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楚时归-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第5章 匆匆十八年() 
夏泽与夏桓父子二人的初次见面,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谁都不清楚。

    不过,从小皇子那不大高兴的神情之中,可以猜测到,父子二人之间,或许产生了些许矛盾。

    毕竟,小皇子虽然天赋异禀,但是却也总有些离经叛道的思想。平日里,景皇后也没因此而少教训这位小皇子。

    仿佛真的如众人所猜测的那般,夏泽在见过夏桓之后,接连几天,都并未再见过这位聪颖的小皇子。

    这也使得朝中不少人暗松了一口气。

    对景氏而言,夏桓嫡幼子的身份,无论如何是不会改变的,但是陛下对小皇子的宠爱未曾波及到太子的地位对他们而言更为重要。

    否则,一旦两嫡子相争,到时别说是他们景氏不好从两人当中做出抉择,估计就连一向有着强硬的景皇后,也同样难以取舍。

    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而另一方,最为太子目前最为有利的竞争对手,三皇子夏栩背后的季氏同样是松了一口气。

    本来一个天资,相貌,宠爱,具皆不输于夏栩的夏楦已经是难以对付了。若是夏楦再多一个更聪颖,更受宠的弟弟,那夏栩的处境就更难了。

    夏泽如今正直壮年,加上谙于弓马,身体素质也极好。这场历经三年的战争,使得他的声望和权威,一下子逼近了曾经的太祖夏胜。

    朝堂之上,景季两家即便掌握了不少权力,却也不敢在夏泽正是顶峰之时明目张胆地拉帮结派,参与到夺嫡争储当中去。

    因此,如何讨得夏泽的欢心,又如何去建立自己的势力,一切基本都需要依靠两位皇子自己的能力了。

    两大家族,能为他们做的,只是提供一个背景而已。

    起初,两个还只有十多岁的皇子,顾忌自己父皇的权威,结交朋友,都显得极为谨慎。交往的,也大多是一些八百石以下的官吏。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夏泽一天一天地老去,两个皇子也是一天一天地长大,威望权势更是与日俱增。

    而他们昔日交好的小官,也是逐渐开始踏足军政的中心。羽翼渐丰的两位皇子,使得争储的味道,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浓烈了起来。

    反倒是曾经备受关注的小皇子,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没有什么亮眼的表现,逐渐淡出了世人的眼线。

    一个个皇子成年,按照秦末之后各国的惯例,非太子,其余的皇子,大多会被分封至自己的封地,掌管部分政务,为君父分忧。

    楚皇三年,刚刚回朝的夏泽,仅仅在三个月之后,便将自己的长子夏柏封至南阳。次年,次子夏松同样被封到了衡山。

    十多年过去了,在京的皇子,也便只剩下了三皇子夏栩,太子夏楦,以及嫡幼子夏桓三人而已。

    “陛下”身子已经有些佝偻的王舒,站在殿下,轻声说道。

    十多年过去,曾经跟在夏泽身边的这位近侍,头上也已经染上了层层白霜。

    “何事?”

    岁月不饶人,夏泽同样如此。只是,年岁虽老,但是隐约之间,依旧可以从夏泽的眼神之中看出一丝当年的风采。

    “七殿下求见。”

    夏泽手中的笔微微一顿,随即皱起了眉头,问道:“他来干什么?”

    “呵呵。”王舒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

    夏泽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想来,又是为了分封之事吧。”

    “呵呵,陛下,七殿下愿意为君父分忧,这是好事,陛下何须叹气?”王舒低着头,笑着说道。

    然而,夏泽却是冷笑了两声,说道:“哼,老东西,你以为朕看不懂你的心思吗?”

