌案旁,夏桓带着一丝古怪的神情看着蒯牧。

    不仅是夏桓,夏桓身后同样知道真相的陈昭明,虽然脸色未变,但是那充满了笑意的眼神却是出卖了他。

    看到夏桓那古怪的神情,蒯牧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坏了!蒯牧知道,或许从一开始,他们谋划的方向就已经出了差错。

    楚皇夏泽,在三位称帝的君王之中,算是标准的文治武功兼修之人。

    原本这场有些仓促的战争,就打得有些不明不白。

    以楚皇的性格,怎么可能打没有把握的仗?

    大意了,大意了!

    蒯牧的心中,后悔之意愈发浓烈。

    难不成,楚皇为了打这场仗,已经早早地准备了几年?

    可是,这样也不对啊,府库之中的粮食,一向也不是什么秘密,一旦有什么异常,齐国安排在楚国的细作也会传回消息啊。

    就算齐国的细作探测不到,汉国也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收不到啊。

    究竟,楚国将粮食藏在了哪里?

    “蒯相若是以为,靠着拖可以拖垮我大楚,那便可以死了这条心了。”

    “不可能,不论是我齐国还是汉国,都未曾收到一点消息!”蒯牧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激动。

    夏桓盯着蒯牧,心中却是也知道,这样的神情,应该是想诓他,说出楚军的底细。

    对此,夏桓倒也没有什么想要继续保守下去的意思。

    如今,距离开战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只要再过半个月,是个人就应该都清楚,楚军之中根本不缺粮。

    甚至,只要再拖上一个半月,到时候,该为粮草担心的,就不是楚国,而是汉国了。

    出征在外,虽然韩国算是膏腴之地,但是,想要一下子支持十几万大军的消耗,还是有些勉强。

    夏桓摇了摇头,似乎有些惋惜地说道:“蒯相怎么可能没有收到消息。只是,蒯相没有在意罢了。”

    “没有在意?”蒯牧皱起了眉头,如此大的失误,很难想象是出自他这么一个严谨的人手中。

    “或许,蒯相的部下,压根都没有告诉国您呢?”

    蒯牧脸上的神情,愈发的凝重了起来。

    只不过,蒯牧所想的是,是否齐国内部,甚至他的身边,出现了楚国的细作。

    看着蒯牧那愈发严肃的神情,夏桓知道,这位蒯相应该是想偏了。

    两国交战,前线的粮草基地,要么是明面上的,且重兵把守,要么则是暗地里的,不被人所知道。

    就像是官渡之战里,袁绍的乌巢大营,就是这样的一个暗仓。

    因此,蒯牧不知道楚国的粮草,都是从颍川运来的,并不奇怪。

    正当夏桓想要提醒蒯牧的时候,蒯牧却是自言自语了起来。

    “楚国的粮草不可能放在魏国境内。泗水太远,陈郡多山,能成为楚军储粮之地的也就只有颍川而已。”

    “颍川颍川可是,颍川应该糟了大灾才对”

    忽然,蒯牧的眼睛终于是闪过了一丝了然的色彩。

    然而,想明白了这些之后,蒯牧脸上的血色,却是几乎在这一瞬间褪去了。

    “败了败了”

    蒯牧摇了摇头,心中不由得有些颓然。

    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甚至,当初他还信誓旦旦地肯定自己的想法。

    可以说,周亚夫在河内的大败,和他也不无关系。

    可是,谁又能想到,堂堂楚皇,尽然会利用大水赈灾的时候,偷偷地运粮呢?

    “败的,也不冤。”蒯牧摇了摇头,叹息道。

    看着蒯牧摇头叹息,夏桓的心中也是生出了一丝希冀来。

    蒯牧低头了,是否已经意味着,他将会倾心于自己的建议?

    “怎样,蒯相,现在愿意相信小子的话了吗?”夏桓颇有礼数地问道。并没有因为蒯牧失意而有任何趾高气昂的味道。

    “相信,而且,我也知道,这一战齐国是彻底的败了!”

    “那”

    夏桓心中一喜,刚想劝说,却是直接被蒯牧挥手打断了。

    “蒯相难不成还以为汉军有机会翻盘?”夏桓皱着眉头问道。

    蒯牧摇了摇头,说道:“那倒是不会了。”

    “那蒯相为何还犹豫,要知道,等到大军抵达,到时候的后果,绝不会是蒯相所能承受的!”

    夏桓说得有理有据,然而,这些换来的,却是蒯牧的一笑。

    “季术会灭齐吗?”蒯牧盯着夏桓,问道。

    夏桓一愣,同时被蒯牧这么一提醒,心头也是生出一丝不详之感来。

    或许是之前被夏桓这个小辈摆了一道,现在报复回去的蒯牧,露出了一丝笑容。

    “齐国,好歹也是三帝之一,当年魏国只是汉国的一个藩国,楚皇也未曾撤其宗庙,只是纳入了自己的藩国之中罢了。殿下以为,齐国会亡吗?”

