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八二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楚时归-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可是,陈昭明的一番话,非但没有能引来夏桓的认可,反倒是令夏桓幽幽一叹。

    看着自己的话非但没能解开夏桓心中的不快,反倒看起来加深了不少,陈昭明有些不解地问道:“殿下,难道臣说错了吗?”

    夏桓停下了脚步,摇摇头说道:“不,你说的都是事实。只不过,你也只看到了这表面的一层罢了。颍上,锦绣其外,败絮其中!”

    夏桓的一番话,不可谓不重,更令陈昭明颇为不解。

    明明是一片繁华的景象,即便有些毛病,但也没有到这般地步吧。

    “你看。”夏桓指着那些形形色色的行人,说道:“你所谓的衣食无忧之人,走起路来,有几个是气定神闲的?大多都小心翼翼,看起来生怕惹到什么人一般。这样的人,即便是在寿都那权贵遍地的地方,普通人也未曾到这般地步吧?”

    “这可能,颍上人本就小心谨慎吧。”陈昭明辩解道。

    夏桓轻笑了一声,这样的理由,怎么可能站得住脚。

    “我来告诉你,寿都权贵虽多,但在陛下面前,皆许夹着尾巴做人。可是,这颍上同样权贵林立,却没有一个可以完全压制他们的人。一群家奴都敢纵马于闹市,这般任性,恐怕不是一天两天了。”

    陈昭明一时之间默然了起来。他在神武军的基层打拼,自然养成了直来直去的性子。但是,陈安自幼对他的教育也让他并非一根筋。

    先前,路人们的反应,的确很能说明问题。尤其是在这权贵遍地的地方,即便是县令想管,也根本就管不了。

    谁知道,哪家哪户之上,有着什么样的人?得罪了上官,仕途也就到此结束了。说不定还要连累家族。

    “还有一点。颍上虽富,能富得过寿都吗?”

    夏桓盯着陈昭明,眼神之中的神色,令陈昭明不由自主地轻轻一颤。

    对啊,颍上虽富,可怎么比得过天子脚下。

    天子脚下,尚有衣衫褴褛,食不果腹之人,一个小小的颍上,一路走来,竟然两个行乞之人都看不见,这怎么可能呢!

    那么,那些消失的人,究竟去了哪里?

    越想,陈昭明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了起来。

    看着陈昭明那想入非非的模样,夏桓又笑着说道:“不过,你也不用想得太多,这里的权贵就是再大胆,也不可能草菅那么多的人命。”

    颍上大多乃是权贵之家置办的产业,真正的家族嫡系却还是住在寿都的。

    同样的,既然置办了产业,无非也就是造纸,烧瓷两项罢了,最多在加上一部分田亩。

    不过,由于每家每户都有产业,因此,用的人也自然多了起来。

    资本的劣根性,便是不惜一切代价地榨取无产阶级的价值。

    尽管现在距离所谓的资本阶级还差得十万八千里,但是,本质却是不会变的。

    按照夏桓的猜想,这些人,可能都被那些贵胄之家,牢牢地掌控在手中了。甚至,会因为繁重的劳动,连最基本的自由都没有了。

    整个颍上,如今看起来,就像是一盘被漂亮糖衣包裹着一般。或许,几年,甚至几十年都不会有问题。

    但是,一旦寿都之中,皇权衰落,或是其他的国家,大军压境,这里就可能顿时变为一片人间炼狱。

    皇权衰落,会让那些士族变本加厉,更加肆无忌惮。而敌军压境,这里的财富,便如同一块肥肉,定会引来恶狼的吞食。

    两者相比,以如今鼎盛的楚国国力,后者反倒是远患。皇权的问题,反倒成了近忧。

    两龙相争,不论究竟谁胜,消耗的都是皇室的力量,得益的最终却会是那些士族权贵。

    甚至,夏桓料想,颍上之所以会成为这样,是否也是太子与三皇子相争而产生的一个副产品。

    看清了颍上的局势,夏桓与陈昭明之间,便变得更为沉默了。

    府衙门前,比起熙熙攘攘的街道,这里倒是冷清了不少。

    轻瞥一眼府衙门前甚至蒙上了一层灰的堂鼓,夏桓知道,这所谓的县府,恐怕早已形同虚设了。

    而这时,夏桓身旁的陈昭明,也是喝骂道:“多大的府衙,竟然连个门人都没有,成何体统!”

