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闲妻不下堂-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又气又急的白乐宁,握紧薄竞的手,站在他旁边恶狠狠地盯着陆咏。
  陆咏并不受她影响,转而像只被烧着了尾巴的小老虎似的,朝薄竞大呼小叫:“放开呆瓜宁的手啦!你又不是她亲哥哥,凭什么抓着她?还有,你凭什么来参加她的家长会?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薄竞故作沉吟状,有技巧地保留道:“问题太多了,恕我没办法回答,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我为什么能来参加她的家长会。”他弯腰,在陆咏耳边气死人不偿命地说:“因为这是我未来岳父的托付。”
  陆咏牛眼圆瞪,眼睁睁地看着薄竞春风拂面般地,又朝自己一笑,然后将白乐宁带离操场。
  等新学期开始的时候,陆咏却不知为何,连续两天没来上课,白乐宁的后座也连续空了两天;后来班导告诉大家,陆咏在暑假就办好了退学手续。
  没过多久,白乐宁的后座就换了个活泼可爱的小女生,她无比庆幸着,也一直没去问陆咏好端端的为何突然退学。
  再后来,包打听陈晓意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说是陆咏的爸爸、妈妈因为闹离婚,闹得不可开交,就把他扔给在国外定居的奶奶,让他到国外念书了。
  “真遗憾,我跟妳讲喔,我哥说了,我们班难得有希望可以培养出一个能跟妳那薄哥哥抗衡的小帅哥,竟然还没来得及培养出来,就这么白白浪费掉了。”陈晓意咂咂嘴,一副“此乃天下第一憾事”的样子,如是对白乐宁说道。
  也就在家长会过后,陈晓意才从自家老哥的嘴里,得知薄竞是他的校友,而且,薄竞在他们学校,确实很有点叱咤风云的味道。
  不过白乐宁并不在乎这些小事,她在乎的是薄竞一招制胜的法宝。
  自从家长会结束后,任凭白乐宁怎么明着询问、暗着敲打,薄竞就是不肯告诉她,用了什么法子让那个嚣张的陆咏,居然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告诉我嘛,告诉我吧!”白乐宁麻花似的扭在薄竞身上,“人家很好奇呀!”
  薄竞唇角微扬,文不对题地说:“小丫头,快点长大。”
  宁宁,快点长大吧!我可是,一早就把妳预定下来了……
  时间再度向前推移,一晃六年匆匆而过。
  刚升上国二的白乐宁,身体开始发育,很多烦恼也随之而来,家里只有两名男性成员,很多话又不能跟他们说,特别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薄竞。
  一想到薄竞,白乐宁放下跑遍许多地方才买着的、自认为最衬他气质的领带夹,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唉唉,薄哥哥竟然对她说,他想要的生日礼物,是让她做他的女朋友!
  这种事情、这种事情……虽然她很喜欢他,也从小就希望长大了能当他的新娘,可是、可是……拜托,她才十三岁耶!薄哥哥这么早就想把她拐跑,会不会太急了呀?
  白乐宁拍拍自己羞红的脸蛋,拿起经过千挑万选才相中的领带夹,拆开在店里已经包装好的盒子,犹豫了半晌,还是将一张歪歪扭扭地写着“愿意啦!”的小纸条,贴了上去,然后按自己的想法,重新把礼物又包了一遍。
  嗯,其实她小了点也没关系,就像意意说的那样,薄哥哥已经二十多岁了,人又长得好,如果再不贴上专属白乐宁所有的标签,他就会被别人抢走了!
  再说,国中交男朋友不算早,很多同学都谈过恋爱了,不差她一个!就连小意意也交过好几任男朋友了。
  这么想着,白乐宁害羞地又红了脸,最后确定过衣服和发型都没问题,这才推开门,走出房间。
  来到楼下,就见餐桌上整整齐齐地摆了三份吐司,父亲和薄竞都在,却没动过一口。
  白乐宁捏紧了手里的礼物盒子,入座后脸色微红地小声对薄竞说道:“薄哥哥,生日快乐!”
