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青春之歌-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裆萑坏厮担骸胺肷荆鄯肷绰未ǖ幕ⅲ莸拇砦笤嚼丛窖现兀裉煳姨嵋樘致垡幌抡飧鑫侍狻9竦车耐持挝;椒⒀现兀锩叱比战テ冉颐遣蝗プ急复蠊婺5男卸渥叭褐凇⒆橹湛巍詹佟帐校┐笮颐堑车氖だ┐笪盏吃保炊换崛ネ恍┬∽什准吨斗肿涌战怖砺邸⒙姨杆枷耄溃庑┲屑浞肿邮羌豢煽康模羌硕〉模亲什准兜暮蟊妇 彼档秸饫锼蜒劬狄徽咕雅婆没┗┞蚁欤罢庋氯ナ遣恍械模肷挠仪慊嶂饕逡丫⒄沟搅搜现氐牡夭健L邓瓜蛞桓龇炊笱睦掀拧辛值谰玻悦矗俊ソ泄膊饕宓男乙埠懿煌夥肷菊庋龇ā!
    刘大姐低着头谁也不看,手里的几张麻将牌单调地发着细微的磨擦声。另外那个微胖的黄脸的男同志吴方也是默不出声。卢嘉川目不转睛地望着戴愉,柔和的眼色始终没有离开他明亮的眼睛。他静听着戴愉的讲话,当讲话停止的一霎间,他的脸色才变得严肃面冷峻。
    “戴愉同志,”他慢慢说道,“你的发言,我看有点过左了吧?这是不是一种左倾关门主义呢?这和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一样,也会导致革命失败的!也会脱离群众的!群众普遍要求抗日,我们党就应当首先注意群众的要求……”他的脸孔抽搐了一下,一种深深的痛苦使得他的脸色苍白起来,声音越发低沉了,“至于在知识分子当中进行宣传这是党给我的任务。毛泽东同志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里,首先就叫我们闹清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他就说小资产阶级是我们最接近的朋友;甚至中产阶级的左翼都可能是我们的朋友……记住!戴愉同志,你和我也并不是无产阶级出身的呀!”
    关于林道静,他没有进行任何辩白,因为他认为这是毫无意义的。
    “什么?”戴愉的黄脸涨红了,“你这是机会主义的理论!中产阶级都可以做我们的朋友吗?那太可怕啦!”他喘了口气,眼球在眼镜后面迅急地转了几转,又说了一篇道理,来反对卢嘉川在知识分子当中进行细致的耐心的教育工作。他滔滔地说着,好像忘了是在白区残酷的环境中,忘了应当珍惜时间和解决问题。
    卢嘉川终于忍不住了,他把牌一推,霍地站起身来,轻轻喊了一声:“戴愉同志,请你停一停!听我谈点意见行不行?”他用力把手一挥,仍又坐了下来,然后竭力把声音放和缓,“我同意你的某些意见,上级党布置给我们吸收党员的任务,我们应当坚决去执行。但是根据目前形势,哪能一下子吸收那么多呢?自从宪兵三团一来,白色恐怖一天比一天严重,蒋介石在德、意法西斯帮助下训练了大批的特务警犬正向我们进攻,现在人心惶惶,外围组织也几乎都被破坏;剩下的,情绪不安,也很难发展。这时,我认为党应当根据情况稳健一点,尽量保存一点力量,不要过分孤立地暴露自己。可是‘三一八’纪念,我们又损失了不少同志。”
    “不,冯森同志,”戴愉又打断了卢嘉川的话,“情况紧张是暂时的,可是胜利的形势却在鼓舞我们每个革命者奋勇前进。……难道可以因为害怕牺牲而停滞不前么?……”