    或许是陈昭明的声音有些大,竟然惹得府衙内,传了一阵人声。

    “何人在府衙门前喧哗?”

    很快,一个穿着县丞官服的人,带着两个手持木棍的衙役,走了出来。

    只是,虽然县丞的话语有些不大友善,但是声音却不大。

    甚至,在见到衣着华贵的夏桓,以及身后十几名孔武有力的侍卫时,这县丞更是瞬间很没骨气地赔起了笑。

    “这位公子,不知有何事可以效劳?”

    看着县丞的模样,夏桓本能地一皱眉头。显然,这位县丞是将自己当做是哪家的权贵了。

    堂堂一届县衙,成了权贵手中的工具,这令夏桓愤怒的同时,又有些后怕。

    夏桓连正眼都没有看一下这县丞,反倒是问道:“县令何在?”

    面对夏桓的无礼,县丞也没有生气,反倒是更加恭敬地问道:“不知公子名讳,下官也好前去禀报。”

    “告诉你家县令,我的名字叫夏桓。”夏桓面带笑容,很是和煦地说道。

    听闻这个名字,县丞略微思索了一下,确实发现脑海之中并没有这个名字。

    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县丞还是恭敬地又行了一礼,应道:“喏!”

第12章 整纲肃纪() 
原本,按照楚国的律法,未曾报出官秩的夏桓是必须在门口等待县令的。然而,眼前的这位县丞,却是直接引着夏桓,进了县衙当中。

    “公子少坐,我这就去禀报我家大人。”县丞再度低眉顺眼地行了一礼之后,便向着后衙疾步而去。

    很快,一个面容有些清瘦的中年男子,便从后衙当中跑了出来。

    “下官颍上县令林牧,见过夏公子。不知有何可以为公子效力之处?”

    看着同样低眉顺耳的颍上县令,夏桓冷笑道:“呵呵,公子。”

    先前,夏桓已经将自己的名号报上去了。从寿都发出的公文定然也是先先于他一步到颍上的。

    身为颍上县令,这个林牧,竟然不称自己为殿下,反称公子,要么是没好好看公文,要么就是连公文都没看。

    由此可见,皇室在这里的统治,已经衰落到了何等地步。

    “本公子找县令大人,倒也没有其他的事,只是想问一问,本公子的府邸在哪里?”

    夏桓的脸色,已经阴沉得几乎可以滴水。只可惜,眼前的这县令,低眉顺耳,没能看在眼里。

    颍上县令依旧带着几分讨好的味道说道:“不知公子是哪家后辈,下官若是知道,定然也是可以帮到公子的。”

    “寿都夏氏。”

    “寿都夏氏”林牧口中轻轻念叨着,同时脑海也在回忆着,颍上县城之中,究竟有哪家是这个所谓的寿都夏氏的。

    不过,仅仅是片刻之后,林牧便冷汗淋漓地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罪臣不知殿下驾临,望殿下恕罪!”

    “怎样,想起来了?我还以为,颍上县,未曾收到父皇的诏书呢!”夏桓语气平淡,但任凭任何人听在耳中,都不由得寒蝉若惊。

    “有收到!有收到!”颍上县令林牧飞快地点头应道。

    可是,接下来,还不等夏桓开口,跪在地上的林牧却是又忽然大哭了起来。

    “殿下,罪臣盼您盼得好苦啊!”

