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闲妻不下堂-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小小头有睡懒觉的习惯,不管前一晚是不是有双人床上运动,只要第二天早上没课或者假日,她总能一觉睡到近十点。
  而且爬起来后,还会喊着头晕头胀不肯吃早餐和午饭,结果不到下午就又饿得眼冒金星,在冰箱里乱翻腾着找能吃的东西,等差不多饱的时候,晚饭就要开始了;可想而知,接下来她又会拒绝晚饭,因为一个下午的零食,已经把她的肚子填满了。
  一天三顿饭,被她打得七零八散,一旦食零食充饥,就不肯坐在餐桌边;当初薄竟发现她这个坏习惯的时候,可是费了很大的劲,才慢慢把她矫正过来。
  最好的办法就像现在这样,强迫她一早起床,就先吃些她感兴趣却又不至于撑着的小甜点,等到午饭的时候,已被挑起食欲的她想不吃也难,这样好歹也能保证两次正餐可以按时。
  对此白乐宁自己倒没什么太大感觉,反而是白父几次观察发现了未来女婿的心细如发,这也是他能放心将女儿交给薄竟的原因之一。
  下楼之后,白乐宁一边走到桌前乖乖坐好,一边睁大了眼睛,看着薄竟把焦香酥脆的面包放到自己面前,又倒好一杯还冒着热气的果汁牛奶。
  “好幸福哦!”
  白乐宁心满意足地送给薄竟一抹甜蜜笑容,然后低头慢慢地享用起这份专属于自己的早餐。
  薄哥哥真贤慧,她边吃边想,禁不住偷偷朝坐在身边的薄竟看了过去。
  嗯,居家服外面还套着围裙呢,果然是贤妻良……哦不对、不对!应该是叫贤夫良父?咦?
  白乐宁停下了啃面包的动作,如果薄哥哥要做父亲的话,那孩子岂不是……
  全身登时爆红,她赶紧使劲拍打自己的脸蛋,“我在想什么啦!”
  薄竟见她好好的忽而呆呆地傻笑,忽而愣愣地出神,忽而又像个小傻瓜似的,自己打自己的脸,嘴里还念叨着“我在想什么”这样的话,于是靠近她低头问道:“宁宁,怎么了?”
  白乐宁连忙解释:“没、没!什么都没有!我绝对没在想我们的孩子……”慌乱中,一不小心还是说漏了嘴,她把脸深深地埋进了手里,自觉无颜见人,“啊啊啊!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呀?好丢人!”
  薄竟实在忍俊不禁,伸出手,言不由衷地,安抚起这只把脑袋塞进沙子里的可爱小鸵鸟,“宁宁想要我的孩子?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还是说,宁宁嫌我不够努力,这么多年都没让你成功怀孕?”
  “不是啦!”
  白乐宁哀号了一声,然后就打定主意不理薄竟了,无论薄竟怎么笑着引诱她说话,她都不肯把脸露出来。
  好不容易,白乐宁肯稍微将脑袋拔出来一点,却见薄竟正看着自己,仍是一脸的笑意盈盈,她顿时又羞又恼,大发娇嗔:“还笑!再笑我就不理你啦!”
  “好好好,我不笑你了。”薄竟抿嘴,眼里浓浓的宠溺怜爱之情不容错辨,“快吃吧,吃完了我帮你……上药。”
  “你!薄哥哥你好过分,人家这回真不理你了!”一句“上药”,又勾起了白乐宁的敏感神经,搁下只喝了几口的牛奶,她起身直接冲上楼梯,奔回自己的房间,把头塞进被子里不肯出来。
  薄竟简单地收拾好餐桌后,拿着药膏来到白乐宁的房间外,推开房门,他首先看到的,就是小鸵鸟正栖息在深色的大床上,脑袋一拱一拱的,好像冬眠的小松鼠。
  “宁宁。”刚一出声,松鼠宝宝拱得更厉害了。

()好看的txt电子书
  薄竟笑叹着走上前,把白乐宁从被子里捉了出来;白乐宁低垂着头,就是不肯抬眼看他。
  不肯看他吗?那好,其实这样更方便。
  薄竟把打开盖子的药盒放在床边,自己也跟着坐到床上,手一伸,就掀开了白乐宁身子上穿着的宽大睡袍,然后他压住白乐宁急欲晃动的双腿,褪下她的内裤,迅速挖出一坨冰凉的药膏,神准无比地送进了她腿根的私密处。
  白乐宁哇哇乱叫、巴掌乱挥,“不要,人家不要!色狼、坏蛋!走开!呜呜……好冰……嗯……人家不要了……”最后乱叫变成了猫叫,巴掌变成了猫挠。
  呜呜呜,好过分!以前薄哥哥爱她爱得没节制的时候,事后都喜欢用这种东西帮她涂抹,又冰又腻,就像她那里、那里……被他弄出了水似的,好痒、好难受。
  过分!