    面对夏泽的冷言冷语,身为奴仆的王舒却也没有露出惊惧的神情,反倒是依旧笑着说道:“奴婢愚钝”

    看着王舒依旧装傻充楞,夏泽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随后,仿佛不吐不快地自言自语了起来。

    “朕的七个儿子,已经分封出去了四个。老四且不说,老三,如今也不是朕想分封就能分封得出去的了”

    “陛下爱子,不忍三皇子离开,奴婢是知道的。”王舒微微拱拱手,说道。

    夏泽轻瞥了一眼王舒,随即露出了朋友之间的无奈。

    “以前还可以用用这个借口,可是若是将所有的皇子都分封出去了,这个理由还站得住脚吗?这个老七,当真不让人省心啊!”夏泽苦笑着说道。

    如今的夏栩已经三十多岁,比他小的五皇子和六皇子均已分封,朝堂之上,支持太子一方的,也早不止一次要求夏栩就封。

    只不过,夏栩背后的季氏一直以夏栩丧母,陛下怜之的理由反驳。

    现在,若是真的连比起夏栩还要小上十多岁的幼子也分封出去了。可想而知,到时候,朝堂之上,必定会因此而吵成一片。

    “哼!一个个都长大了,翅膀都硬了,都想为所欲为了。当真以为,朕老了不成!”夏泽狠狠地拍了一下桌案,令桌案之上的笔砚都震了起来。

    王舒原本就低着的头,又低了几分,对此视而不见。

    “去,让那小子滚进来!”

    “喏。”

    王舒拱了拱手,随即弯着腰,退出了门外。而夏泽看着退出去的王舒,随即却是悄悄地闭上了眼,小憩了起来。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真的老了,原来只是想摆摆架子装作小憩的夏泽,竟然真的就这么睡着了。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大殿门前的阳光都已经带上了一丝嫣红。

    大殿之下,一个挺拔的身影,默默地站在那儿,仿佛刚到一般。

    “朕睡了多久了?”夏泽揉了揉眉头,问道。

    “回父皇,两个时辰。”大殿之下,夏桓的声音响起。

    “老了,看来是真的老了。”夏泽止不住地感叹道。

    一睡两个时辰,一个下午就这么耗光了。

    夏泽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这大殿之中,却是清晰可闻。静立在大殿之下的夏桓听闻,却是没有一丝宽慰的话。

    眼见夏桓没有反应,夏泽不由得又感叹了起来:“老了!朕最小的儿子都不关心朕喽!”

    这次,既然夏泽已经点明道姓了,夏桓便不能再沉默了,否则,在夏泽眼中,就是不孝了。

    夏桓拱拱手,说道:“父皇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岂会老?”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呵呵,说得倒是不错。”夏泽的微微咀嚼了两句之后,眼前一亮,不由得赞叹道。

    只不过,接下来,夏桓却是又不说话了,整个大殿之中,也陷入了有些尴尬的寂静之中。

    等了许久,眼看着夏桓既不说话,又不离开,夏泽知道,今日,必须要给自己的这个小儿子一个答复了。

    无奈之下,夏泽只能问道:“说吧,找朕何事?”

    “儿臣请封!”

    果然,正如夏泽所料一般,刚满十九周岁的夏桓,正是前来请封的。

第6章 请封() 
当夏桓将这句话说出口后,大殿之上的夏泽,反倒是没有了一开始的严肃。

    夏泽轻轻将身子仰在背后的座椅之上,气定神闲地说道:“桓儿你如今还未及冠礼,何谈就封?”

    “儿臣已过十九,已经算得上是弱冠之年了。为父皇分忧,这不正是儿臣应该做的吗?”

    夏泽闭上眼,摇着头,轻笑着说道:“替朕分忧?哼哼,还是你自己想讨个清闲?”

    “儿臣已在宫中清闲了十余载,实在是清闲惯了,当是为父皇分忧!”夏桓再次作揖,义正言辞地说道。

    “嗯。好!”夏泽再次睁开眼,轻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来说道:“朕的儿子也都长大了,知晓得替朕分忧了!很好!”