  已考上研究所的薄竞,正边看报纸,边同白父交流着最近通过的企划案,他对其中几处细节有些意见,所以趁白父还没去公司的时候提了出来;听到白乐宁的祝福,他笑着将报纸搁在餐桌上,别有深意地说:“宁宁准备好我想要的礼物了吗?”


  白乐宁低了头,从薄竞的角度可以看到她的耳根和后颈都变成了粉色,他知道,自己的生日愿望即将实现。
  “原来又到小竞的生日了?呵呵,宁宁这丫头,也没提醒我一声。”白父笑着打趣女儿,“怎么,妳薄哥哥今年还特别许了愿啊?该不会是妳说了大话,结果现在却没做到,所以才一上来就底气不足?我记得妳以前都直接跳到小竞怀里,又叫又闹的祝他生日快乐,非得把我们的耳朵都震聋不可。”
  “爸爸就爱开玩笑!”白乐宁很没说服力地辩白着,将手里的礼物放在桌上,轻轻推向对面的薄竞。
  薄竞捻起包装精美的小盒子,并不急着拆开,只是满脸神秘微笑地把玩着上面的蝴蝶结。
  白父倒也没怎么在意,只催促女儿:“快吃吧,小心上学迟到。”
  匆匆结束早餐,白乐宁亲亲爸爸的脸,又退开几步,害羞地在薄竞脸上蜻蜓点水了一下,这才迅速地拎起书包,扔下一句“我走了,拜拜”,就头也不回地三步并作两步跑出了餐厅,连白父的“路上小心”都没听清。
  “这孩子。”
  白父笑叹,扭头却见薄竞不同以往的轻松愉悦表情,他想了想,恍然大悟,忍不住板起脸,“你小子!说吧,是谁先表的白?”
  看女儿那含羞带怯的小模样,再结合小竞这副要笑不笑的得意劲,早发现他们之间有点什么的白父,如何能猜不出来其中奥妙?不过对于薄竞和白乐宁的感情,白父还是挺乐见其成的,毕竟薄竞各方面的条件都很出色,这样的女婿人选,真的是打着灯笼都难找了。
  听白父这么问,心里有数的薄竞正色回答:“昨天晚上,我先提出来的。”
  小丫头从国小就不缺人追,虽然在自己刻意的引诱下,从没正眼瞧过其它男生,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身材开始变得玲珑有致,面容也越发娇美,有意对她出手的男生必定不在少数。
  他年长她九岁,这个九岁的差距,虽让他有更成熟的心态来经营这段感情,可这差距同时也令他无法时刻守在她身边,赶走一切觊觎她的狂蜂浪蝶,他岂能不早作打算?
  这回答让白父怔了怔,“咦,我还以为会是宁宁先沉不住气呢……”
  出神地想了好一会儿,白父突然满面笑容地说道:“宁宁快国三了,别耽误她升学就好,反正我也不指望她能考上第一志愿,但高中必须要凭自己的能力去考;你一个已经考上研究所的人,学业也不是很重,没事就多帮她复习功课,良性茭往什么的,我不反对。”接着又换了个问题,“小竞啊,快跟白叔叔说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宁宁呀?”
  呃?良性茭往还好理解,结婚这个就有点……
  被杀了个措手不及,薄竞勉强镇定对答:“我考虑过了,等宁宁大学毕业。”
  为什么事情发展的走向会如此诡异?这种时候白叔叔不是应该跳起来,先送他一顿老拳,然后才能平静下来,好好面对他这个即将偷走白家宝贝公主的大尾巴狼吗?怎么一下子就省略过程,直接跳到结婚上了?
  幸而薄竞见过不少世面,这才没被白父诡异的思维牵着鼻子走。
  于是白父更满意了,边拿起面前的吐司咬了一口,边下达身为未来岳父才能下达的指令:“宁宁没上大学前,不许你碰她一根指头。”
  一向以优雅示人的薄竞,险些失控地喷饭,不过他还是因此涨红了俊脸,“咳咳咳……不用白叔叔说我也会这么做啊!”
  课间,白乐宁趴在课桌上,无精打采地数着自己的手指头玩,才数到无名指,陈晓意放大的脸就凭空出现在她面前,“想戴戒指啦?”
