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楚时归-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朕中年得子,实乃人生快事。如今连横之势将破,朕心甚慰。太祖在时,常诫朕,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帝王之命,既在当代,亦需泽被万世。天降麟儿,必上苍感朕之诚心。故,朕赐名曰桓!”

    夏桓,远在寿春的小皇子,已然有了自己的名字。

    这个名字,令原本还有些忧心的景修顿时一扫前愁,大声地应道:“喏!”

    桓者,宫宇楼台之华表也。这意味着,楚皇夏泽将会把这小皇子,当做楚国的顶天柱石来培养啊!

    “太子能得这么一个同胞兄弟,日后在庙堂之上的地位必定可以盖过三皇子!”心中激动的景修暗自想道。

第3章 父与子() 
大败齐国的楚国,未曾乘胜追击,反倒是将目标锁定在了较为弱小,同时也是汉国小弟的魏国身上。

    仅仅是一个多月的功夫,士气高昂的十万楚军,便打到了魏国大梁城下。魏王彭敖胆怯之下,只能开城叛汉降楚。

    魏国的举动,触怒了关中的汉皇刘启。大怒之下,发出了檄文,讨伐楚国以及魏国。

    汉国,不愧是继承了曾经秦国的财富。坐拥三百里秦川之下,非但富庶,更是有着一群勇将悍卒。

    十五万大军,带着数万的韩卒,号称五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地向着魏国的河内郡而来。

    所幸,楚国一方,同样得到了来自大将军季术的支援。

    除了几万人留守彭城之外,楚国带着魏国的一些杂军,也勉强凑到了二十万之数。

    汉军勇,而楚军却是新胜,且占据了地利。双方之间的差距,并不大。

    而且,夏泽的目的很是明显,仅仅只是守住河内郡罢了。

    而他,也是亲自坐镇大梁,一方面可以稳定河内军心,另一方面,同样也对魏国朝堂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造。

    楚汉之争,没有多么的惊心动魄,起码,比起当初在彭城,死战齐赵之军,要轻松得多了。

    楚国大将军季术,颇得其父,也就是楚太祖麾下大将季信之精髓。

    不论汉军如何引诱,二十万大军,就是引而不发,固守城郭,与汉国比着消耗。

    时间转眼匆匆,一年的时光,在这种冷兵器战争之中,也算不得什么。尤其是楚军无心恋战之下,时间过得也就更快。

    直到又是半年之后,不过两郡之地的韩国,无力继续承担起二十万大军的粮草。汉庭之中,又出现了罢兵的声音。无奈之下,汉皇刘启只能妥协。

    望着手中刚刚传回来的军报,大梁城之中夏泽,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

    汉皇刘启的年龄比起魏王同样大不了多少,只不过,有着庞大的国力做支撑,刘启比起魏王彭敖,显得锐气方刚。

    然而,汉军远征却是甚至连一场小胜都屈指可数。尤其是魏国叛汉降楚,更是成了士族之间津津乐道的谈资。

    想必,这位汉皇刚刚树立起来威信,又要花上不少时间来重新建立了。反倒是楚国,这次可谓是先败齐国,又平汉国。

    楚国,也在这两年之内,一下子成了不少求仕之人最为理想的去处。

    最重要的是,夏泽打着对抗汉国的幌子,在大梁整整待了一年半的时间,几乎将魏廷上下,全部换成了楚国的人。

    “陛下还朝!”

    古老的寿春之中,繁华的街道,丝毫不下于曾经的咸阳。

    街道两侧,是无数好奇的目光。

    虎父无犬子,楚皇夏泽这两年来的征战,彻底坐牢了夏氏的根基。

    加上新臣服的魏国,如今的楚国不但兵强马壮,坐拥膏腴之地,更是有了东进齐国,西扣三川,北地邯郸的四通之地。

    尤其是有了魏国这块缓冲之地,若无意外,起码二十年之内,汉齐休想形成对楚国有效的威胁。

    皇宫之前,一群文官早已在此等候着凯旋的楚皇夏泽。

    “泽儿啊!”