    听着夏泽那不怀好意的口气,夏桓眉头一皱。

    他想离开寿春,为的就是避开两位皇子之间的争权夺利。可是,他也知道,一旦他离开,太子的人,必定能找到借口攻讦三皇子。

    夏栩会怎样,夏桓并不想关心。同样的,他也不担心朝堂会因此而失控。毕竟,只要夏泽还在世一天,那么谁都不敢乱来。

    “让朕想想,哪里可以作为你的封地,让你替朕分忧。”夏泽眯着眼,在背后的那张硕大的地图之上,慢悠悠地找了起来。

    夏桓请封,自然是封得越远越好。让这寿都之中的人,都忘记了他才好。

    在楚国各郡之中,夏桓最为属意的,便是会稽。

    然而,还不等夏桓张口,夏泽却是忽然轻呼一声道:“有了!这儿不错!”

    夏泽一边轻拍着地图,一边微侧开了身子。

    “颍上?”夏桓看着夏泽所指的地方,不由得露出了一丝错愕的神情。

    颍上,距离寿春,不过几十里的距离。这点距离,寿都的一封诏书,半日便能抵达。况且,颍上不仅距离寿春近,更是淮水与颍水交界之地,水路发达,算得上是一处富裕的地方。

    朝中不少大臣,也在颍上置办了不少产业。可以说,整个颍上,都处于寿都的控制范围之内。

    这样的封地,与未曾分封,又有什么区别?

    “父皇!”看清了地点,夏桓当即便想反驳。

    然而,夏泽却是一挥手,制止了他接下来的话,反倒是说道:“太后的年纪也大了,平日里,孙儿当中,她最为宠爱你,你就忍心这么离她老人家而去?”

    夏桓听到楚太后,当即又将原本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细算下来,如今的楚太后已经过了耄耋之年。这样的年纪,在古人当中,也算得上是极为长寿的了。

    但,正是因为这,谁也不知道,行将就木的楚太后,会在何时,撒手人寰。

    沉默了许久,夏桓最终还是低下了头,恭敬地向着夏桓行了一礼,应声道:“儿臣谨遵父皇之命!”

    夏泽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又说道:“你今日贸然前来,想必太后与你母后具皆不知晓吧。虽然颍上不远,但既然就封,短期内总是回不来的。这几日,你就好好侍奉在她们面前,莫让她们担心了。”

    “儿臣遵命!”

    青石的宫道之间,夏桓一如往日一般,走在这着几分古老气息的楼宇之间。

    过往的宫娥太监,见到他,无不驻足行礼。

    虽然夏桓在朝野之中,名声不显,可是在这宫闱之中,夏桓的话,或许比起太子和三皇子都管用。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除了皇后亲子之外,楚太后的宠溺,占据了极大的一部分。

    “殿下,您来了。”

    丹寿宫前,一名侍女恭敬地向着夏桓行了一礼。

    七皇子每日前来丹寿宫,大家都早已习以为常了。只是,以往这位七皇子,总是在上午,或是下午太后小憩之后前来,今天来的时间,比起以往,倒是晚了不少。

    夏桓拉过那名宫女,有些关心地问道:“太后可曾用过哺食?”

    夏桓从夏泽宫中出来时,天已经基本黑了。按照这个时代的规矩,哺食,也就是晚饭,往往是在天黑之前吃的。

    “回殿下,还未曾用过。”

    “知道了。”

    夏桓点点头,正欲迈开步子走进殿中,却又听那宫女说道:“今日殿下未来,太后连晌食都未曾用下多少。如今,皇后正在殿中劝太后呢。”

    那宫女虽然是在禀报着楚太后的饮食,但是神色之间,总是带着几分笑意。

    楚太后待人和善,宫中无人不敬,无人不爱。

    夏桓的那温和的性子,多少和楚太后有些相似,对待宫婢也颇为和善,同样深得宫中人心。

    宫女那脸上的笑容,也是在替夏桓深受太后喜爱而高兴。

    夏桓点点头,对着那宫女微微一笑,以作感谢。随后,再度迈开步子,走入殿中。

    “母后,桓儿正在陛下那里,料想用不了多久便会来丹寿宫。您晌食便未曾吃多少,哺食再不多吃点,想必到时候想必桓儿又要心疼了。”

    还未走入内殿,景皇后那温柔的声音便已经响起。

    “桓儿还只是个孩子,能有什么大事,一谈可以谈整个下午的!”