    齐国会亡吗?夏桓不由得扪心自问起来。

    灭人国家,亡人社稷。在夏桓这个有着后世思维的人看来,不过只是优胜劣汰,朝代更迭罢了。

    可是,在现在看来,能灭人国家,亡人社稷的,只有当初的那个“暴秦”。

    尤其是后来的沛公称帝,同样想要杀韩信,被太祖夏胜以及蒯牧之父蒯彻联手揭开之后,顿时人人自危。

    当初不过只是渡口一个小小的渡卒的夏胜,同样也是趁此机会,一举辅佐被他救下的项王,再创霸业。

    社稷宗庙,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比性命还要重要。一旦亡国,便会引来其他诸国的忌惮。

    如今的诸国,虽然燕赵韩魏,比起战国时期要弱了不少。但是,国内的权贵也是有着足够的底蕴的。

    一旦楚国灭齐,汉国必定借此号召天下诸国反楚。甚至,就连齐地,到时候都没法镇压。

    说不定,到时候,楚国就会像是曾经的秦国一样,面临诸国围攻的场景了。

    而且,和以往的不同,这一次,诸国将会是拼劲全力,而不再是以往的应付齐国和汉国的差事。

    楚国可没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函谷关,神武军哪怕再精锐,也不可能真的和天下作对。

    因此,想要像是历史之上的秦国一样,依靠武力强行一同华夏是不可能的了。

    只能学着当初的汉高祖刘邦一样,先成为众人的皇帝,而后一代一代地消减诸国的权力,最终彻底收回这些国家的王权。

    想明白了这一点,夏桓也算是明白了,从一开始,这位齐国的丞相大人,就没有打算和他谈判的意思。

    今日出城,或许更多的还是想要一探夏桓的底细才对。

第105章 邀请() 
夏桓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看的神色来。

    他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只看到了眼前,而没有想到灭齐之后的后果。

    这么说来,就算楚国大军真的来了,那么最多也只会和他一样,劝降,要么沦为藩国,要么割地求和。

    夏桓的心中,难免有些失落。

    苦心付出了这么多,到最后,最大的果实却是会被他人截取,这种感受,实在是太难受了。

    夏桓对面,蒯牧嘴角之间不由得勾起了一丝笑容。

    年轻人,哪怕心智再怎么成熟,在现实与想法之间,一旦有所差距,自然会落入魔障之中。

    而现在,对他而言,不异于一个绝好的机会。

    久经朝堂的蒯牧对于权力极为敏感,他更清楚,一个一向默默无闻的皇子,忽然崛起,对现有的楚国庙堂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如今,在外力之上,即便齐汉联手,也绝不可能战胜楚国。要想苟延残喘,只有令楚国自乱。

    原本,以楚皇夏泽的手段,只要楚皇在一日,楚国的朝堂就不可能掀起太大的风浪。

    可是,夏桓的到来,却是让他看到了一丝机会。

    一个出色的儿子,隐瞒了将近二十年,突然放出来令他闻名于天下。其中要是没有楚皇的手笔,蒯牧是说什么都不信的。

    既然如此,那么日后楚国的朝堂之上必定会出现三足鼎立的局势。

    而现有的利益已经早已被楚太子和楚三皇子分割完了。想要立足庙堂之上,就得从这两人口中夺食。

    到时候,哪怕背后有楚皇的支持,也必定会引起朝堂之中的一番动荡。

    当然,仅仅凭借着这点动荡,在有楚皇坐镇的情况之下,也不会掀起太大的浪花。

    蒯牧的真正目的,还是想要许夏桓以利,从而日后在楚国的朝堂之上,也可以有一方为齐国说上两句话。

    像是这样的事情,在战国时期数不胜数。

    尤其是在已经告知了夏桓齐国不可能灭的情况之下,这种互利互赢的事情,应该很容易被接受。

    想到这里,蒯牧不由得说道:“殿下远道而来,来者自是客,如果殿下不嫌弃,可愿入临淄一叙?”

    蒯牧的邀请实在是有些突兀,甚至有些不怀好意。

    一直站在夏桓身旁的陈昭明和孙骞不由得加紧了戒备。

    虽然他们不惧蒯牧身后的三百齐国宫卫,但是,他们毕竟人少,拼杀之下,难免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同样的,齐国的宫卫统领,在听了蒯牧的话之后,也以为蒯牧和夏桓之间已经谈崩,准备动手了。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蒯牧却是笑着摇了摇手,说道:“你们都退后二十步!”

    “丞相!”