    文官之前,一个满头白发的妇人,有些激动地看着越来越近的夏泽,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原本骑在战马之上的夏泽,也是同样立刻翻身下马,有些哽咽地说道:“儿子不孝,让母后担心了!”

    然而,楚太后却是轻拍拍夏泽的手,同样泪眼婆娑地说道:“好!好!好!颇有乃父之风!”

    等到夏泽母子二人温存完,一个看起来同样只有十五左右的少年,恭敬地向着夏泽行了一礼。

    “儿臣拜见父皇!”

    看着彬彬有礼的太子,夏泽同样点了点头,说道:“楦儿这些年做得不错,朕很是满意。”

    “多亏有父皇书信教导,又有祖母从旁指点,儿臣方能幸不辱命。”夏楦的态度,愈发恭敬,没有一丝倨傲的神色。甚至,连他的母族景氏提都没提一下。

    夏泽的眉头不经意之间轻皱了一下,随即扫了一眼一旁一言不发的皇后,说道:“也辛苦你了。”

    “这些都是臣妾应该做的。”

    三十多岁的景容,容貌丝毫不输给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但却又同样有着那些女子所没有的独特气质。不得不说,这样的女子,宛如毒药。

    楚太后虽然对政事不大关心,但是也并非愚笨之人。景皇后以及景氏已经在寿春专政太久了,而大将军季术又是得胜归来。为了避免此刻便将矛盾计划,便立刻拉着夏泽身后的三皇子夏栩说道:“哎呀,栩儿两年不见,也长高了,长大了。”

    “大母!”有些黝黑的夏栩,带着几分军旅的味道,声音洪亮地向着楚太后行了一礼。

    “嗯,嗯。不错!”楚太后笑呵呵打量着夏栩,一边说道:“你和楦儿加起来,简直和先皇当年一模一样啊!”

    闻言,夏栩与夏楦之间,颇有些默契地对视了一眼,随即又异口同声地说道:“孙儿不敢忘太祖教诲!”

    楚太后听闻,脸上的笑意也是愈发浓郁起来。

    一旁的夏泽,眼见楚太后如此高兴,也不忍扫了自己母亲的心情。

    “丞相。”夏泽的目光,看向了百官之中,为首的中年男子,语气平淡地说道:“朕有些乏了,今日的朝会,延迟到五日之后。到时候,朕会与百官同庆!”

    身为百官之首的景彻没有露出一丝不满或是意外的神色,恭敬地应道:“喏。”

    “好了,好了,回宫。”喜笑颜开的楚太后,一手拉着夏栩,一手拉着夏楦,向着朱色的宫门走去。

    蜿蜒的宫道之间,夏泽显得极为迫切地想要见到那素未谋面的幼子。

    “小皇子在哪里?”

    一名身着华丽盔甲的男子恭敬地回答道:“回陛下,应该在锦园之中观鱼。”

    “观鱼?”夏泽的眉头不由得又皱了几分。

    宫门之前,迎接夏泽的子嗣当中,五子聚在,却唯独少了那本应该最受宠的嫡幼子,夏桓。

    太后年事已高,宫门口的安排定然都是皇后以及丞相景彻所为。

    至于为何不让那本应最让夏泽牵挂的幼子出现,夏泽心中却是异常明了。

    夏楦已经成了楚国的太子,也是如今景氏最大的希望。而夏泽已经离国两载,浓烈的思念之情,自然是留在太子身上最为合适,也最符合他们的利益。

    至于小皇子,他们也可以用年幼作为借口,搪塞过去。

    锦园已近,而入口之处,却是站满了各色的宫娥寺人。

    “陛下!”眼见夏泽走来,宫娥太监们立刻跪倒在地。

    “小皇子呢?”或许是即将见到那素未谋面的小儿子,夏泽脸色缓和了几分。

    “回陛下,小皇子,一人在园中赏鱼”一名看起来有些年岁的宫女恭敬地回答道。

    “混账!”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夏泽喝止了,“小皇子都不满两岁,放任其一人,你们是嫌肩膀上的脑袋多吗!”