    很快,楚太后抱怨的声音同样响起。只是,这抱怨声也就这一句,之后,便被吮吸汤汁的声音所盖过。

    门口的夏桓知道,必然是自己的母后,也就是景皇后劝下了有些执拗的楚太后。

    由此可见,楚太后对景皇后也是极为喜爱的。

    事实上,若没有楚太后的允许,景皇后也未必能真正完全掌控整个后宫。

    景皇后的孝道也是数十年来如一日。正是因为这,无论宫外因何事而掀起对景皇后的风言风语,身为楚皇的夏泽,也从未有过换后的想法。

    殿内,等到楚太后将口中的汤汁完全喝下之后,一旁的一个宫女方才轻声说道:“太后,殿下来了。”

    “哦?桓儿来了!”楚太后听闻,原本半卧的身子,立即坐直了起来,嘴里还嗔怪道:“你们这些宫婢,桓儿既然来了,为何还让他等着!快快让他进来!”

    “喏。”

    “孙儿拜见大母!”尽管站了一个下午,但是夏桓的精神却是依旧很是饱满。

    “哎呦,我的桓儿。在皇帝那里一个下午,想必都未曾用过哺食吧。来来来,正好陪着大母,一同用膳。来啊,给殿下添桌案。”

    “喏!”

    面对楚太后的宠溺,夏桓并未曾拒绝,反倒是在向着景皇后行过一礼之后,直接应声坐下。

    夏桓吃的很慢,一旁的楚太后,一边在景皇后的服侍之下吃着饭,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夏桓。

    空闲之余,楚太后还不忘念叨道:“桓儿和先帝当真是像啊!不仅和先帝一般,总有些奇思妙想,就连这相貌,也与先帝有着七八分相似啊!”

    “母后,您又谬赞桓儿了。”一旁的景皇后,也是笑着说道。

    这样的话,楚太后几乎每天都会说上一句。不仅是景皇后,就连身为楚皇的夏泽,也早已见怪不怪了。

    面对楚太后的称赞,夏桓一如往常地示意微笑,看起来有些不大好意思。

    但是,在夏桓心中,却是知道一个天大的秘密。那便是,他的这位大父,楚太祖夏胜,同样是一个穿越者。

    穿越者,与穿越者之间,有着相似的言论和风格,这就不足为怪了。至于相貌,或许夏桓真的有些像他的那位大父,但更多的应该是楚太后的幻想罢了。

第7章 颍上君() 
古人用餐,尤其是贵胄之家,极为讲究礼数,而礼数一多,速度自然也就快不上来。

    加上楚太后本就年迈,牙齿早已所剩无几,吃得就更慢了。

    等到用完餐时,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

    用餐的桌案撤去,尽管时间已经不早了,依照楚太后平日里的作息,这个时候应该就寝了。

    但是,此时的楚太后,却是依旧精神奕奕,仿佛和夏桓之间,有着说不完的话一般。

    在夏桓的刻意引导之下,祖孙二人之间,聊着聊着,自然便聊到了今日夏桓在夏泽殿中的事情。

    “皇帝也是老了,处理个孩子的事情都能拖沓上半日。来桓儿,与大母说说,究竟是何事,引得你们父子二人,畅谈这么久?”

    夏桓脸上一直挂着的温和笑意,缓缓退去,随后站起身,又毕恭毕敬地跪在楚太后面前,说道:“孙儿不孝,以请父皇赐封,不日便会就封!”

    说完,夏桓又深深地对着楚太后,拜了一拜。

    “桓儿!”

    听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