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闲妻不下堂-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樱业笔薄彼匾舛倭硕伲暗笔蹦橙嘶故歉瞿源执蟆⒂殖蟮男」硗罚鄹喝思遗⒆拥氖焙颍沽鞅翘槟兀 
  白乐宁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真有流鼻涕啊?”
  陈晓意煞有介事,“当然,我记得很清楚!”
  陆咏脸色青白交替了好一会儿,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没上前用拳头招呼陈晓意,他深深吸了口气,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难为你还能记住,不过……”他强调,“我已经大学毕业了,比你们还早了一年!”
  陈晓意夸张地大惊小怪起来,“真的假的?哈哈,宁宁你说好笑不好笑,原来国外这么简单就能拿到文凭?早知道我也该出国一下,说不定像我这样的,也能拿个什么双料博士!”


  白乐宁拉了拉陈晓意的衣服,示意她少说几句,她们犯不着故意去招惹陆咏,何况对方的脸色已经很差了,万一他真要动手,她们虽然有两个人,未必能占上风。
  接收到好友的提示,陈晓意潇洒地挥挥手,赶苍蝇似的赶着陆咏,“我们还有事情要先走,再见,陆、学、长!”最后三个字她说得尤其大声,语气里还带着几分挑衅。
  谁知陆咏却不理会她的挑衅,只转身白乐宁,高深莫测地笑,“你那个未婚夫叫薄竟?我要是没记错,他以前还参加过你的家长会,你和你爸爸都很相信他吗?呵呵,一个男人要想有成就,最好的办法就是透过女人吧?你就不怕……他侵吞了你们白家的财产,然后发展属于他自己的事业?”
  白乐宁张了张嘴,但不知为何,想说的话已到了嘴边,她就是说不出来。
  她想起前几天爸爸在饭桌上说过的几位业界熟人,好像当中也有一个是引狼入室,被女婿吞掉了所有股份后,又和他女儿离了婚。
  当时爸爸还笑着地薄哥哥说:“小竟,你不会是这种白眼狼吧?”
  白乐宁原本只把这件事当笑话听的,可现在看陆咏说得这么笃定,她禁不住要疑惑了,莫非爸爸那时候说这件事是为了提醒薄哥哥?或者,是在提醒自己?不对,薄哥哥不是那种人!那么陆咏的话究竟是怎么回事?爸爸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
  眼看白乐宁神情游移不定,还夹杂着不少疑虑,陆咏知道目的应该已经达成一半了,于是最后扔下一句“有什么疑问大可以来问我”后,就笑着朝她们道了别,两手插进口袋,痞子味十足地成实在八字步离开了。
  陈晓意回神,受惊似的拍拍胸口道:“夭寿哦!那臭小子好端端的,干嘛笑得那么阴险?”
  想了想,她又对白乐宁说:“别听他的啦,他那是小人心态,你才不会中他计!我觉得,薄竟虽然人是狡诈了点,可能力确实不错,他没必要图你家公司啦!而且要不是他,你家的白氏建设能发展到现在这样吗?”
  “我知道,不过就是有点担心……”白乐宁喃喃自语着愣了好一会儿神,突然坚定地对陈晓意说:“我当然相信薄哥哥,可陆咏会说这种话,一定是我爸爸他们公司里,有人乱造薄哥哥的谣,然后才传到他耳朵里的!不行……意意,我要去一趟我爸公司,不能陪你去喝咖啡了!”
  陈晓意猛一拍她后背,“哎,我早清楚你就是个有丈夫、没朋友的家伙!好啦,去吧、去吧,我才不拦着你呢!”