  白乐宁强忍住私自传来的骚动,皱起整张脸蛋,忿忿地将头继续埋进被子。
  薄竟盖好药盒,掀开被子,并不意外看到一张如泣如诉的小脸,正朝自己释放哀怨的射线。
  “你真的很坏!坏蛋!”
  来自亲爱宝贝的指责,让薄竟苦笑,“是,我是坏蛋。”
  “老坏蛋!”
  某老坏蛋爽快承认:“是,我是老坏蛋。”
  再接再厉,“我讨厌你!”
  这就不对了吧?
  薄竟一把拉过心爱的小丫头,轻吻着她的双颊,“不许讨厌我,不然我就去英国不回来了。”
  白乐宁撇嘴道:“留着这话骗小孩子去,我才不信你呢!”
  薄竟叹息,“真的?”
  白乐宁细数他的罪状:“从国二开始,每次不听你的话,你就爱用这个来威胁人家,都听了不下一千遍了,哪回也没见你真买机票到英国去,连都没去过一回!而且啊,人家每一次和你……那个的时候,你把人家弄哭了,第二次的时候还说什么要是不肯给你,你就伤心难过,一伤心难过就要回英国去,你比我大九岁耶!怎么可以这么幼稚,用这种理由威胁我啊?”
  薄竟喷笑,“是吗,我居然说过这种话?”
  白乐宁十分认真,“当然有说过!”
  薄竟笑道:“小傻丫头,那是哄你的!你可知道你那回哭了好久,把我给吓坏了,结果你休养了好几天,还不肯让我碰你一下,我没办法了才出此下策啊!”
  白乐宁怒,“你欺骗纯洁少女!”
  薄竟笑,“现在还纯洁少女?早被我吃过无数次了!”
  白乐宁更怒,“无耻老色狼!”
  薄竟大笑,“宁宁宝贝实在太美了,我若对着你再不色,你可要没地方哭了。”
  白乐宁总也说不过他,只好气恼地用力捶打着他有胸膛,“油嘴滑舌啦你!走开,我累了,再睡觉!”
  薄竟干脆地躲在床上,顺便把她拉到自己怀里,“睡吧,我陪你一起睡。”
  “不要!”白乐宁更干脆地拒绝,“你会偷袭我。”
  薄竟正经八百地对天发誓:“我绝对不会偷袭你。”
  白乐宁将信将疑,看了好半天,发现他确实没有要偷袭自己的意思,这才安心地躲回床上盖好被子,同时不忘补充:“你说好的,不能偷袭我。”

()免费TXT小说下载
  薄竟点头,朝她伸出一只胳膊;白乐宁抓住他的胳膊,在他怀里寻了个最安稳的位置,渐渐进入甜蜜的梦乡。
  事实证明,薄哥哥的话根本就不能当真。
  白乐宁抱着课本,蹒跚地爬着教学楼那并不太高的阶梯,边费力地攀爬着,边气呼呼地甩甩头发,决定自己以后再也不相信他的慌言了。
  什么保证,什么不偷袭!她还没睡饱一觉就被弄醒了,先是一串湿吻,然后又不由分说地挤开了她的腿,硬是把她给……
  虽然她后来也很舒服没错啦!可问题是,这一切全都是在没有得到她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呀!最可恶的是,某吃饱喝足的家伙居然告诉她:“我没偷袭你,我这是光明正大地袭击你。”这样的话他也有脸说!
  她究竟是发了什么疯,竟忘了天底下最不能相信的,就是男人在床上的承诺,尤其是她家老色狼的承认!