  白乐宁先被她突然冒出的脑袋吓了一大跳,接着又被她的话给吓得连忙四下张望,生怕被人听到。
  陈晓意大咧咧地挥手,“回魂!预备铃早打过了,大家都去上体育课了。”
  她们两个因为学校即将举行的圣诞舞会,而被班导派来的传令兵留在教室,随时候命,趁着这会儿班导还没来拎人走,陈晓意绕到好友桌前跟她先聊几句。
  也不知是不是上天注定她们要成为交心好友,白乐宁和陈晓意一路从国小到国中,足有七年时间,一直都是同校兼同班,并且在接下来的高中,应该依然能当同学,因为她们已经商量好准备直升高中部,只要毕业考及格就成。
  “妳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陈晓意不给白乐宁构思谎言的机会,“说,到底在想什么?还是……妳家薄哥哥终于忍不住兽性大发,一口把妳给吞肚子里去了?”
  白乐宁一阵尴尬,“妳说什么啊!什么兽性大发、吞肚子里去?乱讲!薄哥哥才不是那种人呢!意意,妳才多大就整天满脑子都是这些黄|色思想,肯定是妳男朋友把妳带坏了!”
  陈晓意两手一摊,“阿城可纯洁了,牵个小手都要征求我的意见,这和妳那个薄哥哥的做法真是天壤之别!我记得妳很小的时候,牵手权就被他垄断了吧?”
  白乐宁更尴尬了,脸红得跟苹果似的,“小意意妳快闭嘴啦!妳再说,我就不跟妳玩了!”
  “也对。”陈晓意摸着下巴沉思,“我到妳家去玩过很多次了,妳那只老竹马确实很能忍,一看就是闷骚人物,估计还能再撑个十年、八年也没问题,不过我们小宁宁这么可口,他真能忍得住不对妳出手吗?很难啊!很难吧……嘶,疼!”

()
  白乐宁收回狠掐了好友一爪的纤纤细手,忿忿然道:“妳再说,我掐死妳!”
  陈晓意大笑,“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
  但她是个闲不住嘴的人,才没一会儿,就又扯到圣诞舞会了,“不意外的话,晚会还是我们主持,妳猜男生那边由谁来和我们搭档?会不会是那个据说酿造了巨大轰动的帅哥新生?”
  去年圣诞舞会,就是由她们这对新生主持节目,当时和她们搭档的是国二的学长,其中一位还在舞会开始后跟宁宁告了白,可惜被婉拒掉了;今年那两位学长升上国三,没机会再登台亮相了,就不知今年到底是新生加盟、还是老生凑数。
  白乐宁觉得这种事情没什么可说的,“不是一年级的学弟就是二年级的同学,还用得着猜吗?小意意妳啊,为什么一听有帅哥就两眼放光?当心妳男朋友用醋淹死妳!”
  陈晓意口中的“帅哥新生”,饶是像白乐宁一向对这些不感兴趣的人,却也听同班女生议论过很久了。
  看到好友的不动如山,让陈晓意假叹起气来,“坏了!宁宁,我发现妳的幽默细胞越来越少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又闲扯了几句,忽然感觉教室门口有人,陈晓意从桌子上蹦下来,朝门外一看,登时拍手叫好:“哈,我就知道会是那个一年级的新生嘛!”
  白乐宁好奇地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却见一个制服上别着一年级胸徽的男生,正默默地靠在门边看着她们,站姿自信,衣着整齐。
  见白乐宁和陈晓意都回了头,男生稍微欠了欠身,颇有大将之风地朝两人颔首致意,“学姐好,老师派我来请学姐们到办公室一趟。”中间停顿了下,“我是一年三班的徐星名,这次舞会就麻烦两位学姐多多指点了。”字正腔圆、相貌出众、不卑不亢,完全不像多数国中男生毛毛躁躁的样子。
  白乐宁连忙站起身,在学校里每次学弟、学妹们的鞠躬,总让她觉得受之有愧,除了年纪虚长人家一岁之外,她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炫耀的东西。
  陈晓意戳了戳白乐宁,附在她耳边,表达了自己的惊讶:“居然没对着妳流口水耶!”