    “戴愉同志,停一停!让我说两句。”刘大姐忍耐不住了:她苍白的有着细碎皱纹的瘦脸激动得绯红,微微气喘地打断了戴愉的话,“同志,你不要只搬教条嘛。冯森的看法是值得考虑的。”她把麻将牌往戴愉和呆着不动的吴方跟前一推,用坚定的口气对准了戴愉,“我基本上是同意冯森的意见的。戴愉同志只是搬教条,不大了解实际的情况。好久以来我就有了和冯森一样的苦闷,好久以来我们就都感觉出来:我们党的领导虽然克服了‘立三路线’的盲动、冒险,但现在的路线是否仍然不大妥当呢?人民热烈要求抗日救国,可是咱们提出的口号常常过高,常常除了少数积极分子以外,使广大群众不能接受。所以我常常在想……”说到这里,她的声音低得听不出来了。她似乎还有许多话要说,可是没有说出来。
    四个人都沉默着。连易激动的戴愉也不出声了。只有断续的麻将牌发着单调的声响。后来仍是刘大姐向三个男同志望了一眼,低声说:“戴愉,就说你反对冯森接近的那个女孩子吧,我知道她,了解一点她的情况。这是个在旧社会里挣扎过,渴望着党的援救的积极分子。我们应当帮助她、培养她。冯森这样做我认为是对的。”
    “那也要看情况。”一直很少说话的另一个男同志吴方说话了,“那个姓林的女人既然肯嫁一个反动的大学生,那么,她的思想可见很成问题。无论如何,我们党的阶级路线是重要的。所以,我也要警告冯森,你接近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要特别警惕,我们是宁左勿右。”
    “对,宁左勿右!”戴愉赶快插了一句。
    卢嘉川抚弄着麻将牌,安详地轻轻摇头:“宁左勿右?不,我却认为不应当这样提。马列主义要和中国的具体情况结合起来,才能顺利地发展党的事业。当然,同志们的意见我应当警惕。如果没有别的重要事情,我提议还是来讨论纪念‘五一’的问题。”
    “对,谈纪念‘五一’吧!”吴方睁亮眼睛说,“关于是左倾还是右倾,目前,我们几个人很难做出什么结论。反正作为党员,我们尽量执行上级党的决议就是了。”
    穿着华丽服装的那个女同志走了进来,对四个人望望,轻轻说了句:“没什么,你们谈吧。”就又出去了。
    戴愉好像还有许多话要谈,但他忍耐住了:“好吧,这个问题留着下次再谈。”
    会议内容转到纪念“五一”上。照戴愉的意见,党、共青团和社联、左联等赤色群众团体,必须发动他们全体成员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卢嘉川沉思有顷,抬起头来看着戴愉说:“前几天李大钊同志的出殡游行[一九三三年四月,北京地下党曾为牺牲了六年的李大钊同志举行过一次出殡游行——原注],我们已经又被捕许多同志。现在,情况很严重,‘五一’这个纪念日,无疑的,敌人是会更加严密戒备的。希望你和市委好好反映一下,恐怕……”
    “真是白色恐怖观念!”不等卢嘉川说完,戴愉把眼镜猛地一摘,皱紧了眉头,“冯森,你要消极怠工吗?……这是党交给我们的神圣任务,对这样任务的任何怀疑全是一种可耻的动摇!”他掏出手绢抹抹嘴角,然后把麻将牌一推,其他三个人也随着一推,一阵牌声代替了许多的话语。等牌声静下来,卢嘉川苍白的面色才转过红色来。他看着戴愉的金鱼眼睛,仍然慢慢地说:“戴愉同志,一切不成问题!组织决定我做任何工作,我是不会讲价钱的。但是应当允许我发表一点自己的见解。也许我看错了,也许我估计得完全不正确,可是你应当冷静地看看我是不是那种胆小怕死的怯懦者。……”他低下头来不能说下去了。
    “我们就照着市委的布置坚决执行去,能发动多少人算多少人好了。”吴方刚说完,刘大姐露着焦虑的神色说:“发动人是对的,但是发动之后就把他们送进了牢狱,这总是一个问题呀!”