    夏泽那杀气腾腾的气势,引得在场的宫娥太监,顿时瑟瑟发抖,先前的那名宫女也是立刻解释道:“陛下恕罪,这实乃小皇子的要求,奴婢不敢不从啊!”

    怒气冲冲的夏泽,冷笑着说道:“胡言乱语,小皇子都不足两岁,岂会”

    “言语”二字还未说出口,夏泽却是已经愣住了,随即而来的却是欣喜若狂。

    两岁未满却能言,这莫非真的是麟儿吗?若真是如此,身为父亲的夏泽,岂能不激动?

第4章 子非鱼() 
静谧的锦园当中,偶尔可以传来几声鸟鸣。

    尽管已经是秋日,但是,天气却依旧带着一丝炎热。郁郁葱葱的树林花草之间,显得极富生机。

    锦园不大,也正是因为这,整个锦园之中,却是显得极为安静。

    而就在一处小木桥之上,一个只有一丁点大的小子,正趴在桥头,看着水里活泼的鱼儿们。

    那半个身子都快侧出去的样子,引得夏泽的心一下子就到了嗓子眼。

    “一帮狗奴!”看的心惊的夏泽,当下狠狠地在心中暗骂那些奴仆。

    即便一个孩子再天才,若是稍有不慎,落入水中,又能怎么办?

    忍耐住心中的怒气,夏泽调整好心态,以自认为最为合适的面孔,去见一见这个自己素未谋面的儿子。

    小桥之上,一脸百无聊赖的夏桓,有着这个年龄本不应该具备的成熟。

    本来只是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他,成绩一般,家境一般,长相一般,毫无亮点可言。

    甚至,就连他自己都没有什么大志向,大学,或许对他而言,不过只是一个躲过四年工作的借口而已。

    然而,就是他这么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竟然赶上了所谓的穿越流。

    只是,穿越当真就那么好吗?

    熟悉了快二十年的环境,父母,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不见。

    即便无视了这些,单单是没网没电,也足以逼疯一个现代人。

    不过,好在的是,刚刚穿越到这陌生的时代时,他还是个婴儿,一天的时间里,几乎有大半天都是在睡眠当中度过的。

    这是生理反应,和心理年龄并不搭边。

    等到几个月过后,他的心态也逐渐调整过来了。

    不过,心态虽说是调整过来了,但在这什么都没有的古代世界,夏桓还是无聊透顶。

    尤其是身为嫡皇子,伺候在他身边的人,哪个不是低眉顺耳的,甚至连个敢主动看他的都没有。

    整个宫中,能够逗弄他的,除了他的生母和大母之外,也就只有和他同袍的四哥了。

    或许是真的无聊,又或许是想要尽早地了解这个世界。夏桓在仅仅只有九个月大的时候,便已经能够连贯地说一口楚音了。

    起初,不论是那位皇后母亲,还是太子四哥,对此都显得极为高兴。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却开始显得有些变味了。

    就在一两个月前,已经会跑会跳的夏桓,再去找他的太子四哥时,得到的却大多数是冷冰冰的回绝。

    夏桓算不得聪明,但是,也并非什么都不懂。尤其是知道了他的那位便宜皇帝父亲即将还朝时,就更明白其中的意味了。

    他的那位四哥开始顾忌他了。

    一个好的兄弟,在这讲究血缘的古代,无疑可以成为一大助力。

    但是,同样的,如果这位弟弟太过聪颖,讨得皇帝更多的欢心的话,那么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甚至连他的母亲也因为要准备皇帝还朝而开始忙碌起来,见他的时间大大减少了。

    因此,夏桓现在每日所能做的,也就是跑来这桥上,撒撒鱼食,看看鱼而已。

    “这鱼很好看吗?为何每日都来此赏鱼?”