    林牧那涕泪聚下的模样倒是逼真至极,要么是真情流露,要么就是演技太好。

    不过,两者之间,夏桓倒是更倾向于前者。毕竟,在这也算权贵遍地的颍上,一个小小的县令,几乎形同虚设。

    但是,明白不一定就代表可以原谅。一个县令,即便权势不如当地士族,但是卑躬屈膝到这个地步,着实令人恼怒。

    夏桓虽然没有开口,但是那林牧反倒是哭得更大声了。

    “殿下,您不知道啊!罪臣乃是寒士出身,得以陛下赏识,方才窃得这富裕之地。本以为三生有幸,却不想这却是一份苦差事。县城之中,违法乱纪之象,遍地皆是,罪臣也想管教,可是,那些人,今天一个九卿,明天一个三公。罪臣哪里得罪得起啊!”

    夏桓没有急着先责罚这林县令,而是说道:“说说看,这颍上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莫要告诉我,你在这待了这么久都不知道原因。”

    “喏!”林牧应了一声,随后更是将一切,娓娓道来。

    原来,颍上之所以变成这般,并非仅仅是夏桓起初所想的那般,龙子相争,又无人可以压制权贵。

    一切的病根,却还可以追溯到楚太祖时期。

    那时候,夏氏权柄与日俱增,当时的楚皇,也就是霸王项羽之子,在心腹的劝说之下,几番欲除夏氏而后快。

    太祖也很是清楚这点,早早地就开始准备取项代楚。

    而想要称帝,没有士族的支持是根本不可能的。

    太祖作为楚国商道的发掘者和掌控者,自然也将目光着力在商道之上。许诺了那些士族大量的好处,这颍上,便是其中的最关键一环。

    商道逐利,早已被勾起贪心的士族自然站在了太祖一边。令太祖,成功地取项代楚。

    不过,贪心如虎,夏桓都知道其中的危险,那位穿越者太祖,怎么可能不清楚?

    只可惜,夏氏建国初期,外患大于内忧,太祖的精力基本都放在了国外。这也使得,士族在颍上的种子开始发芽。

    等到国境稍稳,还未等太祖着手内患,便因为旧伤复发而离世。

    接下来的事情,夏桓便大体能猜测得到了。

    太祖离世,楚国再度动荡了起来。新皇,也就是他的父亲夏泽,不得不继续亲征平乱。

    等到坐稳了皇位,细细数来,距离当年已经十余年过去了。士族贵胄,也在这颍上扎稳了根。

    再想除之,就必须要考虑是否会引来严重的反弹了。

    至于楚皇为何会将夏桓他这么一个还不及弱冠之龄的皇子分封到这儿,原因也是显而易见的。

    世人眼中,他是楚皇最小的儿子,又是嫡皇子,深得楚太后喜爱,是个被宠溺的孩子。当初他就封之时,满朝大臣也皆认为这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玩闹罢了。

    既然是玩闹,一不小心犯了什么错,楚皇也有足够的理由保下他。令那些士族贵胄无话可说。

    而且,不仅楚皇夏泽有放任他随意处理颍上的意思,之后,他的那位太子哥哥,似乎也是对颍上颇为不满。

    现在看来,十里长亭之中,那位太子哥哥,又是给人,又是撂下承诺,必然也是在提醒他。

    轻吐一口浊气,明白了一切的夏桓,看那林县令的眼神,也是略微缓和了几分。

    连楚皇夏泽都不能直接插手的问题,凭他一个没有根底的寒士,又能解决什么?