  因为周一白乐宁只有两节课,所以她招了一辆车,就直奔白氏建设大楼,也不必担心上课迟到。
  自从上了大学,白乐宁的闲暇时间比往常更多了,平时她没课又不用和陈晓意一起行动行,常常跑到白氏建设,缠着薄竟跟她说话,或无聊地东走走、西逛逛,打发时间。
  反正白乐宁自认自己也不是那种拼命学习的好学生,功课什么的,只要低空飞过就好,对此,薄竟和白父的要求都不高。
  也正是这样,白氏建设一楼大厅里的服务台接待小姐们,早就认识了白乐宁,同时也都知道,她已经和那个帅得没天理的副总裁订完婚了,两人还很恩爱的样子。
  浪漫的爱情,人人都爱听也爱传,因此喜欢八卦的接待小姐们一旦有空,就会把这些事情拿出来抖一抖,顺便分享一下自己的最新心情。
  “我跟你说,我们白氏的那个小公主,长得好看也就罢了,毕竟好看的富家千金很多,可她的命也很好!”接待小姐闲闲没事,见整个大厅都没几个人,更没人在注意这边的样子,忍不住对着新来的后辈,燃烧起了八卦之魂。
  新的迷惑,“命好?”她是新来的,才上班第一天,还不是很明白前辈的意思。
  前辈乙接话问道:“我们薄竟、薄副总裁你知道吧?”
  薄副总?她当然认识!而且不公公是认识,她简直是太认识了!
  新人立即点头,满脸梦幻,“好帅、好年轻……昨天他还对我笑了耻!我、我差点就被电晕……”
  前辈甲理解地拍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孩子,薄副总对每个人都会笑,那是因为他跟陶副总不一样,不走无情男路线啊!”
  前辈乙亦拍了拍新人,为她鼓劲,“多听些前辈们的经验之谈,这样你就不会被薄副总笑晕过去了。”
  听停了一会儿,前辈甲就继续八卦,“不过你也不用想太多,我们薄副总死会了,瞧见没,他手上一直戴着一款限量版铂金戒指,那可不是装饰品,而货真价实的订婚戒!让他死会的人,就是我们白氏建设的小公主啦。”
  新人眨眨眼,“这么年轻就死会了啊?莫非是因为副总想借裙带关系……”
  三十岁出头的年纪,在业界能爬到像薄竟这样的位置、达到像他这样的水准,确实算十分年轻了。
  前辈乙立即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澄清:“新人不懂就不要乱说!薄副总对白小姐很死心塌地的,要我说啊,这天底下简直就没有人能比薄副总更痴情、更专一了!不然怎么说小公主命好呢?人家不仅家境好、长得漂亮,还能过上这么个痴情专一的青梅竹马未婚夫,让人想不嫉妒都难啊!”
  新人也好奇了,“咦?青梅竹马?那薄副总和白小姐应该很早就……”她话未问完便被打断了。
  眼尖地看见不远处有人即将迈入大门,前辈甲当机立断道:“这些以后你做久了自然就会知道,现在,有人来了!”

()好看的txt电子书
  前辈乙闻声,迅速与前辈甲同时整装起身,从三姑六婆的嘴脸,一下子变成了气质高雅的最佳微笑,嘴里不忘柔声招呼:“欢迎来到白氏建设!请问您找谁?”
  新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前辈们川剧变脸术,惊讶之余佩服不已。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和前辈一样露出自己对镜练习多日的微笑时,就听耳边传来甜美的嗓音:“你们好!请问薄哥哥不在楼上吗?”
  一抬头,却见一位二十岁左右、学生打扮的漂亮女孩,正站在柜台前,用和声音一样甜美的笑容看着她们。
  她是谁?新人一头雾水地扑向两位前辈,谁知她的前辈们,却朝她悄悄地挤眉弄眼,还用口形说了三个字:“小公主。”
  啊,原来她就是薄副总的未婚妻!果然很年轻也很漂亮,气质也很好!这么说来,真的很配薄副总,不过她年纪会不会太小了些?记得薄副总可都二十九岁了吧?如果从年纪上来讲,好像和陶副总更相衬一些。
  新人正在脑中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就听甲前辈笑咪咪地对小公主说:“白小姐,薄副总现在可能已经准备开会了,不过任特助也在楼上,请白小姐先上楼,我们这就联系副总办公室,让任特助为您安排……”
  白乐宁本来就担心她这么早来,会遇上薄竟开会,现在听接待小姐这么讲,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太麻烦你们了,我自己上去就好,不要再耽误任特助工作了。”
  “白小姐不用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另一位小姐放下电话,笑着对白乐宁如此说道。
  等白乐宁走后,先前那个为她打电话,通知楼上副总办公室的小姐吁了一口气,这才对依然呆呆地看着电梯门的新人说:“瞧见没?她就是我们白董事长唯一的千金,白乐宁,如何,很漂亮吧?”