    夏泽的声音很是温和,似乎担心一不小心便吓着眼前的小家伙。

    夏桓听见身后有人,倒也是有些意外地转过身来,微微打量了夏泽一眼后说道:“看着这些鱼儿无忧无虑的快乐模样,儿子也暂时忘记了烦恼,高兴不已。”

    “哦?你认得出朕是谁?”

    “当然,儿臣已经吩咐过那些宫娥太监了,能让他们违背儿子命令,在这宫中,除了哥哥们,也就只有父皇您了。”

    夏桓解释的很是清晰,事实上,这也算不得是多么难猜的事情,但是,这样的猜测从一个只有一岁多的稚童口中说出,就显得有些惊人了。

    果然,夏泽脸上的笑意更为明显了。随即带着几分调笑的语气继续问道:“你一个小小的人儿,怎么能知道鱼是悲是喜?”

    或许是最近心中的怨气实在是有些多,夏桓丝毫没有顾忌他的年龄,继续说道:“父皇也不是儿子,又怎么能知道儿子是否能看出鱼儿的悲喜呢?”

    夏桓那稚嫩的回答,带着几分孩童的天真无邪,但是停在夏桓的耳中,却是惊为天人。

    这方世界,由于太祖夏胜的出现,刘邦并没能坐多久的皇帝,天下便再度分崩离析,自然也没有后来汉武帝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因此,此时的百家学风,比起战国而言,更为鼎盛。

    而先前夏桓无意之间所说的话,更是与当初庄子的“子非鱼”不谋而合。

    在这战火纷飞的时代,黄老学的地位比起儒家更为鼎盛。庄子作为黄老学的代表人物,也是被看做宛如圣人一般的存在。

    一个小小的稚童,却能与圣人有着如此的默契。在夏泽眼中,甚至是所有的世人眼中,这简直是天大的奇闻。

    夏泽久久不能平静,看着离自己膝盖还差一大截的夏桓,夏泽的脑海之中,甚至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换储。

    当然,换储的念头也不过只存在了一瞬间,只是,浓浓的喜悦,依旧令夏泽忍不住高呼:“天佑大楚啊!天佑大楚!有此麟儿,夏氏安矣!”

    看着激动不已的夏泽,夏桓的心中却是咯噔一下。

    子非鱼夏桓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一时之间未曾和他之前所说的话联系起来而已。

    所以,夏桓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位皇帝老子,在高兴什么。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不论怎样,他夏桓如今在皇帝老子的心中,地位定然是无比之高的。

    这也使得夏桓再度回想起这一两个月来,自己的太子哥哥以及母后对待自己的态度是多么的冷淡。

    一瞬间,夏桓甚至想起书中,以及电视剧中,那为了皇位手足相残的情景。

    或许,他的太子哥哥,日后还会对他表现得相爱相亲,但是,未来还很长,如果他一直表现的与常人不同,难保日后他那已经有了些许势力的太子哥哥,会在暗中对他动什么手脚。

    在这医学落后的古代,天才夭折实在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夏桓很是纠结,想要抱紧自己这位父皇的大腿,但是又担心这样更容易惹来太子夏楦的嫉妒和猜忌。

    夏桓的表情,一应都落在了楚皇夏泽的眼中。

    尚且沉浸在苦恼当中的夏桓并没注意到,原本只是喜悦的夏泽,眼神之中,多出了一丝凝重。

    “看着这些鱼儿无忧无虑的快乐模样,儿子也暂时忘记了烦恼”

    夏桓的话,再度在夏泽脑海当中响起。

    在夏泽看来,一个一岁多的孩子,吃喝不愁,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能有什么烦恼?又或者,这么大的孩子,知道什么叫烦恼吗?

    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孩子,比起他想象之中的,还要聪明。

    一道念头,在夏泽的脑海之中闪过,渐渐地变得越来越大。

第5章 匆匆十八年() 
夏泽与夏桓父子二人的初次见面,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谁都不清楚。

    不过,从小皇子那不大高兴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