  白乐宁越想越生气,恼怒地将所有过错全都推到薄竟身上。
  看来,她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最后是怎么尖叫着、抱着未婚夫的肚子,让他不许停了。
  因为被迫和某薄姓色狼,滚了整个周末的床单,虽然休养一个晚上,显然不能让不知阵亡过几次的白乐宁恢复体力。
  拖着依旧有些沉重的身体,她艰难地在教室里找了个靠后的位置,准备等教授开讲就补眠。
  就读企管系的陈晓意,因为星期一早上一、二节没课,所以跑来旁听文学史,顺便打探军情。
  “先别睡!我问你,你家老竹马没发火吧?”陈晓意压低声音,鬼鬼崇崇的样子十分可疑,“没说我什么吧?”
  被打断了好眠的白乐宁朝天翻个白眼,“没,他什么都没说。”她家老色鬼是没发怒“火”,可却把欲“火”全发到可怜的她身上了。
  白乐宁掩唇,偷偷打个小哈欠,趁 教授不注意的时候,又爬回桌上,“别喊我了……我都快困死了……”
  陈晓意贼头贼脑地凑过来,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捂着嘴无声狂笑,几乎憋岔了气,“你、你们,噗……你们这两天干了多久的好事?噗哈……”她拼命忍耐,终于把差一点就蹦出嘴巴的笑声,给咽了回去,“呼呼,真激烈。”
  白乐宁顿时睡意全无,“什么?”不过她不忘压低声音。
  陈晓间没回答她,只从包包里换出一个小镜子,然后示意白乐宁转个方向,“自己看!”
  白乐宁只瞧了一眼,脸蛋就红得跟火烧云似的了,她急且短促地“啊”了一声,扔下镜子双手蒙脸,拒绝去听陈晓意的怪笑。
  原本她耳垂下的颈侧,有一片密密麻麻的红点子,这个地方、又是这种颜色和形状,旁人不用多想,也该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了。
  白乐宁只觉无颜见人,以前他们偶尔也有失控的时候,但薄哥哥一直很留心,从没在她身上容易被人瞧见的地方,留下过一丁点痕迹;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她迷迷糊糊,也没多朝镜子里看自己披头散发的样子一眼。
  难怪薄哥哥帮她整理头发的时候,一脸诡异笑容,还特别嘱咐她不能绑马尾!
  手忙脚乱地把头发全都拨回原位,白乐宁一边匆匆忙忙地往后看,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一边小声警告陈晓意:“不、不许告诉别人!”
  “告诉别人什么?”就听陈晓意在她耳边幸灾乐祸,“草莓啊?熟透的草莓?这么多熟透的草莓啊?”
  白乐宁暗地里狠掐她腰上的肉,羞得抬不起头来,她决定回家之后就没收薄竟手里的房门钥匙,并且强制他一个月不许和她同床!
  第八章
  等老教授宣布下课、颤巍巍地离开教室,白乐宁一跃而起,拉着还在暧昧偷笑的陈晓意,飞奔出教室,生怕那张大嘴巴,无遮无拦地泄露了她的秘密。
  陈晓意没防备白乐宁突然来这么一手,被拉着跑出了教室,才想起来这是某人在害羞,怕自己把她的丰功伟绩昭告天下,于是忍不住狂笑起来,方才在课堂上的隐忍,这下终于有了爆发的机会。
  乱笑一通后,陈晓意想起一件事,“啊,对了,宁宁,你还记得咱们唱歌时碰到的陆咏吗?他是陆氏企业的小开呢!”
  陆氏企业?白乐宁自言自语:“这个名字……好像最近在哪里听过……”
  陈晓意满不在乎地说:“再怎么样也不如你家的白氏建设有名,说实在的,我挺佩服你爸,他早就看出你不是经商的料,还给你找个这么厉害的老公,让你后半辈子吃香喝辣不用愁;我爸怎么就没这能耐呢?唉唉,瞧你家老竹马多厉害、多威武啊!白氏建设的薄副总,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免费电子书下载
  白乐宁嘿嘿直笑,没说明薄竟原本只是她家老爸为了报恩,从英国带回来的故人之子,才不是什么专门捡回家,充当接班人的路边小卒子。
  就听陈晓意在一边念叨着:“我记得那个陆咏以前总欺负你,现在想想,他该不会是对你有意思吧?不是都说男孩子为了引起喜欢的女孩的注意,总爱用欺负的手段让她注意自己吗?”