    沉默,一阵无声的争辩持续在人们的炽热的眼睛里。最后戴愉冷静下来,说道:“好吧,如果冯森你们不反对大规模游行,那么,‘五一’那天,我们发动赤色群众都到天桥集合。具体行动有人会临时通知你们的。”
    会开到这里就散了。
    几个人都站起来准备离开的时候,服装华丽的女同志到大门外望了望,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走进来对几个同志亲切地笑笑。戴愉和吴方先走了出去;接着刘大姐伴着卢嘉川也向门外走着。他们默默地走到门过道里,在初月的薄明中,刘大姐站住脚,用力握住卢嘉川的手,声音又低又慢:“小冯,不必难过。党了解你,我们了解你。‘五一’要提高警惕呵,不过还要尽量多发动群众。”
    卢嘉川低着头,半晌没有出声。当他抬起头来看着大姐的时候,他的眼睛有点儿发红。
    “大姐,亲爱的好同志,谢谢你!”他用力握住她瘦削的手指,只有这样的一握才表明了他内心的激动,“大姐,不必担心我。我想,在一个党员热望为党贡献一切的崇高理想里,就包含着不计个人的荣辱与得失在里面。这不算什么……好,再见吧!”
    刘大姐倚在颓败的大门上,望着卢嘉川娇健而沉稳的步子一点点消失在街头昏暗的转角处,她才轻轻关上了街门。用只有她自己才可以听见的声音低低自语道:“小冯——好同志呵!可是戴愉为什么就不睁开眼睛多看一看呢?……”  
第十八章
    上午,林道静在火炉上蒸上了馒头,就拿着一本《辩证法教程》坐在窗前的椅子上读起来。但是当她的眼睛看到了书里夹着的一块小小的红布片,书就读不下去了。她只好放下书本,拿起这鲜红的小布片把玩起来。她像欣赏心爱的宝物,脸上含着笑,嘴里轻轻自语着:“呵,‘五一’,你又过去啦!”
    在“五一”这个伟大的纪念日那天,她又被卢嘉川招呼着去参加了游行示威。开始,她和几个临时集合在一起的人隐藏在天桥附近的小胡同里,卢嘉川先来交给他们一卷传单,检查他们是否带来了小旗和石灰粉,当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他立刻转身走开了。剩下他们在小胡同里又串游了一会。当负责联络的交通员走来告诉他们即刻到天桥大马路上去集合时,一阵风似的,他们从小胡同里窜了出来;同时,别的小胡同里也窜出了许多人。于是人群迅急汇合成了昂奋的队伍。
    道静总想靠近卢嘉川,靠近他就觉得安心,好像有保障似的。
    可是他特别忙,一转眼他又跑到前面去了。她正在人群中拥挤着前进,突然一面红色的大旗灿烂地招展在空中,好像阴霾中升起了鲜红的太阳。她仰头望见大旗上面的黑字:
    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
    她的心忍不住怦怦地乱跳了。热烈地高喊着的口号,向空中抛撒着的传单,挥舞着的拳头,和无数迎风飘动的红旗,这一切使大地好像突然震动起来了……可是,这种情况不过持续几分钟,接着又是尖厉的警笛,又是飞奔的摩托,又是砰砰的枪声,全副武装的军警又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
    ……………
    道静捏住小布片蹙起眉头。卢嘉川英俊的面孔,这时又清楚地显现在她的眼前。军警冲散了人群,捕捉着人们,他是负责保卫扛大旗的同志的,当大旗被折断,打大旗的同志即将被捉走时,他突然跳上去狠狠地给了那个刽子手一拳,同时把石灰粉奋力一撒,在硝烟弥漫中扛大旗的同志趁机跑走了,几个军警就转身追起他来。林道静是跟着他跑的——他曾挥手叫她走开,但是她不。她飞跑着,朝他跑的方向跑。他刚要跑进一个小胡同里,一个穿灰衣的宪兵向他头上连着射了两枪,并且眼看就追上了他。他猛地回过身来又把一个小包用力向外一抖,空中立时弥漫起一阵呛人的白烟。石灰粉发挥了它奇妙的效果,趁着军警们睁不开眼睛的一霎间他逃跑了。道静学习了他的办法,那包石灰粉也救了她,她也逃脱了。最后她按照事先的约定,在陶然亭那儿又遇见了他,他挽着她的手臂,好像一对爱人似的,但他们只说了几句话就迅速分开了。当他们一起走着的时候,她看见他的口袋缝里还夹着一片撕碎的红旗,她就拿了过来,留作这个伟大日子的珍贵纪念品。
    “呵,他是多么勇敢、多么能干呵!”一想到卢嘉川在“三一八”和“五一”这两个日子里的许多表现,她心里油然生出一种钦佩、爱慕、甚至比这些还更复杂的情感。她自己也说不上是什么,只是更加渴望和他见面,也更加希望从他那儿汲取更多的东西。
    午后,余永泽上课去了,她见白莉苹在家,就到她屋里去闲坐。
    “小林,昨天‘五一’你去参加游行啦?”白莉苹挤挤眼皮顽皮地一笑。
    “去啦。白姐姐,你怎么没去?”