  另一位则补充道:“也不知见过她多少回了,每次都这么有礼貌,完全没因为自己是董事长千金而瞧不起我们,董事长家的家教真好!”
  然而,此时此刻,新人的脑子里却只有一个疑问,“那个,你们不觉得……我们薄副总有点老牛吃嫩草吗?”
  这么年轻甜美的小姑娘,薄副总也能下得了手?
  这么年轻甜美的小姑娘,薄学弟也能下得了手?
  同样的疑问,任杨也有,身为薄竞的大学学长,如今已是白氏建设副总裁特助的任杨,几乎每个星期都会见到白乐宁至少一次,而每见到白乐宁一次他心头的疑问就加深一层。
  真怀疑他这个大学期间,从没和女人闹出过绯闻的学弟,究竟是怎么把人家拐骗到手的,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近水楼台先得月”?
  在任杨的眼中,芳龄二十的白乐宁,不施粉黛、穿着打扮也无意朝熟女的方向发展,经常是一身简单大方的连身裙,或者清爽简单的裤装,头发除了散开就绑成高高的马尾,在背后甩来甩去,怎么看都还是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和薄竞那种商场狐狸站在一起,实在不太搭调。
  但薄竞就是有本事,能让这种不搭调,硬生生变成十分搭调,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大家最先注意到的,往往不是他们在年龄上的差距,而是他们登对的外表,和令人羡慕的青梅竹马的浪漫爱情。
  面对坐在沙发上,像个小学生一样稚嫩乖巧的白乐宁尽管任杨心里有无数个想法,而且他本人其实也算“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典范,但他仍旧保持着不动声色,只拿出了职业化的笑容,“白小姐,薄副总正在浏览稍后开会所需的资料。”轻轻地,将秘书小姐刚榨好的新鲜柳橙汁放在白乐宁面前,“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冯秘书,她会替您解决。”
  即使知道这位副总特助已有心爱的妻儿,对她笑也是出于基本的礼貌,可任杨不笑魅力无敌、一笑惑人心智,白乐宁对此还是有些不太自然。
  她稍微侧下脸,小心躲过这位极受众家美女追捧的任特助,无意中散发出来的电波,“我说过多少次了,任杨哥喊我乐宁就好。”
  任杨了解地点点头却依然故我,并没有因她的坚持而改变称呼,“白小姐请先等一下,副总应该快看完所有资料了,离开会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我想他可以与您说几句话。”
  白乐宁连忙摆手,“不、不用!让薄哥哥忙就好,我在这里等……”
  “不是什么十分重要的会议。”任杨技巧性地截走了她的话,“副总出席也只为了表示重视而已。”从口袋里掏出巴掌大小的记事本,翻了翻,“上个礼拜进度超前,和陆氏高层的交涉也告一段落了,副总今天的行程,只有早上两场会议和下午一场聚餐,所以白小姐不必顾虑太多。”
  白乐宁腼腆地笑,却又想起刚刚听到的名词,“陆氏?哪个陆氏?”