  白乐宁满头黑线,“小意意,你是看电视剧看多了,还是看小说看多了?拜托,如果有个男生从一开始就欺负你、扯你的头发、抓你的辫子,还常常嘲笑你、挖苦你,喊你是呆瓜,你会喜欢上他吗?”
  陈晓意闻言立刻目露凶光,“敢?看老娘不毙了他!”
  白乐宁点头,“既然这样,那还有谁会用这烂手段,欺负喜欢的女孩子?”
  陈晓意斜眼瞧她,“你又不是男生,你怎么知道他们不用?”
  白乐宁结舌了半天,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先不说他对我的感觉……你从哪里得知陆咏是陆氏小开的?国小只同学了一年,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变化这么大,要不是他那句‘呆瓜宁’让我印象深刻,我可真认不出他是谁呢!”
  陈晓意靠近她,神神秘秘地小声道:“那个姓洪的告诉我的。”
  “啊?”白乐宁一头雾水,直到接受好友意有所指的目光,才恍然大悟,“啊!洪学长?他?可是我没发现……等等,莫非你们……”
  “你和你家老竹马大滚床单的这两天,我们已经去约过一次会了。”陈晓意撇撇嘴,“纯洁的,绝对没限制级动作,就我问什么、他回答什么,他想泡我,所以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白乐宁尴尬地低头,“什么嘛,亏我还愧疚得不行,觉得你刚失恋,这两天一定不好过,谁想到你居然……”
  陈晓意撩撩发丝,风情万种,“我是谁?会因为失恋这点点小事就一蹶不振?笑话!走,我带你去喝咖啡!”
  “后两节课不上了?”白乐宁依稀记得陈晓意说过,他们系上的英语教授是个年轻的老古董,专爱找她麻烦。
  “谁管他!”陈晓意突然涨红了脸,忿然指天,破口大骂,“就让那该死的混帐家伙,把我英语当掉算了,我才不怕他,我和他不共戴天!什么狗屁教授,混蛋,人面兽心的混蛋!”
  白乐宁一阵讶异,陈晓意是爱玩了些,平时也口无遮拦惯了,可白乐宁从没见过她对哪个人这么反感,甚至连粗口都爆出来了;要知道,她这位好友虽然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但骨子里其实是个很传统的人,绝对尊敬师长,在外人面前,也一直是乐观开朗又仗我的好形象,除了比较常换男朋友。
  以往白乐宁和陈晓意同校又同班的时候,就算有某些老师做了过分的事情,也没听她像今天这般反应激烈,顶多也就发发牢骚、抱怨几句罢了。
  如今日白乐宁虽听她知里大有玄妙,却又碍于好友突如其来的莫名怒火,只得暂时压下心里的疑惑,顺从地和翘课的陈晓意一同离开学校。
  衷心希望好友不会真的因此而被当掉一门极为重要的必修课。
  谁知道,刚到校门,就碰上了陆咏。
  白乐宁对他没好感,于是采取视而不见的方针,刚要绕过他走开时,她的胳膊就被陆咏抓住了。
  “呵,呆瓜宁变成瞎子了吗?”陆咏痞痞地一拨头发,拽着白乐宁的手劲道不小。
  白乐宁几次挣脱不了,低叫道:“放手!”
  陈晓意见陆咏这样子,忍不住出声力挺好友,“陆咏,你干什么啊?放开宁宁,没看到她痛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吗?”
  陆咏“哧”了一声,倒也松开了手。
  白乐宁揉揉胳膊,不想跟他有太多牵扯,所以只瞪他一眼,就拉过陈晓意准备离开,但陆咏再次挡到了她们面前,仰着脸问:“你们接下来没课了吗?要不要我请你们去坐坐,当作老同学叙叙旧?”
  陈晓意抢在白乐宁开口前说:“得了吧你,谁跟你是老同学?还叙旧,你能叙出个什么旧啊?我记得,我们和某人只同班一年不到的样子,而且当时……”她特意顿了顿,“当时某人还是个脑袋又大、又丑的小鬼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