    宫卫统领不由得心头一惊,先前他可没少露出恶意。现在,他们后退了,谁来保护蒯牧的安全。

    “诶。”蒯牧摆了摆手,继续说道:“让你们走,你们就走。”

    宫卫统领,再三犹豫,最终还是拱了拱手,应道:“喏。”

    不过,三百齐国宫卫虽然退了,但是也是严格地退在二十步左右,甚至所有人都骑上了马,但凡蒯牧有何不测,都能以最快的速度支援过来。

    夏桓知道,这也算是蒯牧向自己示好了。

    不过,对此夏桓倒是并不在意。

    对于自己的安全,夏桓并不担心。

    夏桓身为楚国皇子,又是受蒯牧所邀,进入临淄。如果蒯牧真的敢在临淄之中对他动手,哪怕是软禁,都足以给楚军一个灭齐借口。

    从夏桓动用了周煜的四支番军之后,他便已经开始动摇了季术在军中的绝对权威了。

    夏桓相信,等到那个时候,季术可不会在乎自己的性命。甚至,自己死在齐国人的手中,对他们更有利。

    不但维持了自己在军中的权威,更能创下齐国之后的首个灭国之功。

    到时候不论是对季氏还是三皇子的好处,都是无穷无尽的。

    “蒯相,想和我谈什么?”夏桓眯了眯眼睛,问道。

    “自然,是互惠互利之事。”蒯牧此时就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爷爷一般,很是和煦地说道。

    “互惠互利?”

    夏桓同样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看来,这个蒯牧,已经以为吃准了他啊!

    原本还有些受打击的夏桓,也因为蒯牧的这句话,顿时清醒了几分。

    与对手博弈,最为忌讳的,就是被对手牵着走。换句话来说,就是要占据主动权。

    现在,蒯牧在不知不觉之间,借着他还不太成熟的政治头脑,已经在逐步诱惑他了。

    如果不是蒯牧还是有些心急了,恐怕夏桓还真会被他牵着走。

    虽然不至于沦落为齐国的棋子,但是,难免会和齐国之间扯上一些关系。

    或许,在他现在羽翼未丰之前,齐国凭借着一国之力,可以给他不小的帮助。

    但是,日后等到他势力有成的时候,或许会成为他那两位兄长手中的把柄。

    心中微微思索了片刻之后,夏桓叹息了一声,说道:“不必了。蒯相今日倒是给夏桓好好地上了一课,告辞了”

    夏桓说完,便欲站起身来。而且,看样子,是当真不打算和蒯牧再多聊了。

    蒯牧一愣,随即也明白,自己的目的或许已经暴露了一二。

    但是,如今齐国落败已经是必然。比起有些青涩的夏桓,蒯牧可不想和那老奸巨猾的景彻,或是季术谈条件。

    “殿下留步”几乎是下意识的,蒯牧便开了口。

    刚站起身的夏桓,动作微微一顿,露出了一丝笑容。

    “蒯相还有何建议吗?”

    看着夏桓那有些得意的笑容,蒯牧也是知道,自己中计了。

    摇了摇头,蒯牧同样笑着站起了身。不知为何,虽然和夏桓在身份上,应该是互相敌对的。但是,从内心深处,此时蒯牧倒是颇有和夏桓一交的意思。

    当然,这并不是平辈之间的朋友之情,反倒是像长辈对晚辈的添犊之情。

    “陛下已经迟暮,而我也有离开的一天。日后的齐国定然难以对楚国构成威胁,今日若是殿下愿意,可与我齐国之间,结下一丝善缘。不论是对殿下,还是对我齐国,都是有利无弊的”

    蒯牧说的真切,但是,夏桓还是不肯轻易相信蒯牧。

    看着夏桓的模样,蒯牧暗中下定了一个决心。

    “殿下,不知可否屏退左右?”

第106章 入临淄() 
与先前的齐国宫卫们的紧张不同,面对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同样学了不少武艺的夏桓,定然是不惧怕他的。

    因此,挥了挥手,一时间,桌案旁边,便只剩下了夏桓与蒯牧两人。

    “蒯相想和我说什么?”看着属下都已经撤走,夏桓也不再遮遮掩掩,而是直言了当地问道。

    “年轻人,不要急。”蒯牧笑了笑,老神在在地说道。

    夏桓皱了皱眉头,不明白蒯牧心中打着什么注意。

    “蒯相”

    夏桓还想说什么,却是直接被蒯牧给打断了。

    “如今的局势,早已不是几十年前了,这一点,外臣心中还是有数的。”蒯牧的话语之中带着一丝暮气。

    夏桓不由得将眉头皱的更紧了。

    两人之间,还是敌对关系,甚至,几个时辰之前,还差点取了对方的性命。

    现在,蒯牧一下子有些交根交底,反倒是令夏桓极不适应。

    没有理会夏桓那有些不大适应的神情,蒯牧则是继续说道:“如今,太子虽然年纪也不小了,但,性子实在是有些敦厚”

    夏桓点了点头,一个敦厚的人,或许是个值得结交的人,但绝不会是一个好君主。

    “朝中的老臣都也具皆迟暮,有他们撑着齐国暂时还不会出现太大的岔子。但至多十年,恐怕就会凋零殆尽了。”

    蒯牧的这翻话,甚至都未曾和自己的爱徒田文讲过。

    甚至,蒯牧还一直再向田文灌输老臣误国的思想。让田文一直对整个老臣系统,抱着巨大的怨念。

    当然,关于齐国的朝堂,夏桓也是有所了解的。

    年迈,没有锐气,但却又不肯放权。

    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