  还能有几个陆氏?任杨将心头一伙巧妙地掩饰在敛下的眸子里,“是公司即将收购的陆氏企业。”
  “那陆氏是不是有个叫陆……”
  白乐宁还没问完,办公室的门就打开了,薄兢边往外走,边看着手里最后一张图表,“任特助,这份图表后面的备注名称有点问题,趁现在没开会赶紧让冯秘书改掉,重新列印出来。”
  在公司,薄兢习惯直呼任杨的职位,不过私底下,他和这位大学时代的学长关系很好,待他亦兄亦友。
  任杨上前接过他手里份量不轻的纸张,又低声提醒道:“白小姐来了。”

()免费TXT小说下载
  白乐宁在薄兢出来时便已起身,但她的眼睛却不敢看他,因为她现在只要看到薄兢的脸、听到薄兢的声音,就会自动在脑海中回忆起,不久前刚刚发生过的种种让她脸红心跳的事情。
  薄兢闻声抬头,看见白乐宁的那一瞬间眼神就柔了下来。
  任杨在一旁看得啧啧称奇。
  他这个学弟当年在大学时绝对是个名人,甚至曾获得了“笑面杀手”的称号,只因为他极难变脸、一年四季都微笑自如,外貌出众、言谈举止还透着一股说不出有多迷人的优雅,可偏偏又能把话说得斩钉截铁,让人不敢触其锋芒。
  不过这还不算什么,薄兢场下的最着名的事迹,莫过于义正言辞的拒绝了系花的追求,甚至连对方自愿献身都不屑一顾,还劝人家说女孩子要自重 ,直接让那系花泪洒当场,从此再不与男生接触。
  现在想想,当时发生的事情,总觉得一些不合理的问题都有了解释,应该是他早就心有所属,所以才老僧入定般,不近女色。
  任杨的思绪飘的很远,但薄兢却没给他让思绪飘得更远的机会。
  匆匆说了几句稍后可能要讨论的细枝末节,薄兢吩咐道:“会议延后十分钟,让主管们先认真研究下手头资料。”
  任杨略一点头表示明白,接着以极快的速度,收拾好所有零散的资料,在桌上整理好后仔细放入资料夹;他轻松地单臂抱起资料夹,朝白乐宁礼貌地颔首告辞:“白小姐,我先离开了。”
  白乐宁连忙也向他道别:“任杨哥再见!”
  任杨稍微分神,又看了那位貌似很想亲自赶人的顶头上次一下,这才转身推开通向走廊另一段的办公室门,心情愉快、脚步更轻快地离开了。
  临走前,他还不忘贴心地为两人关好门,免得有不识趣的人,跑进去打扰这对接下来将要上演卿卿我我戏码的爱情鸟。
  第九章
  任杨刚消失在门板后面,薄兢就迫不及待地揽过有些抗拒的白乐宁,在她脸上留下一串绵绵密密的轻吻,最后来到她的唇角,舔开她的红唇,钻进她口中,与她的丁香小舌纠缠。
  一吻既了,薄兢难舍难分地在白乐宁唇上清啄着,“想我了,嗯?”
  浓厚的鼻音,让白乐宁哆嗦了一下,更加用力地抱住了薄兢的腰,她将脸贴在薄兢的胸膛上,同时又感受到某个硬邦邦的东西,正顶着自己的羞处,不禁泛红了脸,小声咕哝:“整天想女人的老色鬼。”
  “宁宁宝贝,这你可冤枉我了。”
  薄兢一首抚摸她的头发,一手却老实不客气地,伸进她的短上衣,揉捏起内衣上那片没被完全遮住的绵软浑圆,也不管此举已为自己引来了几记粉拳。
  “我只对你一个人色,难道你都没有感觉?”说着,他便撩起白乐宁披散着的头发在她颈间吸吮着,狡猾地以新吻痕,覆盖在不久前刚留下的斑斑红点上。
  白乐宁小嘴微张,细细地呻吟起来。
  薄兢闻声越发放肆地爱抚起她,甚至悄悄解开了她的衣服,让她漂亮的肌肤,裸露在室内温暖的空气中。
  吻从颈间缓缓向下,薄兢的呼吸也随之加重,身体某处,也开始不安分地不断肿胀着,为抒发这股难耐的欲望,他将自己的炙热之物,抵住白乐宁的双腿之间,轻轻耸动起来,试探着她,同时也希望她的柔软花|穴,能接纳他的坚挺男性。
  啊!他的宝贝实在太美了,太诱人了,害得他一见到她,就像将她藏在身下,吻遍她的全身,让她在他的身下喘息,想要她所有的快乐和痛苦都因他而生,想拥有他的全部。
  他爱她啊!
  薄兢沉醉地抚摸着白乐宁细腻滑嫩的身子,在她身上不断的煽风点火,直把白乐宁弄得娇喘连连,抵挡的力道也越来越微弱。
  这样下去不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