    “我明白你的苦衷,起来吧。”夏桓挥挥手说道。

    “谢殿下!”起身的林牧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他知道,今天的这一关,或许已经过去了。

    不过,看着位殿下的神情,显然是对那些权贵已经不满到了极致。

    加上颍上的那些权贵之家,早已嚣张跋扈惯了,日后冲撞这位小皇子是必然的。

    现在,他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在小皇子与那些贵胄之间发生冲突的时候,接着明哲保身了。

    相比于林县令的烦恼,夏桓所需要考虑的就更多了。

    颍上势力,犬牙交错,错综复杂。

    这些士族当中,不但有曾经楚国的老牌世家,同样有着如今鼎盛当红的两大豪门,景氏和季氏。

    不论是哪一方,就他这么一个没有真正实权的皇子,想要扳倒一方在颍上的根基,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所以,夏桓现在的当务之急,乃是重整纲纪。让那些士族,还有那些普通的百姓知道,这颍上县,不是士族的玩具,还在楚皇的王化之下。

    不过,即便是要做到这一点,也不容易。

    颍上牵扯的利益太大,而且,大多抱成一团。就是朝堂之上,斗成一片的景氏和季氏,在颍上这方面,也有着绝对的默契。

    连楚皇夏泽都不敢轻易插手的颍上,凭他夏桓当真有实力改变当前这一现状吗?

    想要重整纲纪,难,难,难!

第13章 虞猛() 
夏桓没有在县衙当中待多久,了解完颍上的局势之后,心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他明白,想要重整纲纪,需要一个时间,更需要一个契机。

    在这点上,夏桓显露出了他那十足的耐心。抵达了君府之后,甚至都未曾通知过当地的乡绅士豪。

    君府,对他而言,似乎也只是另一个皇宫一般。

    大半个月过去了,颍上县城之中,除了几个当朝大家族的奴仆,或许得到了家主的指示,意思意思地送来了拜帖之外,其余人,甚至都没几个知道,有一位皇子,就封了颍上君。

    毕竟,在那些士族看来,他们在颍上的地位,固若金汤,别说没有权力的小皇子,就是太子来了都不一定有用。

    生活还在继续,而众人所不知道的是,君府当中的那位小皇子,看似闭门不出,但每日,却有大半的时间,在这县城当中闲逛。

    这半个月来,夏桓似乎也真的彻底融入了这方世界当中。行为举止,都与当地人没有了太大的分别。

    “公子,咱们都在这儿蹲守在这西街这么长时间了,从富庶人家,到平民所居的地方都跑遍了,您到底在找什么?”

    夏桓身边,一连半个月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陈昭明,今日终于是有些忍不住开口了。

    夏桓想要重整纲纪的心思他明白,但是,西街大多乃是景氏,以及景氏门下的世家的产业。

    在陈昭明的想法当中,景氏乃是夏桓的母族,反倒是北街的季氏,与景氏乃是政敌。按理来说,夏桓不应该是联合景氏打击季氏才对吗?怎么现在却是反了过来。

    不过,不论陈昭明怎么问,夏桓却是依旧不肯说。

    有些偏僻的巷道之内,夏桓仿佛是有着数不尽的乐趣一般,这里看看,那里瞧瞧。

    今年,似乎是一个多雨的年头。近几天来,天总是乌的,已经一连好几日都未曾见到太阳了。

    这里应该算得上是西街最为贫穷的地方了,巷道之间,甚至都未曾用青石铺路。午时过后,天刚刚下过雨的地面,要有些泥泞。

    很难想象,在富庶的颍上,尤其是在这县城当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吱!”

    一声有些磨牙的声音响起,就在夏桓面前不远处的一处人家的大门被打开了。

    “儿啊,领完粮食,就赶紧回来,勿要在街上停留!”

    “知道了,母亲!”

    一男一女的声音,从门后传了出来。只不过,听那男音,听起来似乎有些耳熟。

    很快,一个背影,便出现在了夏桓的眼中。

    “公子,想不到,竟是他!”一旁的陈昭明,也显得有些惊讶。

    颍上之大,竟然偏偏无巧不巧地遇到了一个熟人。

    然而,夏桓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对着身旁的陈昭明说道:“走,追上去,有些事,还需要问问这位小哥。”

    “喏!”陈昭明点点头,应道。

    巷道之间,先前的那男人与颍上的人一样,走路的时候,都微微低着头,这似乎已经成了他们的本能。

    “兄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