  犹记得去年的晚会,两位学长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时候,视线全黏在白乐宁身上不可自拔,实在是她的容颜太娇艳甜美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会看得目不转睛,实属人之常情;而陈晓意的长相,则和白乐宁是截然不同的风格,清新自然又不乏青春活力,也引来了不少爱慕者。
  如今这两朵国中部之花的视线,全投在徐星名身上,他的眼皮竟抖也不多抖一下。
  第四章
  白乐宁悄悄地又捏了陈晓意一把,走到门口后才发现,这个徐学弟身形修长,比自己硬是高出了一个头来,她不得不稍稍仰起脸,“徐学弟,有劳你来通知我们,你要是有事就先忙吧,我们稍后就去办公室。”
  徐星名也不废话,只礼貌性地浅笑了一下,便转身离开。
  刚走出去没几步,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向对白乐宁道:“白学姐,如果你没有特别人选,那我诚心邀请你做我的舞伴,希望你能接受,谢谢。”话音落地,他就再次颔首为礼,脚跟一转,优雅离开。
  陈晓意无声地吹了个口哨,“酷!怎样,我们的宁宁大美女要不要答应他?还是回家去跟你的老竹马商量、商量,然后再行定夺?”
  身后安静了好半天,也没等来白乐宁的回应,陈晓意转头一看,却见白乐宁一张俏脸涨得通红,两眼泛直。
  “喂,你不会吧?”陈晓意猛地怪叫,“真被帅哥钩走魂魄啦?啧啧啧,完了,你家老竹马没戏了!”说着,她又敲敲自己的脑袋,“讲起来,怎么总觉得那个徐星名近看有点眼熟呢?”
  “在你眼里,长相好的男生全都长一个样,当然觉得眼熟了。”回过神来的白乐宁推她,“还不快走?老师都喊我们过去了。”
  陈晓意耸耸肩,没办法,谁她就是喜欢看帅哥?
  其实不只陈晓意看徐星名眼熟,就连白乐宁也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似的,尤其是徐星名的声音、气质,还有脸部轮廓,让她一眼望去就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徐星名的微笑让她的心跳乱了序,更恐怖的是,他邀请她做舞伴的时候,她甚至手足无措、两颊滚烫。
  怎么可能?她明明已经有薄哥哥了啊,为什么会心动?难道她是见一个爱一个的滥情女?
  白乐宁咬着下唇,被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直到放学回家后也没提起情绪,早上送生日礼物给薄竞的羞涩,完全被心慌意乱打败,若非薄竞似笑非笑地坐到她面前,恐怕白乐宁还沉浸于自我厌弃之中。
  从白乐宁迈进家门的那一刻,算准时间在客厅里等着她回来的薄竞,就发现到她的不正常了,而且他还注意到,这种异常并非来自于刚和自己成为恋人。
  换句话说,小丫头见了他居然没害羞,异常得很。
  抓紧时机趁白乐宁还没贺礼,成功偷得一吻,薄竞轻笑着逮住她惊呼后挥过来的小拳头,顺势将她带入怀中,“不是都答应要做我女朋友了吗,怎么还这么凶悍?”

()好看的txt电子书
  白乐宁听到他说话的声音,瞪大了眼睛,忙不迭地抽回自己的手,然后两支手同时夹上薄竞的脸,指挥他换表情,“别笑!哎呀,叫你不许笑了嘛!好,眼眯一下!啊,不对,再睁大一点点!嘴巴!嘴巴别动……啊!”
  末了,小丫头惊呼:“好像哦!”
  薄竞扬眉,“像什么?”不会吧,他这小女友刚出炉就敢对他动手动脚了?从早上羞得不敢正眼瞧他,到现在与他近在咫尺却毫不在意,这才过了几个小时,为什么他有种翻天覆地的感觉?
  只听小丫头还在惊叹,“真的好像喔!”
  薄竞有耐心地诱导:“什么好像?”
  小丫头呆呆地看着他,“徐学弟……”
  “学弟?”薄竞这次是真的眯眼了,他改变方针,转面扬起手里的纸条,“丫头,我需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