    “我么?有别的工作呀。”白莉苹急忙岔开了话,把手臂搭在道静的肩膀上笑着,“小林,昨晚,又跟你那老夫子吵架啦?嘿,傻孩子,你为什么老跟这样的人凑在一块儿?难道找不出比他可爱的男人来?”白莉苹看着余永泽总穿着长袍大褂像个学究,就一直称呼他老夫子。
    “不用你操心!”道静露着两排洁白的牙齿也笑了,“谁像你这个样儿:见一个爱一个,见两个爱一双——恋爱专家。”
    “得啦,你不要倒打一耙!我真是为你好。你看他那酸溜溜的样儿有什么爱头呢?嘿,小林,你看老卢怎么样?活泼、勇敢、又能干又漂亮,你要同意,我给你俩介绍介绍好不好?”
    道静的心突突地跳起来了。她想不到白莉苹在玩笑中,竟把自己的名字和这样可敬可爱的人的名字连到了一起。她红着脸,呆呆地睁大眼睛看着她。白莉苹趁势抱住她的肩膀,把脸挨在她耳旁,吃吃地笑着,说:“好孩子,犹豫什么?‘新的恋爱不起,旧的恋爱不会消灭。’这是哪个文学家的话呀?你那个老夫子可真不值得爱,还是大胆地创造新生活吧!”
    “不,他爱我,我怎么能忍心离开他。”道静感到不能再开玩笑了,白莉苹是在真心实意地和她谈话。于是她摇着头低声回答。
    “等着余永泽给你挂节孝牌吧!”白莉苹的脸色变庄重了,嘴角带着一丝讥讽的笑意,“你还想革命哩,连这么一点芝麻粒大的事情——私人的事情算得什么?——都不敢革,还说别的!”
    轻轻的一句话,可把道静刺痛了。她放松了白莉苹的手,低着头坐在椅子上不再出声。她知道她和余永泽之间已经有了一道不可弥补的裂痕,这裂痕随着她对于新生活的奔赴,是在日益加深。可是她可怜他,这种感情,像千丝万缕绊着她,同时,她又认为革命者是不应该关心个人的问题的,于是她忍住了矛盾的痛苦,忍住了一切的不满,希望就这样和余永泽凑合下来。可是白莉苹的这句“芝麻粒大的事情”使她恍然若有所悟,她朦胧地意识到自己不是对于个人问题看得太轻,而是过重;是在一种“不必关心”的掩饰下的苟且偷安。
    她迷惘地望着窗外蓝色的天空,沉默着。白莉苹却以为她生了自己的气,她歪头对她观察了一下,就抱住她,哄小孩似的:“好啦,小林,别生气啦!既然你那老余这么可爱,你就去爱吧!我可不敢拆散你们。不过,我告诉你一件事,”她松开道静的手站起身来,神气很严肃,“你不是知道崔秀玉到东北义勇军里去了吗?当初她希望许宁和她一同去——他们的感情已经怪深的了。可是许宁——你不是也知道他讲起话来一套套挺漂亮吗,可是办起事来就不大带劲了。他不去,舍不得妈妈,舍不得学业——当然也怪我,我也把他拉住了。可是不能不佩服小崔,她正上着学,也正恋着许宁,可是为了革命事业她一甩袖子就走了。小林,你别学许宁,也别学我,还是学小崔——你大概不知道,她是朝鲜人呢。”
    “朝鲜人!……”
    道静看着白莉苹的嘴唇一张一合地动着,微微惊讶地重复了一句,就再没有话说了。
    她回到自己房里后,心情烦恼,一头倒在床上,陷入纷乱的思潮中。
    天黑下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